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

听过有句老话说:父爱如山。一直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自己为人父,似乎才开始渐渐开始了解父爱的意义。

我眼中的

在我的印象中,不善言辞,平时跟我也很少交流,因为打我记事起,基本上都是他早出晚归在外面赚钱养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极少。他几乎很少骂过我,唯一的一次还是因为我手欠玩火失手把邻居三伯家堆的草堆给点燃了,那次他非常凶我,但决没打过我。我听邻居们都说父亲年轻时脾气很怪,但父亲跟我说话总是和和气气的。

读书之前家里基本没让我做过什么家务,除了长大读书后打谷子,此外也基本没有让我做过什么重体力活。在得知我要去远方上学,父亲很快从外市赶回来陪我去办手续,买行囊;父亲又送我到邻市的火车站。当我拒绝他要送我到学校的建议一个人上车后,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我看到父亲在站点上翘首凝望的身影。我知道从那一刻起,父亲就知道,他的余生就更多的只是等待了。

中学的时候每个周末回一趟家,在外地读书时一学期回一次,在外打工一两年也回不了家。回到家父亲更多的也只是倾听,听我讲一些外地风土人情琐碎的事。

有时候打电话回家,说不了两句,父亲总是把电话推给母亲,他说没啥说的。而我每个月总是能准时收到父亲从邮局汇款过来的生活费。

在外地结婚生子,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最后几次见父亲,基本都是在医院的病房里,父亲的话依然不多,说的最多的,却是告诉母亲,不要告诉我,免得影响我上班。

有一个人,在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双手举着你的身体,高高的举起,取代了他眼中的太阳,成为了他的一切。

有一个人,在你一次次的欢声中,拉着你的手,带着你走过山山水水,带着你去看天看地。在你抬头仰望的背影中,你会觉得他是山他是天。

有一个人,在你长大之后,每每想起,都是严厉与凝望,让你越加的厌烦。只是随着你渐渐成长,你会发现在那严厉的目光下,隐藏着一份你当年看不到的爱。

有一个人,在你成家立业之后,期盼着你能带着孩子常回家看看,一起吃顿团圆饭,逗逗孩子,唠唠家常。

有一个人,他苍老的躺在床上,慢慢闭合的双眼内,透出害怕,透出无助。可你的怀抱,你的柔声,却是让他如同孩子一样,如同你幼年他举起你的身体,让他不再害怕无助,而是在温暖中,倒在你的怀里。

父爱如山,在你成长的过程中,父亲是山,是天,是你的依靠。当你长大成人,当父亲渐渐老去时,你就是父亲的依靠。

时光不停,把一个男人从青涩奶爸,变为从容老爸,每个阶段的成长与艰难,只有他自己知晓。

父亲的爱往往都是沉默的。父亲的爱不会直接表达,有时可能倒觉得是在惩罚。父亲的爱没有华丽的词语,也没有亲昵的做作。

父亲的爱,却又是博大宽广,毫无保留,实实在在,沉沉甸甸的。父亲的爱是一座高高的山,无论走到哪里,父亲在,家就在,依靠就在,做儿女的永远——在山的庇护下。

父亲走了!以后都不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儿子眼中的我

儿子已经很大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学着当一位好父亲。

但是我真的学不好,我总是把生活和工作中的坏心情坏情绪带到他的面前;我总是打他骂他动不动生气;我总是在最亲近的人面前展示最脆弱最坏的自己;我总是把笑脸都给了陌生人;我总是拿着手机而不陪他游戏;我总是恨铁不成钢急于求成,急于想让他懂事,急于把我自以为是的经验教给他。

我不知道儿子现在和以后是怎么看我,也许我会变成他童年的阴影,也许我会变成他最想迈过去的高山。

桃花山徒步

春天是万物复苏,百花齐放的季节。清明假期,趁着桃花盛开,找出尘封已久的背包,带上儿子去附近的山徒步。地铁 2 号线坐到广场,出地铁站之后沿着欧鹏大道一直走 ,沿途有各种面馆、蛋糕店、小卖部、超市啥的可以补充。我买了水、泡面、火腿肠,我自己还带了黄瓜、稀饭、鸡蛋、紫菜…

大约走 2 公里左右到老的龙泉区医院(今年好像已经搬走了),右边就可以看到“龙泉阳光健身步道”上山入口。我们一直都是从这里上山,这里人少也比较清静。

旁边好像有条自行车越野路,有很多骑友去那里越野。

从仰天窝这里上山可能有几公里,山路全是石阶,海拔上升高度不超过300米。这里沿路都有一些农家乐、路边摊卖各种小吃,凉面,清明草煎的粑粑之类的东西。小小麦第一次使用杖,不太会用,第一次就把橡胶垫给磨平了。由于我们都背个大包,还用登山杖“装逼”,引得路人驻足围观。

由于走的比较晚,中午十二点了还在半山腰,小小麦一人干掉了一个小蛋糕。我们坐在路边休息,旁边有位大姐在卖野菜。我问大姐中午了怎么还不去吃饭,大姐说她十点过才吃,她就是山脚下村里的。聊了一会,我们买了一把蒲公英,1 元钱。

刚开始小朋友还蹦蹦跳跳的,像一只进山的兔子,我们需要时刻提醒他注意安全。小朋友走了一会儿觉得枯燥,一路惦记着要用他的吊床,因为没有找到合适吊床的大树,所以他就开始耍赖,并且一直怀疑为什么我们要上到山顶。

直到他站在山顶看到了山那边的风景:远山层峦叠嶂的山峰、波光粼粼的水库;蜿蜒如长蛇的公路,公路上小如蚂蚁缓慢移动的汽车;山顶的微风和怒放的桃花;回望时走过的路和城市森林里看起来变矮的楼房…

登山的过程可能是艰辛、曲折与疲劳,登上山顶才能看到山那边的风景。对于人的短暂生命历程来说,山一直就在那里。今天看是一样,明年来看还是一样。靠山吃山,有山在就不会挨饿;有山在,就有方向。

走到山顶仰天窝大鱼塘,这里的农家乐很多,现在公路已经从山脚修到这里,一直连接到山泉镇桃花故里的 G318 国道。这样唯一的坏处就是到处都停了很多车,山下公路看到停满了车,山上来还是看见停满了车。

我们本打算从宝狮湖下山,小小麦意犹未尽,一直惦记着要用他的吊床,所以我们又继续上山往桃花沟方向。路上看到一个石头堆成的小房子,大约是用来堆桃枝之类的,很有意思。

桃花沟这里人非常非常多,基本都是情侣,我们好不容易才到到树林边一小块空地开始午餐,这时已经两点过了。小小麦终于用上了他一路叨念的吊床。

下山的时候,我教小小麦怎么用登山杖帮助保持平衡,保护膝盖之类的。

桃花沟这里下山路人真是太多了,路窄,两旁边全是占道的各种路边摊,垃圾遍地,油烟满天,没事千万不要从这里走。小小麦在路边看到毛绒绒小鸡饰品,可以别在身上或者头发上,很喜欢,于是给他买了一个,2 块钱,一直爱不释手。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