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徒步色拉山

城北的,也叫色拉乌孜,江古拉山,由于山下就是色拉寺,我统一叫它色拉山。

▲ 色拉路上远看色拉山

的雨季快来了,下了一夜的雨,早上又接着下了一个上午,正好有借口睡个懒觉,在拉萨时间仿佛都已停步,或者说我真的烂在了暮野

中午也不知道几点,饿醒了起来在老地方吃了一个青椒肉丝炒饭,6 元钱,只比成都的价格贵了一元。小妖离开后我一个人就只有吃炒饭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可以点两个菜一个汤,一个人非常不好安排还是省省吧,简单即幸福,好像我自己什么时候也曾经说过。下午回来在暮野看碟。直到 15:30 左右,终于还是决定出去走走。

下午雨停了,出了暮野,沿着色拉路一直往北走大约两公里,走到底就是色拉寺。

色拉寺全称“色拉大乘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与哲蚌寺、甘丹寺合称拉萨三大寺。明永乐十七年(1419),格鲁派的始祖宗喀巴命弟子绛钦却杰在拉萨北郊的乌孜山南麓创建寺院,命名为“秦清林”,藏语意为“大乘洲”。因附近多“色拉”(藏语意为酸枣林),故又通称色拉寺。色拉寺建成于明宣德九年(1434)。后绛钦却杰应召赴北京,受封大慈法王。回藏后将钦赐经像等珍藏于寺内,至今仍存。(via 维基百科、百度百科)

在色拉寺外面转了半天,其实我对色拉寺并不了解,我对色拉寺的辩经并不感兴趣,我只想去色拉寺背后的山上转转。来的时候我看到色拉山半山腰有一座房子,我想去看看。择路上山的时候捡到一个南京的学生帅哥,于是我们结伴上山。

由于没找到正路,我们从色拉寺外面绕道上山。

▲ 色拉寺后面的玛尼堆和牛头

色拉寺其实修建的很精美,也很不容易,看这后面像雕楼一样的依山而建的建筑

▲ 色拉寺后面像雕楼一样的建筑

我们在山上乱窜,山上全是砂粒岩,我和南京的小男生都小心往上攀去。色拉山远看起来不高,但其实比较陡峭。

▲ 色拉山看起来不高

回望色拉寺

▲ 色拉寺全景

我们沿着一条山沟往上走,只有山沟里有一些绿色的树。我不太会认树,有点像松树。在这么贫瘠的地方还能生长这么茂盛的树,实为不易。

▲ 这棵什么树

上到一定高度,拉萨全城、布达拉宫尽收眼底,我们都很兴奋。

▲ 远眺南边的布达拉宫

往西边拉鲁湿地全景尽收眼底

▲ 远眺西边的拉鲁湿地

小帅哥说怕高反他只能上到海拔 4000 米,我不住地给他打气,于是最终我们一起继续往山上攀去。

▲ 远眺拉萨,若有所思

山上怪石嶙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刻成了各种形状。

▲ 这个石头像不像石龟

再上面还有更多的奇石

▲ 山上更多奇石

黄房子看得更清了

▲ 黄房子看得更清了

目的地遥遥在望,我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 目的地遥遥在望

这两块石头像不像佛手掌,我给它取名为佛手石

▲ 佛手石

冰雹

在山腰与房子齐平的位置,海拔大约 4200 米,终于看到一条山路了,天边一大片乌云飘了过来。

▲ 找到路了

乌云追来

▲ 乌云追来

我们沿着土路快步奔向山腰的那座像城堡一样的土黄色房子。

▲ 接近城堡

石墙石阶,房门上锁,也有可能是修行的地方。屋侧的平房上有三条狗对着我们狂吠,晕哦,谁家的狗没人看啊!希望不要是藏獒!希望栓了绳子!

▲ 石砌的台阶

我们到“城堡”的另外一侧,这道门倒没有锁,却好似没人应门。暴风雨就要来了,也顾不了许多了,我们躲到一间废弃的平房屋檐下,至少这里还有石头砌的防风墙。几秒钟后狂风大作,雨中夹着雪雹倾泄下来,砸在石板上当当作响,据说藏语“色拉”的意思也叫冰雹,不知真假。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分种,却像经过了半个世纪。

▲ 似乎又放晴了

我这才看到屋顶是风铃一样的精美的设备,不知道是什么

▲ 屋顶的风铃

回来后查资料才知道这座土黄色城堡一样的所在就是色拉乌孜日追寺,该寺始建于 1407 年。据说宗喀巴大师喜爱闭关静修,故弟子们便为他在山北修建了该寺。该庙外墙涂成黄色,象征佛法,也象征格鲁派(黄教)。宗喀巴圆寂后,此处成为弟子们修习密宗之所。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曾在此闭关静修多日。色拉乌孜日追可能是色拉山最高的寺庙。(via 维基百科

色拉乌孜意为“色拉的顶峰”,也证明此是色拉山最高的庙。由色拉寺抬头即见色拉山的山腰上显眼的黄色墙体,爬上来却要至少一个小时。此庙曾是宗喀巴大师的隐修地,如今大部分建筑已经荒废,相比那些比丘尼寺这里显得比较冷清。

