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春归人已老

前段时间,小小麦小朋友在写一篇关于“春”的作文,为了鼓(zhuang)励(bi)他,我说关于春的作文不是很好写么,随便就能写个四五千字…结果没想到话说大了,两个月过去了,连个屁也憋不出来。仅以此文纪念那些失落的儿时的

2019.03.19丨星期二丨天气阴

我对于春天的记忆一直不怎么深刻,因为在儿时,春天就像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般,很自然地就冬去春来,很自然的就万物复苏。当时也不觉得春天有什么特别,而今想起,却别有一番童趣。

风筝

高鼎在《村居》中写道: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现在想想那就是我小时候真实的写照了。

小时候上学也没什么作业,放学回来没事就做风筝,材料很简单都是就地取材。

坝子边就是一大片竹林,竹篾条是现成的,就用父亲才起好的新鲜篾条。也不会做什么造型,用四根篾条架成“王”字,用母亲缝衣服的线一扎。纸就用上学期考试的卷子(反正也考得不好),又长又韧,用饭粒粘到篾条上,用报纸、作业本纸裁成长条,粘在后面就成了长长的尾巴。反而放风筝的线是最不好找的,到处搜刮,最后找了一截钓鱼的尼龙线,一段纳鞋底的麻线,接起来挽到筷子上照样可以用。

草长莺飞的时节,便到家对面缓缓的山坡上放飞。

有时赶上风缓,简陋的风筝也可以越飞越高,直到线不够长;有时遇上乱风,风筝飞着飞着就来个倒栽葱,不是挂到树上就是摔到地上,线也断了,纸也吹烂了,骨架也散了,这种情况我们亲切地称之为“吃了风筝肉”。风筝烂了,就回去再糊一个,不管风筝放得怎么样,心里都挺高兴的。现在想起来,人生的路可不就像这风筝一样,起起落落是常有的事情。跌倒了再爬起来…

油菜花

人说春天时百花绽放,除了菜花农村里可没有太多别的什么花,油菜花便占满了我儿时的记忆。

路边的油菜花
▲ 路边的油菜地上空一只无人机

我的相册里有一张中学时的照片,身穿小白西服蓝裤子和白网鞋的我,和同学邓刚站在马路边上,背后是一小畦盛开的油菜花。记得那是在一年春天放学的路上,我和同学走在回家的路上。公路左侧是正沟梯田,梯田里清亮的水面上挂着朵朵浮萍。路边是小块小块的油菜花地。学校的一个专门照相的师娘正好路过,小时候穷很少照相,这张合影便成了为数不多的珍贵回忆。

其实小时候也不觉得油菜花有多好看,大人们也时常叨念:“小朋友,慢慢走,菜籽开花有疯狗”。而我和小伙伴们却总喜欢在油菜花间的土沟里穿来穿去撒野,捉迷藏、扮锅锅宴、玩枪战、放风筝、拉野屎······川南山野土地的油菜花也是太普遍了,漫山遍野都是。没觉得它珍贵,却养活了大家;没觉得它是风景,却又时常装点着我的心。

野炊

要说春天里最期盼的,可能要算是春游和野炊了,可惜整个小学就组织过一次春游玉蟾山和一次野炊。

野炊那次,老师头天就安排下任务,分成不同的小组。回家列了一张清单就让母亲帮着准备应用物品。我记得特别请求母亲为我准备了好引火的木枝木材,莴笋,腊肉香肠,一碗大米;菜刀菜板、锅碗瓢盆、猪油和盐,沥米用的烧基等是组员分工携带…装了满满一个小背篼。

野炊地点是学校附近的朱梅滩水库泄洪槽里面,春天也不担心涨水。我们全班上午到达后,就各小组分工埋锅造饭忙活开了。有的同学捡石头搭灶,有的同学负责生火,有的同学煮饭,有的同学负责洗碗,我负责洗菜。依然记得水库的水很清,水边有无数的沙泥鳅,似乎伸手就能捉到…在老师的指导下,大家七手八脚地做了一顿大杂烩饭,当我们围坐在用背篼临时搭好的“饭桌”前,期待着老师亲临品尝时,才发觉同学们个个都搞得灰头土脸…

吃完饭简单地收拾一下又围坐一起做游戏,很多细节已经随风飘远,唯那水中小岛,躺在堤岸边晒太阳,过山坳时长长的队伍依然深藏于脑海的某处。而那个下午,我和我亲爱的小伙伴们,各自背着锅碗瓢盆,用棍子抬着一口铁质炒锅,伴随着叮叮铛铛的声音,边走边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浆”,那发自内心的喜悦,也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

竹筒胡豆

春天里放学有一件很开心的事就是可以烧筒筒胡豆。

胡豆,蚕豆
▲ 蚕豆熟了

放学路上,一路都是成熟的胡豆(蚕豆)。边走边摘不知谁家的胡豆,用大拇指和中指夹住胡豆,只轻轻一挤,一荚的胡豆就被挤出来,当然,用不了多少,只一竹筒就够了。

竹筒也是竹林里弄的现成的青竹筒,不用洗,直接把胡豆丢进去,放点从家里偷出来的油和盐,用布塞好。竹林旁边的土边,用石头搭个灶,用干笋壳,竹叶,竹枝引火,把竹筒丢到火里烧…最诱惑是打开竹筒的刹那,香味扑鼻…可能是小时候真的没啥吃的。

而今

而今,流浪在城市森林里的我,在万花丛中却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童趣,有的,却是对春天的恐惧。有过敏性鼻炎、咽喉炎的朋友们应该能理解我的意思。尘霾、花粉、无处不在的致病菌…易感人群只能响应国家号召,尽量避免外出…

桃花与高铁
▲ 秀丽东方,盛开的桃花上一列高铁飞驰而过

春天其实还是那个春天,只是春归人老,物是人非,物欲横流,对儿时那种简单的童真再也提不起兴趣…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摄影爱好者。麦氏国际挂名总经理(兼迎宾、保安、打杂)。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