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夏日杂谈

“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不知道杜甫老先生那时候的夏天是怎么度过的。做梦的时候居然梦到陈先生的“一夜雨声凉到梦,万荷叶上送秋来”这种场景。今年成都的天气异常炎热,据说一度上了全国最热榜榜一。吹空调冷到感冒,扇扇子汗浸湿床。不过我却并不讨厌夏天,李昂老师所言“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想必苦鼻炎久矣的人们应有同感。

疫情

七月中旬,继上海疫情之后,新一轮新冠疫情再次席卷成都。
本来许诺小麦同学一起去峨眉山登山纳凉,也不得不无限期搁置,连带着其心念念的假期和表哥一起玩的计划也泡了汤。

疫情之下,超大城市的各种供应都有可能暴露出问题和纰漏,就目前来看,正常上班。除了有一天谣言封区导致的抢菜以外,各种物资供应没有影响。从物价来看,猪肉是明显涨了一大截,目前是 20 元左右的价格。
隔几天就会组织做核酸,不是在做核酸,就是在去做核酸的路上,目前似乎控制有望,希望能早点结束。

老家

跟母亲通电话,母亲会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老家发生的事。
听得最多的是队里的某某某某又去世了,又去帮忙,摆了多少桌席,道士又做了多少法事,阴阳先生收了主人家多少钱…

最近泸州页岩气集输干线天燃气管道的已经修到了家对面。为管道运输而接通的公路从家门口的路边经过,本来是偏僻的山间小路,现在路上车辆来车往络绎不绝。其原因是从这边到镇上要少走一两公里。

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母亲形容的不准确,据说为埋管道挖的沟有数米宽深,施工占地宽几十米,挖出的泥像小山似的占满了旁边的地(当然有一定标准的赔偿,现场施工挖出来的土和石头有多占地的,当然大家也不是都满意)。据说天燃气管道有一米多口径,一丈多长,六吨重,一车只拉一根管道。
为了拉管道的车专门占了三伯家的田修了一个临时停车场,挖机、运输车、加油车啥的都停在那里。
母亲打听说是大部分都是外地的工人,最远有东北的,母亲的原话是说这些人说话是苗的(非泸州话),不大听得懂。据说挖机师傅工资高,有六百多。
每天早上专车送工人过来,两班倒,晚上还请了两个老人守停车场。母亲说这些人都很不错,中午太热和下午休息的时候还帮她收晒的包谷。
母亲说这些管道要修到安徽去,这个不知道真假。
但对于农村的母亲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关注说道的大工程。我心想:送这么远,只是从旁边过而已,我们用不起也用不上,后面会不会引起地震还不知道呢…没好说出口。

新型诈骗

最近听说了一种新型的专门针对公司网站的诈骗方式。
如果你有一个备过案的企业网站域名,某一天你忘记了续费域名过期了而且又没有去撤消备案,就会有专人在国外域名注册平台抢注,并且弄成国内电视剧或电影的视频播放网站。
紧接着就会有国内某些所谓视频版权的团队或公司专门跟进,当你快忘记这事儿的时候,就会收到法院的传票。理由之一侵权,理由之二是你的域名备案信息。
通常都是找企业,企业不想打官司,往往会私了,少则几千,多则几万。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爱好者。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3 条评论

  1. 最后那个算诈骗吗?我觉得其实主要是企业疏忽所导致的。

    1. 我觉得是诈骗,只是你不太好找它的证据。这种是一条龙式作业,专门找这种单位下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