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朋友

上个星期六的下班时间,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以往在公交车上,人又很多的时候,这种陌生的电话我都是很少接的。或许是朋友间的心灵感应,当我拿着电话听着她告诉我是谁的时候,我真的是万分的惊喜。

记忆中和她的上一次见面已经隔了近四年的时间了,中间又因为一些其它的因素而没有通过一次电话。然而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并没有让我们产生疏离,她还是那样的爱说,只是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现实和带些许的寂寞。

没有问起她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因为我知道这并不重要。原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面的朋友突然见到了,只有许多的问候和那份不需要用言语去形容的牵挂。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觉得和她一起就可以唱一台戏了,或许真的是太久没有一起了,二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好像想要去补偿什么?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她只来了一个礼拜就要走了。昨天送她到车站的时候,虽然没有眼泪,但是我知道,这次的离别,不知道又要什么时候能再次见到了。
朋友就像是一杯醇香的酒,放得愈久,愈是难以割舍。

飘飘 星期五 发表于:2005-12-2 16:08:13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飘在他乡

猜你也喜欢: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