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作嫁,为生而死——向高山服务者致敬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12月8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本文摘要:死神面前,人人平等。15位夏尔巴,为了生存、为了客户的,死于山难。那些梦想通过“征服山峰”征服世界的者们,为了梦想或欲望、为了光荣或光环,还会继续进行中国式商业登山。,成了海拔最高的名利场。向所有高山服务者致敬!

十一郎 文/图

2014年4月18日凌晨,珠峰尼泊尔一侧的孔布冰川发生冰崩,截止目前确认15人不幸遇难、2人失踪、3人重伤。他们全都是从事登山服务的尼泊尔夏尔巴人,事发地点位于珠峰南侧传统线路、大本营至一号营地之间的危险路段——“爆米花场”,夏尔巴人到这里是来修建路线、以保证客户的。而那些胸怀“征服珠峰”梦想的登山客户们,从来无需面对这样的危险,事发之时,绝大部分登山客户在大本营休整、适应。

这是珠峰九十三年攀登史上,最惨重的一次山难。

珠峰

珠峰的上一次重大山难,发生于 18 年前。1996年5月10日,一次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在靠近顶峰的空气稀薄地带,从南北两侧夺去了15条生命。遇难者之中,既有登山客户,也有登山向导。夏尔巴是当时的救援主力。那一年,是国际上开展珠峰商业攀登的第4年。

而珠峰最早的山难,则发生于 1922 年的同一个季节。代表人类第二次攀登珠峰的英国队,第一次登达海拔 8000 米以上。但是,因雪崩造成 7 名夏尔巴人遇难,而终止了当年的攀登。人类最终登顶世界之巅,是 31 年之后的事情了。

在这里,我们不断看到“夏尔巴”这个词,但公众很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历史上的“夏尔巴”,都是从中国西藏迁徙到喜马拉雅山脉尼泊尔一侧的,由于到来得比较晚,所以他们大多数生活在海拔较高的区域。史料记载,最早的夏尔巴人祖先,应该是被蒙古铁骑追赶的一支“西夏人”。

自 19 世纪下半叶开始,西方登山家把攀登的目光,转向了亚洲的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由于现代登山的发源地——欧洲“阿尔卑斯山脉”,其最高的山峰,也不过海拔 4800 多米,所以,那时的顶级登山家们来到喜马拉雅山脉之后,遇到的最大问题,不是攀登技术,而是后勤保障。很快,他们幸运地发现有一个叫做“夏尔巴”的人群,拥有特别好的高海拔行动能力。从此,夏尔巴人加入到登山运动中来,在西方登山家的培养、带动下,扮演着登山服务者的角色。

1921 年至 1993 年之间,作为珠峰登山服务者的夏尔巴,服务于“自主登山者”们。他们主要承担物资运输、营地建设等又苦又累的基本工作,这个工种在山里被称为“高山协作”(Porter)。当时,只有极少数夏尔巴能够承担“高山向导”(Guide)的工作——开辟路线、带领攀登。这其中最著名的,则是1953年与希拉里一起首登珠峰的“夏尔巴”丹增诺盖。

自1993年第一次珠峰商业登山开启了 8000 米商业登山的大幕之后,在尼泊尔一侧 8000 米山峰上,高山向导逐渐由西方登山者,转为夏尔巴人。从此,在珠峰南、北两侧各一条传统攀登线路上,夏尔巴成为了登山客户们的主要高山向导和高山协作,2003 年之后,北侧又增加了中国的藏族向导和协作。

与服务于自主登山者不同的是,夏尔巴除了需要运输物资、建设营地、修通线路、带领攀登、兼顾救援之外,还要给登山客户们烧水、做饭、铺床、佩戴氧气,有时甚至连穿衣服、系鞋带、上厕所也要手把手服务客户。在夏尔巴面前,大多数登山客户如同“低能儿”。因此,登山界也把商业登山,戏称为“保姆式登山”。