透过石墙,似乎乌云开始散去

▲ 乌云散去

雨停后阳光明媚,我们等着拍彩虹。左右找没找到,却原来在东边的山脊边上挂着。

▲ 山脊的彩虹

我跑去垭口追逐彩虹,等我到垭口,却只见远山只剩下四分之一不到的彩虹了。

▲ 剩下的彩虹

据说密宗大成者圆寂时肉身能化作虹光飞走,不知真假。雨过天晴,夕阳从云中出来次地映照拉萨城的每一寸土地,似真似幻,妙不可言…这世界有些经历是住在平坦都市里的人永远无法感受的。

▲ 风雨后阳光依旧

半山腰的地方有一处地方很平整,周围有五色经幡,但是不像是祭祀台。我才想起去纳木措的时候车上的导游给我们讲起天葬的故事(见文末)。

▲ 城东北夺底的农田

我等着小帅哥从后面跑过来

▲ 小男生在后面跑过来

顺便看看拉萨全城的风景,好一片壮阔的山河

▲ 拉萨全景

我和小男生择路下山,下山的路也不好走,根本没有路,我们手脚并用在乱石中穿巡。

▲ 下山途中

这块石头有意思

▲ 不知名的石头

已是华灯初上。回到暮野已是 20:50,才想起我和同游的男生居然互相都没有问名字,只能在心里祝愿他扎西德勒。

▲ 晚上八点的布达拉宫

D21(070615雨转多云)
12:00午餐,青椒肉丝炒饭6元
15:50徒步色拉山
20:50回到暮野

费用:
早餐+午餐:6元
补充大白兔一包9元
晚餐:10元
住宿:20元
共 45 元

道听途说的天葬的故事

据说藏族的葬仪分塔葬、火葬、天葬、土葬、水葬、复合葬六种形式。其中塔葬是藏族最高礼仪,享受这种葬礼的仅限于达赖、班禅及大活佛;而火葬是仅次于塔葬的高级葬仪,只限于活佛和大喇嘛;而天葬是一种极普遍的丧藏仪式。土葬:汉族人讲究入土为安。按藏族人的风俗,那些有重大罪恶之人及受刑而死的囚犯是不能天葬的,只能埋入地下,这样他们的灵魂就不能转世。水葬:在西藏,许多人认为水葬卑贱,只有对乞丐,病人、或患传染病的死者才水葬,实事上,水葬的对象也不仅限于上述之人,在藏东,山高谷深,鹰鹫少,进行天葬实为困难,因此大多数人采用水葬。不过还有这样一种说法:藏族那边的鱼又大又肥,不过很少人去吃,因为这些鱼都是吃腐尸肉长大的。

现在来详细介绍一下天葬的过程吧。以下内容我没有亲见,均是道听途说。
人死了以后,邀请自然界的鸟类来啄食尸体的“天葬”,是西藏藏族人民的古老风俗。山腰上筑有几个石台,几个藏胞,把尸体放在山坡的一个石台上,死者的家属在不远的地方烧着酥油茶。天葬都安排在早晨进行。据说神鸟啄食尸体,如果全部吃净,就表明死者生前没有罪恶,灵魂能够升天;如果没吃干净,就意味着死者身前有罪过,灵魂也就难以升天了。由于这个缘故,所以天葬都要赶早进行,免得“天鸟”吃了别的东西,把尸体剩下。
按照传统的风俗,为表示对亲人的悼念,人死了以后,先由家属给死者脱光衣服,把尸体卷曲起来,把头屈于膝部,如同母体中成形的胎儿,用白色藏布(氆氇)裹起来,再用绳子拢住,在家里停放三天,第四天早晨就抬出去天葬。

掌司天葬的过去称“巫师”,现在称作“天葬师”。天葬的仪式开始了:天葬师点燃“桑”烟,引来鹰鹫,接着用长刀去其肌肉,先从背部开刀,逐渐分解,将肉割碎、将骨砸碎,混以糌粑(青稞面)抛洒给鹰鹫,据说,这样,连一点血腥味也不留在地上,才意味死者整个身躯升入天堂。

按照藏族风俗,如果同时天葬的有男有女,就先葬男的,后葬女的。这倒不是男人的特权,主要是女尸的肉比男尸的肉容易吞食,不致造成过剩。十分钟的时间,尸体连肉带骨被统统吃光,平均每只巨鹰可吃七、八斤。鹫鹰飞走,只有乌鸦在解尸台上寻找残渣....

天葬师收起刀子、用具,用糌粑搓洗手上的血迹余腥,端起煮好的酥油茶喝完,天葬到此结束。如果尸肉没有被全部吃光,死者的家属还须请僧人为他念经超度。在藏族人的眼里,鹰是神鸟,是空行母的化身,尸体被鹰鹫吃了以后,死者灵魂可以升往天界。藏族人民受佛教思想的影响,认为灵魂不灭,肉体只是躯壳,与其让肉体自然消亡,不如布施给另外一种生命,从而使灵魂得以解脱,这种葬礼方式充分体现了藏族人民的伟大奉献精神。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摄影爱好者。麦氏国际挂名总经理(兼迎宾、保安、打杂)。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14 条评论

  1. 每一块石头都好大,天二合一的地方,可以洗涤心灵。晚上的布达拉宫没有书上看的那么美,反而觉得很朴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