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黄河心不死

人说不到心不死,那么我就快要到了,心里竟有些激动…

从韩城到宜川

房间里的风扇和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韩城的人民也太节约了吧!于是早上我是被热醒的。6:00 起来收拾东东,昨晚的的士司机告诉我说 6:30 有车去宜川,但不知是哪个车站,我就到旁边最近的新城车站去看,有一趟 8 点出发去延安的班车经过宜川。时间尚早,我也不知道是星期几,宜川的清晨也没什么人,连吃早餐的都很少,只剩下路边空荡荡的树。

去对面的饭馆喝了碗小米稀饭(很清,也许不能叫粥吧),吃了两个包子,一共才一块五毛钱。第一次吃南瓜馅的包子,味道好像还不错!闲得无聊,于是徒步去一公里外的另外一个车站(汽车总站)看看,6:30 去宜川的班车已经走了,罢了还是回去坐 8 点那趟车吧。

回来的时候找不到车,还以为车已经走了。过了一会儿车回来了拉了十几个四川南充的老乡,他们在这边的工地完工了,老板叫他们去延安的另外一个工地,他们的行李(主要是棉絮等)占了后排的位子。跟几个老乡聊天,老乡说他的儿子也和我差不多大了,但是不像我这么有福气出来浪…汽车出发,严重超员,在黄土高原上一路颠簸,难受!一直到 12 点过到了宜川县城外,司机不走了,说不进城了,叫我们到宜川的统统下车!NND,我背着背包,从城外徒步通城去到宜川汽车站。也没有多远,就是有点热。到了车站一看下午两点才有去壶口瀑布的车,于是我寄了包,去对面邮局盖了邮戳,在馆子里要了碗排骨盖浇饭和一碗八宝粥。结帐的时候我让老板看我饭里挑出来的一只油汪汪的苍蝇,老板是个重庆人,耿直地甩了甩他的长发,用一口纯正的川普不屑地对我说:可能勒几天天气有点热,没得哈子的…无语了。

黄河壶口瀑布

下午一点,我早早的坐上了宜川开往壶口瀑布的车。等待开车的间隙,我把装拖鞋和杂物的袋子放到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宜川到壶口 138 公里,两个小时就到了,售票的大姐让我不用下车在车上买门票,她说车上买票便宜,但她没有票给我,估计这钱是让大姐挣了。

车子直接开进了壶口瀑布景区,在黄河岸边的停车场停一下。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是慕名而来的游客,我走下车,呆呆地目送着汽车远去,感觉手里似乎上了些什么东西,我才想起拖鞋遗忘在车上的行李架上了,等我去找车时,车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心里不免有些失落,顿时没了游玩的心情。我一个人坐在停车场边花台的树荫下生自己的闷气,八月里的陕北闷热难当,感觉嗓子眼快要冒烟了。既来之,则安之,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我回答,好吧,那就好好看看传说中的壶口瀑布。

壶口瀑布,位于宜川县城东 51 公里的秦晋大峡谷中,河西属省延安市宜川县,河东属山西省临汾市吉县。它是黄河上唯一的黄色大瀑布,以壶口瀑布为中心的风景区,集黄河峡谷、黄土高原、古塬村寨为一体,展现了黄河流域壮美的自然景观和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积淀。1988 年被确定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1991 年被评为“中国旅游胜地四十佳”,2002 年,被确定为国家地质公园。

壶口瀑布我来了!壶口岸边,随处可见供游客照相的包着白头巾拿着烟杆的陕北老汉和毛驴。空气中弥漫着毛驴身上那难闻的骚味儿。现在似乎是枯水期,岸边人也太多了,从岸上看觉得瀑布没有想像中的壮观。好在有便道伸入瀑布边上,可以近距离观看。

壶口之名,得来已久。《禹贡》曰:“盖河漩涡,如一壶然”,壶口即因此而得名。《古今图书集成》谓:“山西崖之脚,尽受黄河之水,倾泻奔放,自上而下,势如投壶。”传说壶口是大禹凿石导水处,故《水经注》载:“禹治水,壶口始。”

我忽然想过练过的字帖李白的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从上游滚滚而来的黄河,走到这里,由于受到河床走势的影响,400 米宽的河面,突然变成了一个不足 40 米的漏斗,倾泻在落差 30 多米的石槽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瀑布,看起来就像从茶壶中往外到水,所以才被形象地称为“壶口瀑布”吧。

瀑布下游,水流在黄河中间冲出了一条峡谷。

我站在瀑布边,近距离地听着瀑布的声音,对面山西侧瀑布下面居然有人在走,我好奇他们是怎么下去的。

想起以前听过《保卫黄河》的合唱:“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实在弄不明白黄河怎么会咆哮?现在才知道:滚滚洪流,浊浪滔天,猝然收窄,注入深潭,声似雷鸣,涛声震天,不是咆哮又是什么?最妙的是,浑浊的水流下泄激起黄色的水雾,阳光投射到雾上,隐隐可见几道彩虹,妙不可言。

黄河岸边的思考

看完黄河壶口瀑布,心愿已了!这时已经没有去延安的车了,我在想我今晚住哪里?!问了下景区的 xx 大酒店最便宜都要 400 多,住不起。住黄河边的石头上吧好像有蚊子又没带防潮垫,不过这个倒是免费的。那个什么酒店下的拐角处有位卖书的大爷叫我住他们家,20 元一个床…