自1953年人类首次登顶珠峰至今,全世界已经有 6000 多人次、4000 多人登顶世界之巅,这其中,夏尔巴做出了巨大的奉献。因为在1993年珠峰商业登山出现之前的40年里,全世界总共才有485人次登顶珠峰,登顶死亡率高达24%;而珠峰商业登山出现之后的 20 年中,则有 6000 人余次登顶,绝大多数是夏尔巴带着客户完成的,登顶死亡率降低到2%以下。但夏尔巴的名字,却很少出现在各种登顶记录中。

在此补充一个知识点:人类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记录,由两名夏尔巴保持,他们分别是阿帕(Apa)和普巴扎西(Phurba Tashi)。两人分别登顶珠峰:21次!
国内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人则是:中国西藏的高山向导小扎西次仁(10 次)和扎西平措(9 次)。

商业登山的出现,让更多的普通人,可以实现“登顶世界最高峰”的梦想。而对于夏尔巴来说,高山服务仅仅是一个“好”的职业。

从2003年珠峰攀登开始,我陆续接触了一些夏尔巴,并由此关注了很多关于他们的报道。

生活于尼泊尔一侧高海拔地区的夏尔巴人,由于环境和教育条件所限,可以从事的工作很少,高山服务是夏尔巴男人最重要的一项职业——几乎没有可以类比的其他选项。而一个登顶过几次珠峰的优秀夏尔巴,一年通过高山服务获得的收入,能有1万美金,就很不错了。这些钱,是他们养家糊口的主要来源。

由于高海拔攀登的种种特殊性,夏尔巴不仅要时常替客户抵挡死神,而且常年的高山服务往往造成了他们身体上永久的伤害。登山客户的“珠峰梦”,其实是夏尔巴人用生命和鲜血铺垫出来的。而许多登山客户在自我吹嘘、或自我宣传的故事里,夏尔巴人的存在,被刻意抹除了。

攀登

曾创造了 10 次无氧登顶珠峰世界记录的夏尔巴人昂·里塔(Ang Rita),对于高山向导这个职业,他说:“在珠峰上会老得很快”、“登山很苦,但那是我的生活。”

这些高山上的“无名英雄”们,相当一部分由于长期精神紧张等因素,染上了酗酒、赌博等恶习,严重的导致登完山、回到家时已是身无分文。近年,一些西方负责任的探险机构和登山者,正在努力帮助夏尔巴摆脱这种困境,为他们本人、为他们的后代,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些真正体现了登山者之间的温暖和互助。

对于自由登山者而言,大多数情况下夏尔巴是非常好的攀登伙伴。极少数情况下,夏尔巴会把更有想象力、更有攀登实力的自由登山者,误会为“竞争者”或者“冒犯者”。去年的珠峰南侧斗殴事件,即是突出的案例。这种隔阂,来源于“想象力”与“生存压力”之间的区别,需要更多的沟通来弥合。

对于夏尔巴而言,服务于登山客户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他们尽职尽责、甘冒生命危险,也许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后代不再需要为了谋生、而一次次来到世界之巅。在夏尔巴“保姆”面前,登山客户们是否该收敛收敛“征服珠峰”的狂言呢?

死神面前,人人平等。
15 位夏尔巴,为了生存、为了客户的安全,死于山难。愿他们安息!
无数登山客户,为了梦想或欲望、为了光荣或光环,还会继续向珠峰奋进。愿你们从身体到内心都平安!

【注】
本文为《体坛周报》约稿。未经作者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同时,将本文献给中国一侧从事高山服务的藏汉族兄弟们!你们一定要好好保重!

文章来源及作者简介:
本文来源于十一郎博客和微信:【珠峰山难特稿】《为人作嫁,为生而死——向高山服务者致敬》
十一郎:知名登山家、媒体撰稿人、NGO 从业者
简介: 尘世踯躅 仙境攀登 岁月蹉跎 须臾永恒

(本文由十一郎授权转载,在此特别感谢!)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