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印象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3年5月28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位于市中心,旧称紫禁城。于明代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是明、清两代的皇宫,汉族宫殿建筑之精华,无与伦比的古代建筑杰作,世界现存最大、最完整的木质结构的古建筑群。

初见故宫,是晴朗的午后。随着黄皮肤、白皮肤、棕皮肤汇聚而成的人流,我们踏入午门。

顿时,那金碧辉煌的宫殿在明亮的天空的映衬下,一下子扑进我们的眼帘,懒洋洋的阳光衬托得这座艳丽的城池。这动人得情景一下子激起了我们年轻人的兴奋,于是我们穿梭在迷宫般的大街小巷之间,放任笑声于这座城池的天空之下,全然忘了那些在故纸堆里日渐发黄的清规戒律,尽情地展示这我们的青春活力。

近了,只觉得心脏似乎一下子被压抑与肃穆所扼住,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蓝黑得夜幕下,午门庄严地立在我们得面前。角楼似迎客得侍者,远远地迎接我们。

更加威武得将士,紧紧地捍卫着城墙里那古老二神秘的童话与传说。

我们站在午门前,久久无言,只是想现在的宫墙里会有谁在徘徊低唱呢?是否真会有匆匆的宫蛾奔忙在三宫六院之间呢?隔着宫门,隔着历史,我从时空隧道的这头向那头张望,希冀能感受道一点她们的气息,听到一段她们的话语。静静的心在冥冥之间仿佛真听见了那些“花盆底”踏在石阶上的叮叮之声。

夜色渐浓。穿过灯火辉煌的天安门,隔着高大的端门极目而忘,夜如一帘垂下的幕把远近的景物都隔得那么朦胧、那么遥远。踏着结满冰霜得路面,我压抑着心中那份莫名得紧张与兴奋,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平衡,一步一滑地走想着座古老得城池。

出宫的那一刻,日已西斜,忽有群鸦飞来,三三两两地鸣叫盘旋于宫墙之上。只见绵绵卷云之间,冬日似倦极了的人,挣扎着发出些迷迷蒙蒙的亮光。

寒鸦那阵阵不够动听的鸣叫,更为这座即将关闭上的古城平添了几分垂老无奈的灰暗色调。其中最为点睛的一笔是午门的屋脊上,独栖着一只寒鸦,一声声地鸣叫着,久久不肯离去。真不知是如白头宫蛾般在遥想当年的盛况,还是像童话里的巫师一样在宣布:将是黑暗的时刻了,该是魂灵四处飘荡的黑夜了!

走在稀稀落落的人群中,我忽然有种欲哭的感觉。为那独在深井中哭泣的珍妃,也为午门外屈死的冤鬼,更为那些被八国联军掠去的历史见证。

不知此时的它们流落在天涯何方,也不知是否依旧无恙,更不知是否会如着寒鸦般有一天终日晚知归。

故宫啊,你是辉煌的象征,也标志着一份耻辱的悲哀,你纵有满宫的珍宝,也无力掩盖鎏金铜缸上那一道道被刺刀划出的伤痕。

你属于历史,属于永远的过去,属于已经结束的那些时代,而站在你面前的我们,将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来创造一个个超越你的奇迹。相信作为历史的证人,你将为时光流转中的中国,做出一个公正的评价。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