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四姑娘有个约会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偶像1573说回来要每个人都要交作业。别人交不交我不知道,但身为一个新同学,我还是决定端正态度,把出游情况总结汇报如下:

流水帐

2006-05-02
凌晨4点半,闹钟响,挣扎15分钟后,起床。镜子中的人因睡眠不足严重恶形恶状。
5点50。茶店子集合,见到一大堆同样恶形恶状的家伙。对自己选择和这帮家伙同游的理由深感怀疑。
6点40分,晚点20分钟后,出发。从都江堰出,入阿坝。
修路,筑水库。一路颠簸。过了映秀,山水忽然开始明秀起来。
沿途看到骑车的小家伙们,想不出还有谁会比我还ZN。一打听,体院的学生。果然。
巴朗山垭口,个别同学出现高反。因以前有过类似经历,小心奕奕,涉险过关。
中午11时,抵日隆。宿阳光熠。天干,有阳光,明亮而灼热。众人休息半日逐渐恢复原形。
胡乱裹食入腹。因惧怕高反,说话都不敢太过大声。
第二天的行程还有诸多细节尚需讨论,话语中,天色渐暗。
生平第一次露营。恍兮惚兮,白昼大至。
四姑娘山
2006-05-03
商量的结果是雇马托装备,众驴甩手上山。
一路有山民游说:骑马上山不?价格可以便宜你!
坚定而骄傲地一甩头:NO!
翻大梁。个别强驴开始发飙。和同为新驴的小美女菲菲沦为天涯同路人。
风光无限。初步感知驴游之趣。
暮色将近,抵目的地,大海子和花海子之间草甸。
公驴安营扎寨,母驴洗菜做饭。
搬一锅青豆,从水源到放牛人杨安捏(藏语,大爷)牛棚,差点引发高反。
为众人分药。匆匆服下。
是夜无话。

2006-05-04
一早,部分强驴要冲刺犀牛海。余下的选择就近游花海子。极个别继续高反。
自然是花海子。约一刻钟的步程。
未及源头,老天爷已骤然翻脸。天气预报员果然不是吃素的。
回牛棚避雨。下午开帐篷八卦会,斯混时光。
了不起的110于大雨中钓回高山裸雨一条。晚餐:幸福的酸菜雨汤。
火塘夜话,待热水灌满,回帐,睡觉。

2006-05-05
入夜被雪团砸在帐篷上的声音惊醒。不相信耳朵。
爬起来眼见为实。
不是想象中的漫天鹅毛,老天爷大趴大趴地吐雪团。让人产生不良联想。
缩回帐篷继续睡。
半夜有“公牦牛”两只来帮忙扫帐顶的雪,谢了又谢。
雪停,天明。
收帐,撤营。一路下撤。
五点半,终回烟火人间。
金阳饭店烫热水脚,人生最大的幸福不过如是。

2006-05-06
太阳明晃晃照窗,起床。
“小九寨”逛一圈。
照计划返程。途中见证车祸。
再次为生还而欢呼。散伙。

火塘记

因我们的到来,杨大爷家的一口火塘熊熊起来。天气潮,柴禾中有水气,烧起来哔哔卜卜地作响,也有烟,一团一团氤蕴开,把我们都变做熏腊肠。然而还是觉得好,有了这一口火,便有了热饭,有了热汤,有了热水,于漫山的荒野中有了人气。
被一场急雨赶进了大爷的小木屋。进得来一看,好热闹,火塘边已经密密地围了一圈湿漉漉的旅人。冻得乌青的嘴唇,拧得出水的衣服,人众,却很安静,大家都贪婪于这片刻的温暖。只有惯了风雨的向导,穿进穿出,打探着天气和雨势。
不断有人涌进小屋,很有默契地,缓过劲暖过来的给新来的腾出地头。开始有人小声聊天。

“雨还要下多久?”
“说不好。”
“这是你第一次来四姑娘山么?”
”嗯。你呢?“
”每年都来。“
。。。

然而屋檐滴答的滴水声终是缓下来,雨住了。刚刚聊上的山友于是匆匆作别,各自奔向下一个偶然的邂逅。不知这片刻的温暖,这一口小小的火塘,这寥寥的数语,会否停驻某人的心头。
夜了,大山里的夜,是无边无际漫上来的黑。那样深的黑,顷刻,就吞没一切。
我们却是不怕,我们有火塘。
一只酒碗在手间传递,不成调的酒歌是谁在哼唱,还有山野间的传说,烟迷蒙了眼,温暖却在蔓延。众人都要在这种暖中沉睡过去。一个世纪,也可以这样睡过去。
火塘间,十分钟,年华老去。

