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山南的初夏

前不久发过《山南的早春》,这次继续发点的初夏。

江边是拉萨-的高速公路,得益于夏天充足的雨水,河滩上的树春天时还是光秃秃现在已经盈满了绿意。

▲ 雅江边绿意盎然的河滩(图片来自微山南公众号)

6 月底拉林铁路正式开通,内电双源复兴号驰入雪域高原。

▲ 拉林铁路复兴号在雅江边奔驰(图片来自网络)

雅江水面还不是太宽,靠岸边的沙地还不见明水,但也是绿树成荫,很多萌萌哒牦牛在树下悠闲的散步。人见此景顿感清爽,似乎氧气也充足了,高反也比春天缓解了不少。

▲ 雅江河滩上的绿树

春天播的种,一到夏天,青稞窜得老高,亭立的麦穗,葱郁的绿树,漫步的牦牛,藏家的炊烟,一幅美妙的高原田园画卷,若不是远山的沙化依旧,还真以为是在内地的村庄。

▲ 地里的青稞

村间田梗处,随处可见这种很大株的菊叶香藜,据说藏药中有用于抗肿瘤活性。

▲ 田梗间随处可见的菊叶香藜

政府主导在田间修了水闸,每块田都能单独开闸放水灌。

▲ 田间水闸

四川的油菜仔都榨油吃了,高原上的油菜花才竞相开放。也许是气候缘故,这边的油菜花比平原上要小很多。

▲ 高原的油菜花

五米宽的河道,河岸高不到两米,全部用卵石垒成,河岸还用铁网加固。目前没下雨河床都是干的,想必雨季水量也是很大的。

▲ 干涸的水道

这种黄苞南星在很常见,碎石坡、灌木丛、田边、路旁都可以见到,但我没见到它开花的样子。据说藏医用它的块茎做药,可以退烧,治破伤风,小儿惊风,疖疮等。

▲ 田间随处可见的黄苞南星

高原的气候就是这样,刚刚还是蓝天白云,一大片云飘过来,似乎马上就要下雨了。

▲ 唾手可及的积雨云

晚上 21 点左右,墨蓝的天空,粗犷我钢铁建筑,组合在一起别有一番景致。手机拍摄,画质什么的就将就看了。

▲ 工业之美

这块地里长满了不知名的花草很是茂盛,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 不知名的花草

这段村路两旁都是茂密的树荫,将整条路包裹起来,形成一条像隧道一样的路,在炎炎夏天既阻挡了烈日,又充满绿意,很有意思。

▲ 绿树成荫的村路

路边有条萌萌哒小牛,头上戴着藏饰,它看看我,我看看它,欲言又止

▲ 萌萌哒牦牛

这里的山普遍 5000 多米,其实夏天山上也是有草的,几场雨过后,尽显绿意。每天清晨起来,山谷里都是不一样的风景。雨后,山谷云雾缭绕,莫若神仙所在。

▲ 山谷间的云雾

没下雨的早晨,太阳的光线穿过云层,山谷里又满是光雾,虚无缥缈,又似乎触手可及。

▲ 山谷间的光雾

食材有限,小村里要找家正宗的川菜还是不容易。村里有个四川的小伙子“嫁”到当地,于是把川菜也带到了村子里。村里有银行,还有邮局,快递也可以在村里收发。但是要解馋还得去机场所在的小镇,据说这个梭边鱼都是兰州那边运过来的。
另外:贡嘎机场 T3 航站楼 8 月正式投用。

▲ 冷锅梭边鱼

暴风雨来临,雅鲁藏布江岸瞬间暗了下来,连拍出的照片也失去了颜色。

▲ 暴风雨来临前的雅江

下雨天闲着无事,用手机试着捕捉闪电的瞬间,原来闪电是这个样子,凶美凶美的。

▲ 捕捉闪电瞬间

雨后,江岸边人工植树大都存活了吧,就是不知雨季过后是否还能继续存活。

▲ 江岸边人工种植的树

在飞机上看雅江宽阔的水系,雨季这江水都浑浊了。

▲ 宽阔的雅江水系

山南最高峰是库拉岗日,得留待下次去了。没有遥望成略有些遗憾。
路上经过林芝上空,那远远的突出云端的应该耸立在雅鲁藏布大峡谷两岸的和加拉白垒峰吧,终于见到你了!可惜国航机舱玻璃实在太花,帮旁边小姐姐拍雪山视频错过了最佳拍摄角度,但是知足了,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那一年,我翻山越水走遍神山,不为修来世,只为一睹你的绝世容颜…

▲ 云端的南迦巴瓦

高原上的路边有很多麻雀和鸽子,一群群的,也不怕人,下雨的时候会瑟瑟发抖一起依偎在窗台外避雨。不知道它们吃什么,飞太快了会不会也高反…忽然想起李荣浩的一首歌,竟与心情高度重合…

我飞翔在乌云之中
你看着我无动于衷
有多少次波涛汹涌
在我心中

你飞向了雪山之巅
我留在你回忆里面
你成仙我替你留守人间
麻雀也有明天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爱好者。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