(黄河壶口卖书人张旗,photo by 牛宝宝网友)

到底住哪里呢,天太热,我甚至不能做决定,我坐在岸边的花台树荫下纠结,场边有个卖水果的小摊,也没多少水果,那摊板上切开的西瓜瞪着眼睛望着我,直流口水,仿佛是在嘲笑我。实在忍不住,发个狠买了两牙儿西瓜解馋。吃罢西瓜顿觉神清气爽,全身凉幽幽的,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我终于还是决定住在卖书的大爷家。我问老人家住哪里,他顺手一指上游:从这里走上去一两公里有个村子,屋顶上还有广告就是。他让我自己去找,他说他还有会儿才收摊。

我从黄河壶口酒店往黄河上游溯河而上,一个人走在秦晋大峡谷的黄河岸边。回头还可以看见壶口瀑布那儿的游人,而上游则是空无一人。

现在似乎真是枯水季节,河床上水很浅,满目沙滩。对于从长江走过来的孩子,这河床确实不宽,眼看着两岸的黄土、窑洞,没有秦腔,没有黄河激流的震撼,也没有美轮美奂的黄土高坡…我的心哭着对我说小说和电影都是骗人的!

我把相机去在河岸边的石头上,调成自拍模式,我背着包蹲在黄河水边,跟黄河母亲来张合影,我看着照片里的有些陌生的自己,忽然有些孤独。我是谁?我在这里是要干什么?我到底要去哪里?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自己是谁。只要有我们自己,能决定自己的样子。旅行展开的是未知之境,但我们总是在未知中遇见自己的过往。旅途如同一面镜子,照见了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啪啦

正想间,旁边一头驴伸出脖子嘲笑我。

我继续前行,岸边依然是黄沙和干涸的泥土。黄河岸边其实还是长着很深的杂草。河对岸还是那些窑洞。

壶口奇景黄河人

走了大约一公里可见一个村庄,公路左侧的山坡上就是卖书大爷的家,屋顶上刷着红字的广告:壶口书和图,由此传全球。卖书的大爷叫张旗,他的老伴叫罗凤珍,两位老人都住在黄河岸边。卖书这位老爷子名叫张旗,今年 71 岁,曾任宜川县防汛办副主任,天天在壶口那里摆摊卖他自己写的大作《壶口奇景黄河人》,他的老伴在屋门口画民间工艺品,吉祥可爱的小布老虎,他们一起要把这壶口的书和图传遍全球…

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 15 元成交,我住了下来。他们住的地方算是个窑洞,左侧空地上搭有三间土木结构的矮小的瓦房,窑洞右侧是另外一家人住的。他们把我安排到左侧瓦房里住。没法洗澡,厕所是屋外面最左边露天搭的一个窝棚,还好我是一个男生。罗阿姨过来说这里的蚊子多,给我送来了蚊香。安顿下来时间还早,我站在院子里看罗凤珍老人画小老虎。大的小的老虎串成串,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旁边一家人吃饭比较早,一位大哥端了一个大碗蹲在一旁开吃,好像有些面疙瘩还有西红柿一起煮的。他就在我旁边大声边吃边转碗,吃得可带劲了。我心想,大哥你这样吃我肚子倒饿了。罗阿姨问我晚上想吃点什么,我说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老人就去收拾柴火张罗晚饭。

这晚上我也和他们一起吃小菜和馍,真羡慕他们的生活。吃饭的时候我过去端饭,张旗老人问我要不要买本书,就是他自己写的《壶口奇景黄河人》,我掂了掂,有点厚也有些重。我反复给老人解释我还要走很远的路,背着书可能不太方便(其实是真穷,没钱买,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老人有些不苟言笑,但他还是爽快地答应我借给我看一晚上。看了一会儿书,确实蚊子比较大也很利害,咬了几个包。我又规划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实在是太困,这晚上我早早地躺在床上,听着窗外黄河滚滚不绝的涛声,心里很平静,我才发觉自己原来只是一个长江边过来的异乡人…

这是我遇到的第二个叫张旗的了不起的人。我没有通读全书,无法评价书写的怎样,光是老爷子对黄河壶口倾注的感情和他的执着,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老人的精神可以算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了。

张旗老人简介

张旗出生于陕西省宜川县阁楼镇上井家村,1959年毕业于陕西师专,90年代末退休后一直住在壶口景区龙王辿村至今。在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边,他听着壶口瀑布的吼声,看着惊天动地的浪涛开始绘图著书宣传天下奇景,先后出版了《壶口奇景黄河人》、《壶口诗词书法集锦》、《黄河儿女游世界》、《影视剧稿专集》、《壶口在建龙乐园》、《壶口奇景三十年沧桑》、《中国当代艺神》和热爱壶口保护瀑布“倡议书”、壶口导游图和景点图等,为宣传壶口,促进壶口旅游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D81 韩城-宜川-壶口

小计:
韩城-宜川车费:25 元
早餐包子稀饭:1.5 元
午餐盖浇饭+八宝粥:9 元
宜川车站寄包:2 元
宜川-壶口瀑布车费:12 元
黄河壶口瀑布门票:30 元
西瓜 2 块:2 元
晚餐+住宿:17 元
共 98.5 元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