雪地约

是南方长大的孩子,稀罕雪。
听别的驴子谈起冲刺犀牛海看雪,装备体力都没准备,只有耿耿。心想,只有错过了,这一回。
然而老天爷是如此眷念。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让我如了愿。
清早,看到银装素裹的一片。

第一次见这样大的雪,满心的欢喜,不知该如何言喻。
树枝挂了冰茬儿和雪粉,忍不住伸手,一碰,扑扑簌簌落将下来。
抓过一把雪,握在手心,任它慢慢化去。雪水顺着指缝流走,欣喜却在指尖萦绕。
是这样奇妙的物事,明明在手,却又不能握有。你还来不及欢呼所得,它却又飘然而去。拥有与失去只在一瞬。你甚至来不及忧伤。新一片的雪,又落下来。
天地间是这样的白茫茫。你的心也是这样空荡荡。
云雾并未消散,从中却破开一个洞,蓝天露出一角,把雪光映得更亮。
1573在堆雪娃娃。装扮起来,大胖身子,花花帽子,每人都抱住它照相。
大家都变做小孩子,和雪嬉戏,玩闹。
终是幸运的,为这雪地意料之外的约会。

花花心

那朵花是转过那块巨石后突然跳进眼里的,我觉得像中枪一样心里砰地一响。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花。应该是高原上才有的品种。
轻粉色的花瓣羞涩地拢在一起,像姑娘柔美温润的唇。却又在顶部调皮地裂开一圈,让黄色的娇蕊若隐若现。
玉色的叶子,在下面围成一圈,真象是亭亭的舞娘的裙了,把个粉红的少女托在中心,如梦似烟,美仑美奂。

如果,今天没有到小九寨来走一走,不就错过了么。
如果,没有来看这块大石头,不就错过了么。
于我,这不蒂是个遗憾。
于她,却是无关的。
她不在乎是不是有人来看她。
她不在乎是不是有人为她的美,惊叹,窒息。
她不在乎。
她只管默默酝酿,把能量聚集在小小的种子里,然后拼命地长,拼命地长。下雨也长,刮风也长。
然后忽然有一天,就怒放了。就在这样的蓝天白云,完全地呈现她自己,不需要任何的赞美,在透明的太阳下,独自美丽。
不在乎全世界知道她的存在与否。
这样的一朵花,我看着她,心头忽然有些疼痛,微微。

金阳山庄的女主人,也是个爱花的。种得一院的花,听说,花开时节,很美。

众生相

不擅丹青,速记众人言论,散打几句。
:大家加油啊!大家吃饭了啊!大家赶快加衣服啊!(老大,你说什么我们都听你的。)
Maie:有啥子鬼故事,讲三!(酷酷的先锋,是姑娘们的偶像,只有提起鬼故事,好像才拗开金口哦。)
剑血封喉:高反了,高反了!(因为有小美女混帐,猴子高反,可以理解三,呵呵。)
YOYO:其实大家的体力都差不多,关键是掌握好节奏。(yoyomm,你的体力可不是和我差不多,而是我们差你很多吧,强,赞!)
胡闹:一切都听老大的安排。(听话的闹闹,自己高反还要照顾别人,真是个高风亮节的好MM啊!)
马努:不要和我说话,浪费体力。(每次都觉得马努要崩溃了,不知他怎么又总是挺过来了,至今还在疑惑中,哈哈!)
黛二:大家快吃吧。(很怀疑没有黛二当厨长,这几天会不会饿死?谢谢!)
麦子菲:老金,加油啊!(我们一起加油哈,可爱的MM!)
慕容:我好像有点高反。(猴子是假打,我知道你不是,可怜的MM,同情ing。)
默蒲:说话能不能小声点,我耳朵都晒肿了,你们的声音全放大了,好吵哦!(我知道,110,这都是你跑上跑下照顾MM们累的,歇会吧。)
青年才俊:整头羊三。(惦记了半天的烤羊,还是没整成。要不,大家好久三环路边边上去整一只?)
湖光山色:在这帮我拍张照三。(没带相机,遗憾多吧?)
四裤全输:我为什么要提前赶回去啊。(比湖光还遗憾吧?)

恩,基本上就这样了,交卷,收工。

本次四姑娘山海子沟活动精彩推荐,请猛击以下链接:

四姑娘山海子沟发呆记(maie)

(本文作者:金雨晓韵)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