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雅雨之大相岭茶马古道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多少年来,蜿蜒在中国西南横断山脉间,联系着内地与西藏的民间商贸往来。一千多年来,它将滇川的边茶运往西藏又将雪域高原的马匹及特产运到内地,这条遥远而又艰险的古道,从古到今,它像一个谜一样地存在着。今天就跟随 Maie 一起去探访这条茶马古道。

第一次听说茶马古道是从网络上了解到的吧,那时对茶马古道还只是一个概念,我以为它只在云南,对于它的蕴涵我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大力告诉我在四川的雅安还有一条茶马古道,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茶、马和人的故事,于是终于掰着手指盼到了踏上茶马古道的日子,只是大力终未能一起行走,不免几分遗憾。

提起雅安,“雅雨、雅鱼、雅女”三绝总让人回味。据官方资料记载,雅安一年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会下雨,这就是雅雨的来历了;而雅鱼呢,据说是当地最名贵的一种鱼,是仙女的化身。三雅之中,无疑要数雅女最让人浮想翩翩了。由于雨水勤密,日照适中,雅安女子大多皮肤白皙细腻,容貌姣俏好看。在傍晚时分,如果漫步雅江堤岸,就可以看见三三两两雅女或者结伴而行款款私语,或者独自临风秀发飘逸……

大相岭茶马古道
(大相岭茶马古道)

清溪,一座建在风口上的城市的人文遗迹

雅安产茶,尤其是名山蒙顶山茶素有“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的美誉,雅安是中国最早有茶树栽种记录的地方,雅安茶也最先作为商品与藏胞交换物质,开创了“茶马互市”。大相岭茶马古道就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大路茶运输的必经之路。从雅安、荥经过清溪来的这条茶马古道,在汉源沿大相岭、草鞋坪垭口、弯弯曲曲经九道拐、二十四盘、蜿蜒在丛山峻岭之中。在汉源境内连绵一百多里、出宜东镇抵飞越岭翻山,沿大渡河溯流而上,直进康定。清溪镇是大相岭下山的落脚点,也是南方丝绸之路和古盐道的交汇点,商旅路人过此皆要在此休憩。

但我们眼中的清溪镇并不太大,大的是清溪的风。“清风雅雨建昌月”这句有名的土谚,把清溪的古城劲风与雅安的娇美细雨,西昌的如盘明月并列在一起,可以想像昔日的清溪是何等的辉煌。而今雅安和西昌正逐渐向现代化都市发展,而清溪这个有着1300多年历史的古城依然古踪犹在,古风犹存!

小城清溪全景
(清溪古镇全景)

正是这样的小镇,有一处祭祀孔子的文庙。清溪文庙建于清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供奉孔子及历代先贤圣哲牌位。2002年汉源县人民政府及教育局又在棂星门左前方新立“状元碑”记载1978年-2002年间全县高考文理科前三名,以彰其刻苦之志,是为而今之“鳌驮状元”碑。庙内古杉参天,紫薇吐艳,丹桂飘香,尤其是镂空石雕龙全国罕有,虽在文革中多种文物几经破坏,然其雄伟的大殿及雅致清幽的环境都是古今汉源人崇文尚礼的见证。而古街道就没有文庙保护得好了,街道的石板已被混凝土取代,两旁的也所剩无几,而据说当年有300多个床位的“永发店”(相当于现在的旅馆)也不知是否得以幸存…

清溪文庙
(清溪文庙)

据说这条古道开辟早于先秦,五代十国、后蜀王王建也曾大规模的整修此路。并在现在的新黎村修筑城池,命名“王建城”。人们根据谐音,戏称“羊圈门”且误传至今。清朝由于“茶马互市”的日益兴起,进一步对古道产生了需要和依赖,所以,光绪年间又一次大修,现“光绪丙午年九月重修大相岭路桥碑记”的石碑,仍屹立路旁傲视风雨。

茶马古道,多少沧桑的故事

出清溪古城北门沿山而上5华里,到达王建古城遗址,沿水渠往北走,就可以看到一条南北走向的古驿道从古城中心穿过,古道两旁的宅基地里虽种上了庄稼,而残墙犹存,略显当年的风采。古道约有两米宽,用不规则的石块铺成,古时的无数丝绸、边茶和食盐就从这里经过,每个石块上都是光溜溜的,可以想像这里留下过多少人的脚印又浸透过多少背夫的汗水。一弯溪水沿着水渠沿着古道肆无忌弹地流着,清澈见底,隐约可以感受到清溪这个名字的来历。

清溪王建城遗址及古道
(清溪王建城遗址及古道)

