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回乡偶书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8年6月8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在评论区反馈,谢谢!

闲白

我知道你一看标题就想起贺知章的《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首诗小朋友也在学,当小朋友问起我时,我竟不敢说我会。你看第二句最后一个字“衰”,到底应该读什么?读作“shuāi”还是读作“cuī”。我记得我学的时候老师教的是“cuī”,现在书本上标的是“shuāi”。我不是贺知章,我也不知道到底读什么,个人觉得除非第一句“回”字读成huai,第二句“衰”才可能读成shuai

第三句“儿童”,到底是“现在”的儿童还是以前的儿童(儿时的童伴),我个人倾向于是儿时的童伴,因为现在的儿童不认识我很正常,我回老家遇到的小屁孩们也互相不认识,所以我觉得儿时的童伴居然认不出来更合理。当然我没敢说出来。

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好像还有四句: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
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你看是吧,别说自己熟读唐诗三百首。
闲话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说我不是来写诗的。

老人们

近一年,老家所在村里的老人和年轻人相继去世了五六个,老人越来越少,于是我们便逐渐成了老人。

老家的风俗是大年初一去上坟。我记得小时候是老屋的幺公带领着父亲和伯伯他们大家去上坟,我只是打酱油的小屁孩儿,那时候要走大半天。后来幺公走了,三伯成了带队的,带着父亲和我们几个兄弟去上坟。再后来四哥、父亲和三伯相继去世。今年三伯刚去世,据说新坟要头一天上坟,所以我们三十天吃完年饭就去上坟。只有幺公家的叔叔带着我们去上坟了,我们也成了主力,上的坟也少了很多,小半天就转完了。

上坟

我们上坟通常至亲的坟(比如公,婆,伯,父)都要放一圆火炮,母亲通常是买最便宜的几块钱一圆的那种,反正是个意思。母亲通常会跟我唠叨,去年十一圆,今年要多买一圆了,哪里哪里要放,哪里不用放云云。

母亲怕我一个人要点香烛,挂纸,点炮啥的忙不过来,硬要和我一起去。

以前上坟通常女人都不出去,就在家里做饭。而现在居然一多半是女人。二哥要加班,二嫂代替他;四嫂代表三伯家。

由于今年提前一天上坟,没有等镇上的大哥他们过来一起。所以初一天大哥他们过来时又陪他们走了一次,下午我们又找了个长安车去镇上给二伯上坟。

旧俗

母亲说人不能忘本,旧风俗老传统不能丢。所以每年接送灶神,吃年饭烧福纸敬神是必不可少的。

往年过年都会贴对联和门神,这些从我读书之后只要在家基本都是我的工作。据说父亲去世之后这三年都不能贴这些。

大年初一早上,母亲照例很早起来到田边的老水井里“买”水,还嘱咐我大年初一不能扫地,要不然这一年很多跳蚤。还有不能把水倒在外面,水是财,要用桶装起来。早上照例是吃汤圆。母亲用红糖、芝麻、桔红和了馅,一共包了 12 个,月月发财之意。母亲翻出我小时候收藏的硬币,在其中四个汤圆里包上了硬币,据说第一个吃到硬币的人这一年会发财。往年父亲在时都是他吃的最多,因为他要挣钱养家。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要几顿才能吃完。小时候母亲做好了汤圆都会叫我起来抢圆宝,我吃了两个汤圆,两个都有硬币。希望这一年家人都平安健康。

年初一中午按例是吃臊子面,老家做的臊子面是最好吃的。冬菜、豆腐干、冬笋、芹菜、肉粒、豆粉、香菜、香葱各种一锅搅成糊状,嫩嫩的浇到面上,味道之巴适。

人情

过年照例是要给压岁钱的。通常是初一天早上,有正式工作以前的小孩子都要给长辈拜年,长辈便给一个红包。我记得我小时候拜年是一角两角钱,也没有红包装着。我就指望着过年大人打发的压岁钱买小火炮或者小人书。现在过年基本上是一百两百,少了也不好拿出手,通常也拿个红包装起来,表示祝福。年轻人之间当然是微信、支付宝、QQ 发红包居多。

逢年过节人情客往是少不了的,尤其是过年,村里大凡小事,生朝满日的很多。乡里乡亲的都来帮忙,头一天杀猪宰禽,中间一天洗菜洗碗摆桌子迎接亲戚,第三天收拾张罗又是一天。普通人送礼一般是一百两百,加五斤白糖,稍亲近一点的三百五百也不算多。这一年到头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今天东家吃,明天西家吃,来来回回忙坏了主人家。

我听说贵州某些地方人情更吓人,今天我收你五百,下次我必须翻倍到一千送你,这样可能更恐怖。

手机

凡事有利必有弊,手机这东西也不除外。

如今放假的时候,小朋友大多被手机上各种游戏和乱七八遭的视频所吸引,作业也在手机上完成了,玩物丧志,视力也越发不好,手机就是罪魁祸首。记得我们小时候一放假就见不到人在家里,东家串西家,上树掏鸟,下田摸鱼,走近访友快乐的不得了。而今的小朋友,大多数不是在电视前就是在手机后,倒也好找。

话说我的杂牌手机也终于在开工前的这个寒冷的夜晚罢工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社会,没有手机真的很难…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摄影爱好者。麦氏国际挂名总经理(兼迎宾、保安、打杂)。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3 条评论

  1. 老家就是感觉有个要回去的地方,什么过节时候可以回去看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