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珠峰归来

假如你有 30~50 万,你会用来做什么呢?54 岁的冲哥选择了去登

冲哥(精确鬼林冲)是磨房成都的,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哥,每次见到他他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而真诚的微笑,如沐春风。花了十余年的准备,终于在 2019 年 5 月 20 日这天从尼泊尔侧南坡登顶 8848 米的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

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不知名作者鸡汤文

登顶一次珠峰,各种赞誉、活动、分享会也随之而来,“背负”的不比山顶上少,很多时候都不能自已。但是,能活着平安回来才是最大的幸福吧!

除了祝福,无论做点什么都觉得有点俗。当然,由于朋友圈多了冲哥这个相当牛 B 的人,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会是我茶余饭后“值得炫耀”的事。因为毕竟我要认清再给我十年或这辈子都没有能力也不可能登顶珠峰这个残酷的事实!

▲ 勇攀高峰,登顶在即

致敬勇攀高峰者,致敬为攀登者服务的夏尔巴!

▲ 登峰前后

以下摘录一些冲哥在朋友圈发表的一些“登顶感言”吧。因为如果没有登顶,毕竟没有多少人会真正关心过程,关心所经历的艰辛。

5-25

无论是雪山攀登和人生的过程,必须拥有四个方面支撑点:梦想和目标,意志和毅力,胆量和力量,生体和心理。必须随时有:理想,信念,恒心,意志,坚持

正式因为我们的努力和执着,拼搏与毅力,才得到了珠峰的接纳和认可
人的一生一定要有目标
人对生命的一定要有一种渴望和自信。
体力和经验的积累不是一天或者一年完成的,必须是时时刻刻的积累才行。

5-24

一早直升飞机来了,还是最有那架,还是那个飞行员,停在地面后主动跟我们打招呼。

机场外面达瓦妹妹已经等候,献上黄色哈达,喜悦之情油然而生。忽然又想念山里的生活了,城市的现实并不美好,登山的生活简简单单,无忧无虑

坐在飞回成都的川航里,回忆着全部登山过程。成都的串串等着我,飞机上的蛋炒饭等着我(双份),还有很多朋友、校友的等着我。登山的苦全部忘记,成功的幸福感充满脑海。登山时候怀疑自己不该来,回来后怀疑自己又要去(登山)。

▲ 山永远在那里

山永远在那里,人们追求人生高度的心也永远不变……

5-22

今天 C2 回大本营,早起开始撤营地,全部装备由夏尔巴背回大本营。

由于连续太阳,回来的线路冰川变化很大。裂缝加宽,雪地松软,行走困难也危险。但由于内心兴奋,这次是最后一次行走,再也不用攀登了。走起来感觉还是很愉快。

▲ 纯净的向往

在大本营,晚上举行了攀登庆祝会。夏尔巴,后勤,队员全体都在。总结发言,互相感谢,啤酒,红酒,白酒,威士忌管喝够,还有庆祝蛋糕。但高海拔喝酒一定要小心,不可能喝很多。

▲ 日照金山

回到营地全部忙于手机微信,我没有急于开机,心里很坦然平和。还处在美好的回忆当中。攀登任务完成,自己之所想,自己之所能全部被自己证实,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5-20

(珠峰)顶峰拍摄了 13 段视频:登顶过程简述,母校 123 周年庆祝福,工作单位祝福,赞助商**有机茶公司广告,服装赞助商**户外公司广告,**婚礼祝福,家人永远幸福,亲朋好友祝福,户外朋友祝福,登山协会祝福,环拍周围,顶峰膜拜等视频,帮队友拍摄,由于时间长,导致下撤失明。

5-19

为了拍摄白天视频和卫星连线,经过和向导的沟通晚出发 3 个小时,00:10 分出发,最后到达顶峰时间是 8:25 分左右。

▲ 登顶的凌晨

上山时间在五点时候,壮烈的景观出现,我们在山脊,左边是尼泊尔月亮,右边是中国太阳。尼泊尔这边月亮,中国这边太阳。一个冷色,一个暖色。

8500 米处,开始进入危险地段,全部在刃脊上行走,这里开始是最后 300 米冲刺。但也是最危险的地段。路宽只有 30cm 左右,旁边坡度应该是 80 度。一般人走这样的路会心惊胆战。