出得旧城继续往北,古道依然是以旧地取材的山石拼嵌而呈不规则的几何图案,石板之间互相固定,防外力推动,经久耐用。除有几处塌方损毁坏外,其它都保存良好,古人独具匠心的巧妙构思被 岁月牢牢凝固在古道上。在那个年代,由于运输量的巨大和运程的遥远,汉源农村涌现了很多马帮(俗称马脚子),同时大批以人力背运的背夫运输群体也应运而生(俗称背二哥)。他们背起吊着汗刮刮的撑弓背夹子,提起拐子,用这种原始简单的运输工具,凭一身力气,怀着“东方不亮西方亮、西方不亮打远仗”的美好希望,背茶包进打箭炉(康定)奔波于茶马古道上,找钱供家养口。此境遇犹如河北、山东人“闯关东”、西北人“走西口”,是下层的劳动人民在生存的夹缝中寻找的一条活路。

茶马古道上的现代背夫
(茶马古道上的现代背夫119青年才俊)

异常险恶的生存条件,长达数千公里,来往一趟需耗时四、五个月甚至半年多的漫长旅途,造就了马帮和背夫们为人称道的冒险精神,这种冒险不仅是拿生命作孤注一掷,也是需要非凡的胆识、坚韧的毅力、勇敢的气魄和卓越的智慧以及亲密无间的合作。这也正是茶马古道的迷人之处,或者可以说是我们远道而来寻觅的东西吧。为了生存,千千万万个这样的人抛家别子、风餐露宿、逾年不归来来往往,从一个山谷到又一个山谷,从一个村寨到另外一个村寨,用脚板踏出一条山道,终于“流淌”成西部地区的生命大动脉。而今,驴友背包客们成为了茶马古道上的现背夫。一批又一批的爱好者们,正续写着茶马古道的新传说。

草鞋坪,疾风中的守候

从羊圈门到草鞋坪垭口是茶马古道的正道,是一条青石板大路,所以不容易迷路。但冬天下雪就不一定了,由于大相岭山高险峻,人烟稀少,常常冰封积雪,远眺相岭积雪,茫茫一派银装素裹,阳光披照,更显银光锐气,与此起彼伏的险峻山峰连成一体,如银甲卧龙。相岭积雪美景堪与峨嵋积雪媲美,故相岭积雪又是荥经八景之一。

大相岭,海拔3388米,是汉源和荥经的界山,也是四川盆地和西昌谷地的天然屏障。相传诸葛丞相曾在此七擒孟获平息民族纷争,让人们安居乐业,大为感恩遂将此山改名为大相岭。茶马古道翻越大相岭的垭口叫草鞋坪。之所以叫草鞋坪是因为荥经那边湿润,而汉源这边干燥,往来的背夫们到此都会停下来换双草鞋,因此而得名。

我们从羊圈门上到草鞋坪不过5公里的山路,却已是累得气喘吁吁。上到山岗,矮小的刺棘林已经不见,迎面而来的是一片高山草甸的风光,远处的牛羊正悠闲得散步,而我们却在暮色的辉映下在草鞋坪软软草地上举步维艰。清溪的劲风果然利害,真是不到草鞋坪不知清风疾啊!气温在疾风中骤然下降,刚才还穿单衣的我们不得不穿上冲锋衣带上手套,而我拿相机的手早已变得不听使唤。站在草鞋坪上面,疾风加上丝丝细雨,真的有一股透心的凉。我们原本想在上面欣赏一下相岭风光,却承受不了这股凉,只在垭口拍了几张相。

山坡上的牛羊
(山坡上的牛羊)

徒步的岁月无声
(岁月无声,茶马古道上的背包客)

海拔2900米的草鞋坪垭口上住着一位放羊的老爹,精神矍铄地劈着柴。若不是我们要在天黑前找到一个避风的点,我们会和这位老爹好好唠唠,他一定有许多许多的故事,关于草鞋坪的故事,关于茶马古道的故事…

草鞋坪垭口
(草鞋坪垭口)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夜晚

由垭口往荥经方向下山的路明显难走了,风小了,路边是连接到金鸭滩的高压线,要想迷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然而我们发现以草鞋坪为界,刚走过的汉源那边干燥爽朗,清溪镇尽收眼底,手机信号也挺好;而过了垭口的荥经这边云雾萦绕,手机信号顿失,不禁让人嘅叹大自然的神奇。

