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主场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3年5月1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2年后重回,大街小巷依然熟悉,却又让人些许陌生。
这个我作为第二的城市,以前每每出差回到的时候,总有一种踏上“故土”的释然,那时虽然清贫,又让人依恋。周末可以去体育馆旁边的菜地上酣畅淋漓地踢球,可以去红树林边看夕阳西下,也可以逍遥于梧桐山的沟壑溪谷之间。那时似乎一切都是可以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而今,朋友聚会也都是匆匆而来匆匆散去。觥筹交错间所能聊的,除了彼此未来可能的旅行,而那些户外帐篷里聊过的话题,再也没人会提起…

几年前八卦岭边上立过一个房地产广告牌:这个城市不是我的,却有我们的主场!那时,我站在这广告牌下兴奋地举起握紧的右手,这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喜欢深圳的天空,喜欢深圳的云,可以那么地飘逸!

像某部现代小说上说的这个年代人的烙印:
没有信仰也不特别祟拜谁;对女人的兴趣超过对国家大事的兴趣;喜欢享乐却不怎么去冒险;相信奇迹但不相信会降落到自己头上;做不了管理者又不安分低级员工职位;想留深圳看不到发展想回内地又有点不甘心。除了偶尔买彩票盼望中大奖激动一下之外,只好在做好本分工作之余潜心研究武打和上网交友;想找个同居女友,除了同事没有任何其他机会,而那些月挣几千块钱的女同事长得不成人形,眼睛却跑到头顶去了,非有车有楼的她不干,拒绝的理由冠冕堂皇:办公室不谈爱情!

红树林有人在惬意地散步;莲花山下孩子们在草地上愉快地放风筝;仙湖的弘法寺里有人跪在菩萨面前虔诚地祈祷(就是不知道菩萨们忙不忙得过来);深南大道上有人因找不到工作掩面而泣;五星级酒店里有高级妓女承包下套间,傍晚时分坐在酒店的大堂勾引有钱的客人;每个彩票点都有大堆的人买彩票,怀抱一夜暴富之梦乐滋滋地离去;高档住宅区能听到男女叫骂和打碎碗碟的声音;廉价的铁皮房子里一家四口挤在一张破板床上对着用一百块钱买来的旧电视里的精彩节目乐呵呵地笑;月薪两万的高级白领为这个月的房租和车子按揭发愁;公园里可爱单纯的打工妹因为男友送她一只漂亮的发夹而幸福得低下头;一个一连好几天都坐在广告牌下认真研究自己阴囊的精神病男人被警察塞进装乞丐的大货车送到别的城市,没过多久,又有人看到他坐在广告牌下,还在研究他那耷拉松驰且脏得一塌糊涂的阴囊…

半夜,独自从深大坐地铁回罗湖。人很少,唯有车箱外五色的广告牌依然喧嚣,仿佛在诉说这个不夜城的传说。车窗外偶尔掠过地铁的广告,让我很感动:

       当城市迷上地铁
穿越喧嚣与宁静
感受城市呼吸的脉动起伏
变得如此简单
夜幕降临时
城市积淀下的光环与荣耀
无数星星般的灯火繁华
都幻化成每一瞬间的珍贵记忆


(Photo by 雪花秀)

或许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许最终我们都会发现这个城市只是我们的客场。

这个城市不是我的,却曾经是我的主场!
那么,今夜请将我遗忘!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3 条评论

  1. 每次来这,反反复复看着写下的这些字迹,体会着当时的心境。
    我们大家都要过得好好的。
    楼主,加油。

    maie 于 2010-03-22 10:28 PM 回复

  2. 前几天跟小沫通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你又回到深圳了。
    怎么样感慨挺多的吧

    maie 于 2009-11-10 12:57 AM 回复
    还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