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冈仁波齐的召唤 — 翻越卓玛拉山口

人生旅程无非两种,一种只是为了到达终点,那样生命便只剩下了生与死的两点;另一种是把目光和心灵投入到沿途的风景和遭遇中,那么他的生命将是丰富的。

–题记

止热寺(又叫哲热普寺,Drirapuk)在拉曲河(Lhachu)的北侧,名字的意思是雌牦牛角洞。寺庙正对着辉煌壮观的峰北壁。到了止热寺附近,这里有宾馆和帐篷旅店,这里的营地是最好的观景点,可惜这时乌云下来了,什么都看不到,高原的气候说变就变,反而开始起冷风下起小雨来。我和兔子停下来休息,整理了一下冲锋衣。时间大约是下午一点,走得有够慢,我们都觉得耽误的时间太多,热身也差不多了,不想停下来。从止热寺开始便是整个冈仁波齐最辛苦的一段,要爬高 700 多米,翻越海拔5630米的卓玛拉山口。

回望拉曲河谷
(回望拉曲河谷,河中有牦牛正在过河)

上山的乱石头坡
(上卓玛拉山的乱石头坡)

狼足印
(路边石头上的足印,不知道是狼脚印还是佛足印)

从止热寺对岸营地出发,经过一条木着搭桥的冰水河,这条河便是印度河的源头。据说沿着河谷往右深入是有条内转经的路,但是没转过外转 13 圈的人是不能去走内道的,否则将会有去无回。过了河,转山路转而向东,神山依然隐藏在右侧的乌云之中。经过一段陡峭的乱石坡,两边满山坡的大石头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也有布条覆盖的玛尼堆。这里的石头上到处都是人放的衣服,有一块站立的大石头套着黄背心,乍眼一看还以为是人站在那里。这里便是传说中的死亡之地(Silwutsel Charnel Ground,也是天葬台吧),这里象征着死亡和重生。据说路过的人只要丢一件东西就表示愿意洗清罪孽重新做人,信徒们认为滴上一滴血或留下一缕头发效果会更好。小兔子从包里找出一套秋衣摆在石头上; 我的身上有什么好丢的么?!毛巾要擦汗(后来这块毛巾在黄河壶口给丢了),登山杖还要用,衣服也没有多带…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丢的,不知道撒下的汗水算么…

套着黄背心的石头
(路边石头上套着黄背心,远看像个人一样)

我们正走着,后面两个老阿家和一个小朋友跟上来了,还有一条大黄狗跑前面给我们带路。
老阿家
(走得很快的老阿家)

大黄狗
(大黄狗)

小朋友
(小朋友)

穿过死亡之地,死亡或许也是重生的开始吧!想要新的生活,就要学会放下。世人都明白这个道理,真正面对时,却又多像我一样看不透,拿不起,却也放不下,庸人自扰,难得解脱…
穿过死亡之地
(穿过死亡之地)

死亡之地到处是别人放下的过往,瞧这一家子,在聊什么呢?!
死亡之地到处是丢弃的过往
(死亡之地到处是丢弃的过往)

死亡之地这一段路大约有 5 公里缓慢上坡,海拔也在不断升高。在后段路上山道右侧会经过一个据说是佛脚印的石头。传说这是圣者米拉日巴(Milarepa)的脚印。这里是当年米拉日巴和苯教的大法师若本琼( Naro Bonchung )斗法之地。相传二人为谁占领冈底斯而斗法时,相遇在卓玛拉(Dolma La)山口的巨石上,为说服对方皈依自己的教派而互不相让。时间久了,石头上都踩出了深深的脚印。这些神奇的传说有时也可以让我们的转山之路不那么痛苦。不过卓玛拉山口确实太陡峭了,这时候我们走得上气不接下气,走十几步就得站着休息一下喘下气。这种高原徒步是尽量不要坐下来休息,太凉,出汗容易感冒。
佛脚印
(佛脚印)

下午 15:00,我们一起来到了斗法石旁边休息。老阿家请我们吃酥油茶和糌粑,我们请小朋友吃大白兔和巧克力。从这里再往上就要翻越 5630 多米的卓玛拉山口了,我们赶紧补充点能量。这 5KM 上山的路真是累啊,走几步就得休息一下。那条狗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我们跟老阿家一起一边走一边捡起路中间的小石头放到路边,表示念经祈福。
斗法石
(斗法石)

继续往前走,在小路两旁有两块大石头所挤而变得狭窄的地方,便是罪恶的检验石。据说如果人作孽太多则无法通过。想着遥远的传说,我和兔子互相鼓励着前行。
检验石
(检验石)

看到山口的经幡了
(终于看到卓玛拉山口的经幡了)

下午 16:30 分,从止热寺走了三个半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海拔 5630 米的卓玛拉山口。老阿家和我们都在卓玛拉山口休息,山口没有雪,两边还有更高的山,雪线在山腰上面。我拿出逍遥山水间的旗帜,和在卓玛拉山口留下自己的影子。小兔子用带来的苹果换了一块卓玛拉山口的花岗岩石头,打算拿来去刻经文。兔子后来把这块花岗石托运回四川老家了。
到达卓玛拉山口
(到达卓玛拉山口)

Maie和兔子在卓玛拉山口

在卓玛拉山口稍作休息,我们开始沿着陡峭的碎石小道下山。老阿家她们远远地走在了前面。这一段是整个转山途中最危险的一段,很容易崴脚。很难想象那些虔诚的信徒在这样的路上怎么完成一整套磕长头的动作。
下山的碎石坡
(下山的碎石坡)

下山路右侧在山口南面是碧绿如玉的托吉错(5608米),意为慈悲湖。传说在此湖中沐浴,能洗净身上的污垢和孽障。太冷了,我也没心情去沐浴了。
慈悲湖
(慈悲湖)

对面山上有岩石如鹰嘴,又好似飞来石。不知道又有何来历!

山对面的鹰嘴岩
(山对面的鹰嘴岩)

我正看时,发现老阿家她们已经开始穿越冰河,人在大自然中显得如此渺小。前面天色阴沉,似有不妙。兔子在冰河的路边装了 3 瓶纯天然无污染的神山冰泉雪水打算拿回去做泡菜。
冰河
(冰河)

最担心的是居然下起了雪来,越往山下走下得越大。
下大雪了
(下大雪了)

风大雪大,睁不开眼,路不平又脚底打滑,在这种天气照相有种超级自虐的感觉,又或者是一种风雪夜归人的感觉。如果你没有在暴风雪中走到崩溃的体验就永远都不能体会在忽然看见远处出现帐篷的感觉。这画面太美不敢看。
暴风雪中的徒步行走
(暴风雪中的徒步行走)

试着来张黑白的感觉一下。
遇见帐篷
(遇见帐篷)

扩展阅读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16 条评论

  1. 博主是用脚来行走的吗?佩服,我现在的目标就是靠山地车走一趟川藏线,到时候可能还得向你们这些有经验的人多学习啊。

  2. 能把“天藏台”改为“天葬台”么,看着太别扭了^_^
    重温故地……期待下一次的同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