我们又往山下行走了30分钟,终于找到了一个有小股溪水的平地,其实是稍微宽一点的路边而已。大家分工合作开始安营扎寨埋锅造饭。我们徒步的6个人带了三顶帐篷,三个炉头,扎好营天就黑了,于是就准备煮方便面吃。从清溪出发的时候我们让餐馆老板炒了二斤蛋炒饭带着,许是饿着了,大家没等锅里的水开就先把二斤炒饭先干掉了。想来也好笑,两斤炒饭一下肚就把偶们都撂倒了,再也吃不下什么东西。我们平整出一块火塘,捡了些枯枝堆起来,温情MM拿出生火绝技,火堆很快就旺起来了,我们围坐在火堆边,有同学提议玩杀人游戏,好像不太吉利,被偶们否绝掉了;有同学聊起鬼故事,这深山古林的怪吓人的;于是我们聊起了跳锅庄的情景,只可惜我们不能跳,因为火堆边就是悬崖…

茶马古道雨中露营
(茶马古道雨中

衣服还没有烤干,夜空就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只好悻悻地钻进帐篷。才俊同学说这雨不要越下越大哈,说完没多久雨就越下越大,才俊同学担心外面积水,又钻出去打地钉;我的外帐没有裙边儿也没打地钉,于是就担心会进水,唯一的好处是可以测试一下这帐篷防水性能倒底怎么样@_~过了好一会儿,老天爷似乎要让我们深切地感受一番“雅雨”的洗礼,一点儿都没有要停的意思。才俊同学说这天不要打雷哈…刚说完外面就是一阵雷鸣闪电,我终于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乌鸦嘴,晕!内帐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了水珠,也不晓得是汗气还是渗水,于是就后悔没把帐篷扎好一点儿。有一件事我们都心有余悸,我们都祈祷雨早点儿停下来,别塌方也别来泥石流;MM们则企望外面的雷声小一点儿。半夜过后,雨声小了,同学们也渐渐过入了梦乡。而我不知道是兴奋、担惊还是喝了咖啡的缘故,穿着抓绒衣倦在10度的睡袋里,一夜无眠!

早上六点,天刚蒙蒙亮。起床煮咖啡,我也跟着起床。还好昨夜的一场雅雨没有在地上积水,只是昨晚捡的柴全湿了。大家陆续起床,于是开始吃我们平时很容易买到但几乎都不吃的食物–方便面,而在这时,却是我们难得的人间美味。于是大家就讨论自己吃过的最便宜的方便面…汗!温情MM不愧为生火高手,一堆湿的柴也是生起来,I服了YOU。于是我们就把带来的鸡放在炭火上烤,打算带着路上吃。雾散开了又聚拢来了,太阳始终不露面,一直到九点过才见到他老人家的尊容,以致于没能完成我们晾开帐篷的愿望。但我们不能等了,今天还有40里路要走,老大一声令下:出发!

二十四盘三倒拐,相逢是一种缘分

今天开始的旅程几乎都是下山路,所以我们都加快行走的步伐。这一段路有几处地方是都塌方了,路只有一个脚掌宽,就从崖壁上塌下来的松软的泥土上踏过去,所幸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我们以为我们就是这茶马古道上的现代背夫,直到我们遇到那里为修建输电铁塔而背运钢筋、预构件的工人们,他们背着长长的几百斤重的塔架一步步行走于这条古道上,他们从金鸭滩背上山来往返近四十公里,他们住在半山里的工棚里只为了能多背半趟,他们才是这茶马古道上真正的现代背夫…

茶马古道两边的青山
(茶马古道两边的青山)

茶马古道上蜿蜒的小径
(茶马古道上蜿蜒的小径)

在快到工棚的路上,我们意外地碰到了三个野“驴”,后来才知道是雨城论坛的猪哥他们。都背着专业的相机,似乎也是来茶马古道找寻一种行走的真谛。他们昨晚在工棚边上露营,他们也跟我们一样经历“清风雅雨”的洗礼…这世界上驴跟驴的偶然相逢就成了最亲切最慰藉的一件事情。我们相互问好也询问着彼此前路的境况,我们也互相祝福,祝福彼此都达成心灵的愿望。人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是否,相逢就是我们此生的缘分…

路上偶遇到的朋友
(茶马古道偶遇驴友背包客)

路边山下的沟里忽然升起了一团白色的雾气,笼着远处山坡的松树和矮棘林,晃若仙境般神奇…

雨后雾气升上来了
(仙境一样,BoB老大)

越往谷底走,路旁我叫不出来的绿色植物就越多,呼吸着早晨泥土里散发出来的纷芳,行走在茶马古道的石板路上,那些密布在石板路上的历代背夫们拄下的拐子窝窝依然清晰,我们仿佛看到了那些为了生存而在茶马古道上艰苦挣扎背二哥,他们蹒跚着前进。

茶马古道两边的植物
(茶马古道两边的植物)

