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去上坟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大年三十,辗转终于回到了川南老家。今年春节天气暖和,阳光明媚,不知道是不是会影响到来年的收成。

路边的梯田田壁上,长满了折耳根,虽然已经除草时铲过一遍,折耳根们还是顽强地长了出来。小时候的吃法做菜主要是凉扮折耳根,做药用主要是折耳根煎蛋(止咳)和折耳根煎水喝(散寒)。小时候体弱多病,于是在我的记忆里折耳根便是充满了药味的。要想挖到折耳根也不容易,得下到冰冷的水田里去。想起小时候下田挖折耳根,就被蚂蟥爬到腿上咬过一个洞,血流不止!跟同伴们诉说时,却被他(她)们嫌弃:蚂蟥咬懒王…

田壁上的折耳根
田壁上的折耳根

家里有两块干田,灌水的话要从山下的渡槽抽水上来,所以在我的记忆里只有父母年轻的时候才做过水田,栽过秧子。而现在母亲完全把它当成了菜地,种满了青菜、窝笋和萝卜。而这些菜地基本上都是不施农药和化肥的。

夕阳下的菜地
夕阳下的菜地

我的基本上都是这种梯田,有水的梯田一年只种一季水稻。以前这些水田里还有稻花鱼、泥鳅、黄鳝,现在稻花鱼这些早就绝迹了。在冬天,水田里只偶尔有几只鸭子。

梯田
梯田

大年初一,按传统早上起来要吃大汤圆,名为“抢圆宝”。母亲照例在大汤圆里包上了几个硬币。我吃了三个汤圆,吃出两个硬币。吃完饭照例是收拾香烛钱纸、火炮儿(鞭炮)出去上坟。而中午传统是吃臊子面,而现在的吃法也都很随意了。今年是在四伯家吃饭,摆了三桌。

往年父亲、伯父还带我们弟兄几个一起出去,今年父亲身体已经允许他再出去了;四伯家的二哥在广东打工生病住院了,只有小侄女代替;三伯家只有三伯亲自上阵了;二伯家几兄弟倒是比较齐。今年就由三伯和叔叔领头了。

我们一行十余人,上的坟也就二十多个,有十个坟是要放鞭炮的。其它的坟只是撒一些彩色的挂纸在上面,缅怀先辈的同时也表示这个坟是有人来拜祭的,有后辈的,不至于被别人推平了当成菜地。

转眼间奶奶已经去世了 12 年,四哥已经去世了 2 年。往年都是四哥早上来叫我一起去给祖辈们上坟,现在却我们来给他上坟,坟前燃起的香烛和钱纸,似乎在跟我们说着什么。每念及此,心中无比难受!

四哥的孤坟
四哥的孤坟

祖坟大致就分布在老家周边方圆几公里的范围,现在由于带队的老人少了,年轻的又记不清哪些坟是哪位先辈,所以现在上的坟少了很多,两个小时就可以转完了。

大年初一上的最后两个坟,遥望着静静的渡槽。这渡槽只有夏天枯水季节会从水库里放水出来时使用。小时候我们都在这里洗澡。渡槽全部由石砌成,石头宽二三十公分左右,这也就是桥了,以前图方便人们经常从上面走过。

静静的渡槽
静静的渡槽

小时候上学的路,下山沿着渡槽一直走到对面再上山。遇上雨天,我们经常摔到水里。现在这里也修成了一条基耕道。

上学的路
上学的路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