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近乡情更怯

最近这几年,回老家的时间屈指可数。那个承载着儿时回忆的地方,总让我魂牵梦萦,可是一想到回,总是有些怯怯的感觉。

每次回去,总会听说一些不好的噩耗。母亲会不经意地告诉我,某某某也去世了。
今年过年回家前,母亲就打电话说二伯家大嫂得了肝癌,医院都不收了,现在在家卧床休养。吃年饭地时候去看她的时候话都不怎么爱说了,脸色也差,可能管不了好久了(活不久的意思)。

才到市里,母亲又打电话说恐怕是不行了,已经抬到堂屋里了…给大姐打电话,大姐也才在回程的公交车上。等我赶回去,已经在办丧事了…又听四伯说,大嫂发病前的时候家里养了三头猪,还对人说一头大的用来过年,两头小的她死的时候吃,没想到却言中了。

我不忍去看已经西去的大嫂,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在我的记忆中,大嫂都是一个很干练的人,识大体,好诙谐,说话伶牙俐齿,能说会道,我在她面前基本接不上话。热心肠爱帮忙,遇到大凡小事也都安排得妥贴,大家都很喜欢她。父亲去世的时候,大哥大嫂一家过来都帮了很多忙。长嫂比母,至今我都记得很多年以前在镇上参加中考的时候,住在大哥家,大嫂很早就起来安排一桌好饭,生怕我没吃饱,说话走路都很小心,怕影响我复习…

大哥很小的时候被抱给外姓抚养了,也一直不忘本。大哥大嫂家只有一个独子,也是非常热心的人,不幸生病去世了。现在大哥已经六十多快七十了,家里还有两个十来岁的孙子要带。大哥喜欢钓鱼,估计这样以后也没什么时间钓鱼了。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大哥,我们也只有劝他还是要注意身体,注意休息,吃点饭之类的客套话。大哥无奈地说:不想遇到也遇到了,也只有这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由于赶上过年,丧事一切从简。大哥说:总不能过年吧,毕竟各人家里都有事!

看着我长大的长辈们越来越少,年轻的晚辈们也越来越认不出。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有些人,能见面的时候一定要珍惜,能多说两句就多说两句,否则,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见了。

母亲总是抱怨我不去舅舅家看看。小时候最爱去舅舅家,确实很久没去过了。对于严重社恐的我,其实待在家哪都不去是最佳选择。
去年家里老房子屋顶漏雨,整修房子,表哥和表姐夫们全都过来帮忙,本来要两三天才能完工的活,一天就干完了,还一起帮买了塑料胶瓦盖上。母亲说房间弄得太亮堂了不习惯。
表姐们总是对母亲关照有加,知道母亲养了猪,特地过来花钱买了一头走。表姐夫还特地送了一台冰箱过来给母亲用…

母亲总是抱怨我在家待得太少。
可是每次在家睡不了两天,腿上就会长红疙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以前怀疑是铺床的谷草问题,后来换成棉絮也是一样。于是经常是待不了几天身上发痒就待不住了。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爱好者。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