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低飞的鹰

关于 M,我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与他相识,也许是去年的 7 月,也许更早。在我眼中的他,修长的身板,雕塑一样的轮廓,漆黑夹带着白丝,帅气中天真老沉并重,一双漂亮的眼睛时而锐利,时而久远,时而单纯,时而让你无法读懂,少少鹰勾的鼻子恰到好处的配合着那双眼睛,让人觉得如此的和谐完美。他说他是鹰,我很同意,因为至少他有着鹰眼看世的税气,也许我这样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吧!

在开启这个主题时,双眼就顿在这,从他身上读得太多的是”流浪”,读得太多的是”执着”,读得太多的”完美”,读得太多太多的是一种对梦的追随…..

飘来飘去的云儿飘不走大山般的信念,
走南走北的身影走不出对蓝天的眷恋。
沧桑写满了脸, 坚毅写满了眼,
飞向自由的心却依然灿烂。
鹰的漂泊没有站点,
鹰的流浪魂萦梦牵…….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去武功山再次见到久违的他,依然一种难以明状的姿态出现在我的眼前,不冷不热的温度让人近而远之远而近之,难道那就是他的骄傲与不羁?! 同行十人,慢慢的走在绵绵的草坡,我包包里差不多所有的负重都放在他的肩上,山风叫嚣着肆虐在耳边,身体轻同秋叶般摇摆,抬前望着早已站在山尖的他,如同导航的使者,眼锐的目光足以钻过古树林的繁茂枝叶,零星的撒在林间,柔和的晨光笼罩了那个突兀山崖上的巨型他的身影,射入我的眼睛。我只看见——他头顶天,脚踩着万物,或是云蒸霞蔚的灿烂,或是乌云密布的阴霾,这不就是一只不容侵犯的鹰吗???

想要成为一只真正的鹰,永远的鹰需要接受大自然的挑战和内心的磨练,凡事的成功是需要用决心和勇气来交换的,即使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场悲剧,但只要做到了这点,那我们就是永远的胜者….不知从哪看到这句关于鹰的描述,但却印在我的脑海中….

的确,也许在他的人生路上已经遇到太多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他那模特身型下能不能支持住这一切! 也许 OK 吧,因为他是个男人,是个骨子里透着大男人主义的大男人!!!!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麦氏国际总裁,兼行政、会计、迎宾、保安...

猜你也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