金鸭滩,美丽的金鸭传说

11点40我们终于到了今天徒步的终点,那是一个叫金鸭滩的地方,现在这里建起了一个电站,名字就叫金鸭滩,这个时节水流不大,我看见四台机组中只有一台在发电。金鸭滩电站的老板姓曾,热情地招呼我们过去休息。他说跟我们这些驴友有缘,在今年四月份成都的四个大学生在山上的雪地里迷路,还是这里的工人司傅们上去背下来的…我看到墙上有面锦旗,我们由衷地对电站的工作人员表示敬意!
金鸭滩电站热心的站长
(金鸭滩电站热心的曾站长)

金鸭滩的溪流
(金鸭滩纯净的溪流)

金鸭滩这个地方有个美丽的传说,由于这里地势平坦,溪水从陡壁上冲下在这里泛滥,行成多条支流,所以称为滩。而溪水从陡壁上直冲而下,后来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水池,相传有一对金鸭子每天都要来这里嬉水,来往的行人都认为是佳景,人们只是看着、议论着。在清朝的某一天,有两个外国人背着枪从这里路过,就用枪射这对鸭子,虽然没射中,但这对金鸭子就再也没飞回来,空留一池碧水供人欣赏,也就成了背夫们心中的遗憾。这个传说无从考证,曾先生强烈建议我们去看一下这金鸭滩瀑布。于是我们从电站右侧溪边的采矿土公路轻装而上,大约1公里多的路程,我们看到了左手方向小溪那边有一个二十多米高的双层瀑布,崖壁上的石头被水流冲的光滑平溜,想必那应该是传说中的金鸭戏水的地方了吧!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只是匆匆看了几眼,发现这条溪的风景不错,夏天来溯溪应该会不错,据说这条溪一直通向里边的原始丛林,或者可以上到108国道那边的泥巴山上吧。

传说金鸭就在此处嬉水
(传说金鸭嬉水处,我们取名为金鸭戏水)

电站这里依然没有手机信号,连电站的座机也只能打本地电话。我们在电站外面的空地上把我们早上烤的鸡FB掉了。我们希望搭电站的车到凰仪,因为走出去的话我们不能保证要多长时间。电站的午饭是下午两点半开始的,据说这里还有保留完好的清时重修大相岭的碑记,主要记载了当时维修大相岭、飞跃岭的人和事。但三点钟我们就要出发,所以没来得及去看,免不了有些遗憾。

金鸭滩
(去往金鸭瀑布的路上:小狗、驴友和植物)

往凰仪的路,大关小关心胆寒

搭电站的车去凰仪是我们此行作出的最恐怖的决定,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每个人10块钱,我们“站”上了金鸭滩电站开往凰仪的车。从这里往凰仪方向过去是叫大关和小关,是翻越大相岭的第一处关隘,这里到凰仪一级电站的一段路大约7公里,目前都是简易的碎石公路。单从山势来看,险峻陡峭,气势磅礴。好一段公路,车内侧是塌方的峭壁,外侧轮胎边上不足半米就是悬崖,车行其上上下颠簸不停,更别个货箱内站满了人,堆满了我们的包,人在上面屁股没法沾到包,感觉就像被饭店里掂勺的大师傅拿着锅上下翻炒,人说屁颠屁颠大概就是这样吧!如果一定要我用三个字来形容这种感觉,我宁愿是:爽呆了!好不容易到了凰仪一级电站,终于是水泥公路了,我这时才缓过神来颤抖着拿出相机拍几张照。车很快到了凰仪乡政府对面的曾先生家,这一段路不长却花了一个多小时,这条路仿佛从地狱延伸出来,我的五脏六腑仿佛被人拆了重新组合了一遍…

去往凰仪的路
(去往凰仪的路)

向往远山
(向往远山)

凰仪农家、樱桃、马邦和秧田<
(凰仪农家、樱桃、马邦和秧田)

十几分钟后,我们的两位美女:企鹅和Y头MM开着后勤车从花滩赶过来,大家一起幸福地合影留念…20点,我们,还有我们的三箱从樱桃之乡九襄带回来的樱桃一起平安到达成都,至此我们FB的茶马之行圆满完成!明天,我们又将开始怎样的一段旅程…

在凰仪站长家门前合影
(在凰仪站长家门前合影)

从左至右:Maie,曾站长、闹闹、Y头、Bob、温情、马驭、企鹅、曾站长家人以及正在拍照的119青年才俊

Maie,2006-04-28于成都东湖之滨

Maie注:本文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感谢大河蜿蜒、茶马古道专家李旭、四川日报郑汝成等提供资料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