▲ 不堵车的希拉里台阶

前面翻过一个山头,又是一个山头,在最后顶峰前,有经验的达瓦让我冲顶,他帮我拍摄。感谢他这样有心。拍摄了我冲顶过程。

顶峰狂风,空气寒冷。我很担心拍摄能不能完成,只能摘掉眼镜,拖到手套,强行拍摄。达瓦给我拍摄的完成,但他也急匆匆催促几次下撤。我还进行了环拍,还进行了自拍。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潜藏着巨大危险,因为我一直没有戴上眼镜。风很大,不能久留,赶紧下撤。

夏尔巴拍摄了整个冲顶过程,举旗过程,都拍了,但实在是风太大,脸吹变形,眼睛被风吹,冷的痛。

顶峰风力大概 8~9 级,人都站不稳,空气很冷,喘不过气,手冷的发抖,这时候眼睛已经感觉到寒冷,很难受。其实眼睛已经受伤。

协作要求下撤,我们又开始最危险地段的行走。这个时候危险出现了。之前拍摄摘掉眼镜时间很长,眼睛被冷空气和大风吹伤。视线非常模糊在 8700米, 只能模糊看见 10 米左右影子。刚开始以为是眼镜有雾气,下到 8500 米处,相对安全地方,摘掉眼镜,还是看不见,其实是大风寒冷,已经造成眼睛冲血。这时只能模糊看见 5 米距离影子,白茫茫一片。这种高海拔,这样的大风天气,是不能停留的,只能强行下撤。8500 米到 7900 米 C4 营地,全部是 50 度陡坡,二边是悬崖非常危险,这时视线越来越差,模糊感觉到 3 米的黑影子,向导在前面,我在后面,一只手抓绳,一只手扶地,没有了技术动作,盲目的向下滑。每一个绳结,向导都帮我换好安全锁,把绳子交到我手里。就这样一步一步瞎下滑,要不就是崴脚,要不就是滑倒在地上。羽绒裤也磨破。有一次还掉进了小冰裂缝。

由于眼睛视线模糊,在下山时候都无法使用下降器,都是跟着向导一步一步滑下去的,抓紧绳子,一步一步下。登上去时候感觉陡,很危险,下来危险增加更多。

夏尔巴很有经验,7900~8300 使用一瓶氧气,8300 到 8848 使用新的一瓶,下撤到8300 再换回来。终于我们到了换回氧气的地方。我们已经下降了 200 米。事件发生时,我心里很稳定,并没有慌张,我相信自己能够回到营地。上山的时候没有出汗,下降时候满身汗,靠着顽强的意志力和体能,二个人一步一步靠近营地。在硬冰路段,还采用下降技术躺地上拖了 100 米。快回到营地前,我体能基本耗尽,站都站不稳。但只要回到营地,就代表生命没有危险。心里一下放松坦然了。

能够在 8700 米双眼视线模糊情况下,下撤到 7900 米,已经是一个奇迹。不知道有没有先例。

顶峰的风景壮观,原以为下撤时候可以拍摄,但结果下撤时候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一张没有拍。

珠峰的难度非常大,可理解为,从大本营开始到 C2,再一直到顶,都是 50 度坡度上升。只有 C2 营地平缓,C4 营地处在垭口,但很短。C3 营地直接在雪坡。珠峰攀登尤其是天气变化时候,非常危险。C4 营地常年风很大,垃圾很多,无法停留。

▲ 珠峰南坡登山路径

在珠峰顶峰,自己的脸已经被风吹的变形。拍摄的照片惨不忍睹,不过有照片已经不错了。比在顶峰因为天气没有照片的队友强多了。

在顶峰,冒着危险拍摄的视频,有点遗憾的是,夏尔巴没有拍摄好,角度乱七八糟。但顶峰风力大概 8~ 9级,人都站不稳。能拍摄已经很不错了,满足了。

(图文摘自精确鬼林冲大 G 的朋友圈,由冲哥授权转载,特此感谢!)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摄影爱好者。麦氏国际挂名总经理(兼迎宾、保安、打杂)。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