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我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6年6月29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在评论区反馈,谢谢!

回家

所有的手续办完,车到楼下,差不多已经下午五点过了。姐夫和我坐上车,我坐在后车厢里,护士给了我三个充气的氧气包,一路上给供氧气。汽车从开出,缓慢往家的开去。

父亲躺在行军床上,仍然喘着大气。我用手挤压着氧气包,以便可以帮助父亲呼吸。一个氧气包用完更换的时候,我怎么也连接不上那个软管,只好一只手捏住氧气软管,一只手用力压氧气包,一边注意父亲的呼吸。此时时间仿佛都已停滞,二三十公里的路,感觉走了有半个世纪。

到半路时候,可能是我的氧气包没有拿好,或者是气的缘故,父亲喘息声音变得很小。那个司机以为父亲去世了,竟然把车停下来要求我们给红包。闹了一会儿,父亲恢复了喘息声才又继续前进。

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过了,正好隔壁叔叔家有事请客生产队的都在帮忙。有许多男人就出来帮忙把父亲往家里抬,有些人就扶着。到家门口的时候,四伯叫我赶紧进堂屋门里跪下,有人就扶着从肩上放下来用手抬着进屋。母亲在父亲被抬进屋的那一刻就开始哭,可能是感觉快要失去什么了。我听见有人劝母亲,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此时我已经顾不上氧气包,也没注意是哪些人抬进屋的,后来因为此事要封红包,还有人不太高兴,这都是后话。

我跟送我们回来那个司机结算费用,车费 500 元,氧气袋三个 300 元,一共是 800 块钱。

等我回到堂屋,姐夫守着父亲,没有了氧气,父亲躺在堂屋右侧的角落里,仍然在大喘气,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18:20 左右,父亲的喘息逐渐微弱,我摸父亲的脉搏,若有若无,父亲似乎仍在弥留,父亲的嘴巴始终是张开着。想到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父亲了,终于止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我在伏在父亲的耳边对他说:我会照顾好妈妈的,您放心去吧…

不知道父亲最终是什么时候离去的。三伯、四伯等懂白事的老人忙着张罗一应物件。对于农村的白事我一窍不通,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人就打道士的电话,母亲说,父亲在世的时候就说胡道士敲得好,就叫他吧。本家亲戚就拿出寿衣准备给父亲换上,换衣服还得专门的人,得打电话叫一下。有人就说得请阴阳先生来看日子了,这个倒不用担心就请隔壁刁二公好了。有人就说怕是要租个冰棺。有人就说装油匠得请谁谁谁。有人说做白事的厨子就请叔叔那个亲戚我该叫伍大舅的。有人说得给亲戚们报丧,不过得等道士和阴阳算出出殡的准确日子。鉴于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有些亲戚就由本家通知了。

胡道士(按辈分我得叫表爷)骑了摩托车很快就到了。所谓道士,并非住在道观中修行的人,而是一种对民间宗教职业者的称谓。在民间,有两种从事相关职业的人,一种称作“道士”,一种称作“阴阳”,两种人都会在丧葬仪式中扮演一定角色,道士主要负责作法事以超度亡魂,而阴阳主要是看坟地风水,选坟址和指挥棺木的安放。道士要了父亲的生辰八字,准备开灵的法事。又用白纸黑字写了对联贴到门上。胡道士说杨九那个租冰棺的还不错,就叫他吧,打了一通电话晚上就送过来了,后来因为送冰棺的找不到路送到别人家院子里去了,因此还闹得很不愉快,这是后话。道士根据父亲大致咽气时间推算出死者的魂魄落地深度,即死者的灵魂在地下几丈深处,这是道士作法超度亡魂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参数,这个参数也给阴阳先生作参考,具体怎么作用我也不懂。道士在堂屋左上角靠墙拼摆上两张桌子,开坛作法,也叫开灵。道士在墙上挂一神像,桌上点香烛、摆供果、灵位。同时,道士撰写了一份路引,上面先写各路神、佛的名号,然后按辈分先后写出所有已过世亲属的名字,一般而言,只往上追溯四、五代左右,这些已故亲属的名字也将是法事的重要依据,通过法事,让这些先人的灵魂来引领死者的灵魂顺利到达阴间,并告知他们死者与其的关系,让他们在阴间善待死者。

在报丧和请道士的同时,大姐和三伯四伯就把刚从村里商店赊回来的寿衣拿出来,男死穿九件,女死穿七件。每一件不同的颜色,按一定的顺序衣服先穿在我躺上,然后用线把衣服大致缝固定一下,用香烫穿一个洞。在我身上整理好后,等专门穿衣服的人来了就可以开始给父亲穿了。穿衣服也有一个仪式,我被叫去水井里打点水。自从家里通了自来水之后这个水井早已经废弃了,里面全是水藻和蚊子。回来之后就叫我用酒杯舀水,自己喝一口,然后给穿衣服的人。经过一番仪式之后父亲穿上了寿衣、寿冠,寿鞋、寿袜。父亲被平放在门板上,脸上盖一张草纸,双脚用麻绳捆起来,再在门板下点一盏长明的菜油灯,旁边点上香烛。等冰棺到了就移进冰棺里,父亲的嘴最后也没能合上。为了姿势比较直,有人在父亲脚上套了一条小板凳,以免死后僵直。

道士开灵的法事很快就完成了。农村办丧事都是很浓重的,也放是为了体现“孝”道。无论再怎么节省,白事也不可能太简单了。那么更严竣的问题就来了:最后看的出殡的日子是 10 月 7 号。从现在开始还有5天,人来客往,生产队帮忙的,每天总有人吧,总得吃饭,伙食怎么解决。二姐夫说他回去先叫他认识的朋友明天早上送半边猪肉、菜、鸭子啥的过来再说。其先大哥说既然没有准备,明天他带我去买棺材。道士就简化一些,反正在敲敲打打的是个意思,就出殡看坟除灵一跺下。

差不多收拾妥当,我把凉椅搬到堂屋里安下,晚上好看着烛火守夜。装油匠背了很多高香和大烛,也免得晚上老是起来看着。

买棺材

10 月 3 号,早上五点过起床,看见放篷的石二哥已经背成茶具过来了,在院子里用砖垒起蜂窝煤灶。石二哥人很实在,他说农村办白事也是很恐怖的,随便办一下总得花个好几万块钱,你要提前准备一下。

今天和其先大哥约好去买棺材。大哥以前是木匠,对这个比较在行,什么木材好,什么棺材比较值价,他都懂。我坐了摩托车去镇上找他又一起坐公交车去宋观一个棺材铺。老板跟大哥很熟悉,店里有一个姓罗的师傅在漆着棺材。大哥给我指哪种木材怎么认,哪种比较好。我去外面的纸合铺买了些红布,外面竞然下起雨来,越下越大。老板娘留我们吃午饭,盛情难却,我们就留在那里吃午饭。下午休息一会儿我们去老板仓库里看棺材。这个寿材据说是谁谁谁预订的,今天碰巧了,大哥看了觉得不错,就让老板找人帮我们送过去。我们几个人废了好大劲儿把寿材弄上车,又用塑料薄膜遮严实了,我们就坐拉寿材的车一起回去。

幸好还有帮忙的人在那里,一起把棺材抬到院子一角放下,等那个罗师傅过来漆。

(下次再写,艰难再续)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摄影爱好者。麦氏国际挂名总经理(兼迎宾、保安、打杂)。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