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回家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3年5月1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五月,相对往年气候越来越发常,时而燥热时而大雨时而娇阳似火,难道地球快要总攻了么?!
因为侄儿满月,所以回到泸州。父亲和母亲到汽车站的时候借用公用电话打给我,我去接他们。带着他们左转右转他们还是找不到路。满月酒是办在忠山公园内的“荔园”,同一天同一处地方居然有三个小家伙满月。时间尚早,我带着父亲和母亲去转公园。

还记得小时候跟儿时的好朋友一块儿来忠山公园照相,在游乐场看别人坐那个可以飞得好高好高的飞机,在动物园下边空地上临时搭建的美女人头蛇…最奇妙的就是那个人头蛇,一个透明的箱子,上面一个头,颈部以下是蛇身盘在一起,还会开口说话,她自称是海南什么岛上的叫什么莲来着,明知道是假的却找不出破绽。

父亲和母亲是第一次一起来公园吧。母亲对一切都觉得很新奇,看见划船的水池里有金鱼连忙叫我照下来;看到小区里和公园里的花都觉得好漂亮啊;看见那个可以飞上飞下的飞机母亲赶忙让父亲快看…我给父亲和母亲拍合影,我让他和母亲靠拢一点,他们也许还是不太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照相,父亲还是摆出一本正经严肃的样子。在车流量多的路口,母亲很紧张,当我告诉她看见红灯是车走,绿灯人走母亲才松了一口气。

中午吃饭的时候,父亲和母亲都显得很拘束。以前少有机会来城里吃饭,又不认识几个人,况且牙也不怎么好了…我不知道他们吃饱没有!

下午的时候听母亲说三舅娘去世了,很是诧异。上次回家的时候就听说是白血病,没想到这么快,我有四个舅舅,两个姨妈,已经去世了五个了…人啊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于是午餐后我和父亲母亲一起去悼念。母亲对于坐长途的车都有点耿耿于怀,她很容易晕车。于是母亲从座位上站起来她说这样舒服一些,坐下来心里反而是七上八下的不稳当。到舅娘家瞌过头,父亲在外面和人聊起现在的交通很方便了,他说他走得最快的一次是花了一场电影不到的时间走了五十多里去泸州看电影(卖花姑娘),我才看到父亲自从生病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吃过晚饭,父亲留下,我和母亲赶回家。因为没有直达的车,所以我们半路下车然后走路回家。这条乡村土路我以前没有走过,母亲说她走过,于是母亲在前面带路,结果走着走着却走岔了路,有位好心人说后面那条路一直下去才是,于是我和母亲又往回走。这一路经过了我高中上学的路,经过了老公社,经过了小时候的供销社,经过了小时候经常挨打针的地方,经过了小时候经常来剃头的地方,经过了小时候经常跑来看砖厂高烟筒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地方,经过了儿时夏天跑到堰塘边钓虾的地方…

一个下坡的地方,一望无尽绿油油的秧田

由于怕天黑,母亲在前面大踏布地赶路

回到家,有点累,却很欣慰,还是家里好。虽然蚊子多点儿,空气好又安静。以前院里养的鸡,父亲生病的时候有很多人过来看他,所以后来请了一次客,这些鸡大多牺牲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雾很大,空气很清新。为了赶回成都上班急勿勿地沿着以前上学的路走了,都没来得及跟母亲详谈,后来才知道今天是母亲节,在心里说一声:母亲,父亲,保重!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