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尽头过林卡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的第一天,我可以睡到自然醒,真是幸福。
中午的时候,兔子叫我起床下午和藏族朋友一起去过林卡。藏族朋友请我们吃了午餐馄饨,意外地碰到,于是叫她一起去过林卡。过林卡的意思实际上就是逛公园、野餐休闲之意。藏族朋友开着皮卡载着我们穿过狮泉河南边的红柳树林,来到几条小溪交错的开阔草地。男人们撑起太阳伞,把两个大西瓜冻到冰凉的溪水里,摊开地布,拿出啤酒、饮料、奶茶、凉拌鸡、卤鸡爪、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大饼…真是丰盛啊。我们在一边用炉头煮着咖啡;藏族男人们边玩牌边喝啤酒;女人们吃了一会就去小溪里洗她们从家里带来的衣服;小孩儿们跑去小溪里捉鱼耍。旁边有一家人扎了两个小小的蒙古包帐篷,一家人在太阳底下煮饭吃。

吃饱喝足,小兔子说他们就要开始“疯”了。果然他们过来把我们一个个抬起来扔到溪水里,他们自己相互泼水嬉戏,爽朗的欢笑回荡在荒凉而空旷的原野,直到每个人身上都湿透了方才作罢。几个藏族的小妹妹早早地躲到小溪对岸偷笑,我们躲在草地上把湿透的衣服晒干。高原的水虽然有点冷,但是高原的日光很快就把水分蒸干了,我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能感冒啊。我躺在太阳伞下的草地上,望着曼妙的云。的天空像经过过滤似的透着纯净的蓝,浸人心脾。四周都是光秃秃的荒山,白云在山巅游走,小溪从雪山的那一边蜿蜒过来,只有这里有一大片红柳。荒芜和勃勃的生命竟然能这样地组合。这一片辽阔的世界尽头的土地竟然是这样的神奇。


晚上兔子请我、佩恒和她的香港朋友去“夫妻串串香”吃串串,她说这里是最全她口味的地方啦。路上我们居然碰到来路上给我们好多吃的的那位MM,真得谢谢她。晚上我还是回到三元宾馆住下来,对于明后天的打算我还没有什么概念,兔子说要不在阿里找份工作看看,慢慢再想。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