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天下

背包行走,流浪天下

漠河,北极村的感动

,中国最北的地方,中国唯一可以看到北极光的地方。我从大老远来到这里,被这里的人们所感动。

大兴安岭地区首府加格达奇,火车是最方便的选择。里程大约 400 多公里,火车也要奔弛一个晚上。从内蒙到黑龙江这一大片都叫兴安岭,从邮局盖的上来看加格达奇这里应该是黑龙江管辖的,而从星球出版社的中国地图上看,这里却划到了内蒙,我也糊涂了不知道身在内蒙还是黑龙江。在火车上白天醒来,满目的尽是层层叠叠葱葱郁郁的松树桦树,车箱里的空气也似乎清新了许多。终于在火车上吃了一碗最便宜的盒饭(3元钱),旅行在外,心情好一切自然都好!

上午九点半到漠河火车站,一出站口,一位阿姨举着接站的牌子,一看原来就是火车站经胭脂沟到到的班车,现在的班车都直接在火车站接人了,省得我去漠河县城转车了。这里到一天就两班车,有火车到就有班车接,火车站的停车场上全是接站的大小车辆,十多分钟后又都一窝蜂全散了。

▲ 漠河到北极村的直达大巴

火车站到北极村的路况还好,大约行车 2 小时,车费 16 元。来之前就听说这里只有几个地方可转,半天就转完了,所以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心里盘算,是不是要发扬一回老一辈革命家的连续作战的精神,下午转完后回来搭晚上的火车离开。后来一想背个大包也太累了,我这是何苦啊!下了班车,我正犹豫间,车上的售票员阿姨见我没地方去,叫我住在她家,这个车就是她们家的。阿姨把我当她家孩子一样的照顾,安排我和班车司机住在一起,只收我 10 元钱,她说她家孩子现在在深圳移动公司上班…阿姨,谢谢您的照顾!

▲ 漠河北极村的街道

安顿下来之后,时间尚早,正好出门闲逛。北极村就是一个村子,现在搞旅游开发,这里有很多吃饭住宿的客栈,坐车进入村口大门就会要收门票,60 元/人(学生半价)。北极村和其它的村落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同的是这里是黑龙江的上游有我国最北的一家人,最北的邮局,最北的哨所…而最著名的其实要算我国唯一可看到北极光的地方。看北极光最佳的时节是在每年夏至前后,现在当然看不到了,到这里无非就是感受一下中国最北的地方,到此一游了却一庄心愿罢了!

▲ 草丛中一只卖萌的小狗

到最北的邮局给好友们寄一张明信片,在中国最北的地方发个短信给中国南方的朋友,是我内心最朴实的想法。遗憾的是没有北极光的图片。

▲ 在最北的邮局寄出明信片

从邮局出来往右手方向走不多会就是黑龙江了,此片有一个广场立一石碑上书“神州北极”几个大字,几个快艇的老板过来拉客,一看我就是没有钱的穷人,也懒得理我,跑去我后面来的几辆大巴车那里转悠。

▲ 江边等候游客的游艇

北极村还好,难得的清静。我沿着黑龙江徒步,对面就是俄罗斯的边境,可以看见山上白色的哨所。个人感觉黑龙江上游的水不太清,河边全是鹅卵石。我沿着河岸往上游走,那些快艇就只在江里跑一小段,幸好没坐,暗喜!

▲ 美丽富饶的黑龙江

我不知道一直沿着河走可以走到哪里,走了好一会儿,听见左侧树林里有人声,远远的望见一个金属塑像建筑,于是我穿过芜杂的灌木丛到那个平台,原来这个地方就是中国北极点了。地上刻着中国地图,北极点雕塑中心有一个锥形标志,一条线引出,标明中国最北点的经度纬度:东经 122°20’43.48″ 北纬 53°29’52.58″ 。

▲ 中国北极点

广场清静又没什么人,我在地上铺开随身携带的地图查看。这时候有几个自驾的好心人好奇地过来询问。于是我展开“逍遥山水间”的旗帜请他(她)们为我拍了一张照片。

▲ Maie 在中国北极点

从北极点出来沿着木栈道前行,有河却无流水,有一个广场正在修建。但见龟背蛇身,通体黝黑,莫不是传说中的玄武圣兽。

《经稗》:“斗牛女虚危室璧七宿有龟蛇体,故曰玄武。”
《楚辞·远游》:“时暧(日逮)其曭莽兮,召玄武而奔属。”洪兴祖补注:“玄武,谓龟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鳞甲,故曰武。”

此处遇玄武应为大吉之象。

▲ 玄武神像

中国古代神话中最令妖邪胆战且法力无边的四大神兽和天之四灵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兽(《淮南子》中记载的五兽之一,即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黄龙,又称天官五兽)。二十八宿按东南西北分为四象中的北方玄武七宿。玄武亦称玄冥 ,龟蛇合体,为水神之首,居北海,龟长寿,玄冥成了长生不老的象征,冥间亦在北方,故为北方之神。是代表颛顼与北方七宿的北方之神。而玄武又可通冥间问卜,因此玄武有别于其它三灵 ,被称为玄天上帝、“真武大帝”(又称荡魔天尊),是道教所奉之神…

恍惚间顺着栈道来到一处河边,河崖有木制雅座,甚是清静。

▲ 河边雅座

往回走的时候会经过中国最北的一家人,这里可以吃饭和住宿,完全就是一个家庭旅馆。旁边有一小摊是卖西瓜的,我正犹豫是否要买的时候,前面碰到那一群自驾过来的好心人请我吃西瓜,真是谢谢你们!

▲ 中国最北一家人

走得有点累了想回住的地方,路边是木屋老村落,每一条小巷都有木制指示牌指明叫某某路。穿过村子的时候,小巷里有很多很多的狗,还有的会悄悄跟着我,我得边走防着它们冷不丁地在腿上来一口,那就麻烦了。

▲ 木屋

北极村随处可见这种木制的路灯。路灯下,一位大叔骑着自行车路过,后面还有一辆拖拉机。这里的村民应该都转型做旅游了,不知道还种不种庄稼。

▲ 有个性的路灯

晚上,住的房间来了两位沈阳的老爷子,我们在一起聊中国的旅游。老爷子很健谈,而且走过了中国的许多地方,知道哪里好玩哪里的景要怎么玩;老爷子教我用他自己总结的方法记中国的西部中部东部划分;老爷子说旅游就是要“花钱买罪受,舍得辛苦”;老爷子用顺口溜总结现今流行的老年人跟团旅游风“上车就睡觉,下车就撒尿,见景就拍照,回去看照片,问哪不知道!”┅┅

真喜欢跟两位老爷子聊天,要不明天早上 6 点起来搭车,我想我真会和他们秉烛夜谈的。

在漠河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景,好心的售票阿姨,沈阳的两位老爷子,偶遇的一群自驾的好心人倒成了我此行最大的收获!

(post by 2007年8月23日 08:20)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查看声明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s://maie.name/feed打赏:https://maie.name/donation

背包客,徒步自助旅行爱好者,户外旅行风光摄影爱好者。麦氏国际挂名总经理(兼迎宾、保安、打杂)。前逍遥山水间户外团队成员,“流浪天下”博客网站站长。背包旅行,流浪天下,行走的日子,我只是天堂的过客...

猜你也喜欢:

2 条评论

  1. 只身走天涯,经理好福气!好心人不少,感谢很多。好好玩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