崆峒山的佛缘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7年1月3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谨以此文献给释会善禅师,献给曾经跟我一起流浪的 AMO奔跑的乌龟,献给那些在路上的青春岁月!

————Maie,2016-12-16

说起崆峒,脑中就闪现出李连杰版的《倚天屠龙记》电影中身穿红十字服装专治性饥渴的崆峒二老,崆峒派在导演心中就是来打酱油搞笑的吧。相传崆峒派第一代掌门始祖是唐朝人飞虹子,早年在少林寺学艺,后隐居崆峒山习道研艺。吸收了当时瓜州(现在的敦煌)等地的舞蹈,形成崆峒派重要的高深武功“花架门”。崆峒派武术特点是“奇兵”(兵器),它不属于十八般兵器。形式各种各样,小巧玲珑,携带方便,不易被对方发现,交手中往往能出奇制胜。这么说来就是惯使暗器了,而崆峒派居然也是中国传统武术五大流派之一,与少林、武当、峨嵋、昆仑并称为中国著名五大武术流派。总之,在这之前我对崆峒山充满了不屑。

引子

早上 6 点起床,半小时收拾,打个面的去张掖火车站,7:26 坐上由乌市开往成都的 K454 空调列车,AMO、奔跑的乌龟和我上了 2 号车厢,找到 3 个位置坐下来。火车一路向东经过山丹、武威,窗外是漫漫黄土,一路谈不上什么风景,我们三人闲聊了一会儿又各自沉默。

天下黄河,唯富宁夏

在古代神话传说中,也多有崆峒出现。记得《封神演义》中有位灵宝大法师就在崆峒山元阳洞中修行。这位灵宝大法师又称灵宝天尊,为玉虚宫元始天尊门下,为阐教“十二金仙”之一,曾经帮姜子牙破十绝阵,在《封神演义》中戏份不多,也没什么弟子。不过,有人说他是三清中元始天尊的人间化身,如同太上老君的人间化身是广成子一样。这个我没什么研究,有知道的同学请告诉我。

火车继续向东,进入宁夏中卫,到沙坡头黄河景观附近下了好大一场雨。“天下黄河,唯富宁夏”,宁夏的风景相对于戈壁好了很多。在中卫过了黄河折向南往固原方向驶去,穿过六盘山隧道之后一个小时就到平凉了。崆峒之于我来说纯粹就是好奇,但想到下一站就是平凉崆峒山,有机会亲自目睹的时候,心里居然有些激动。

晚上八点半左右,经过一天 809KM 的颠簸,终于到了平凉火车站,气候很是凉爽,我们三个坐了面的赶去汽车东站。为什么要去汽车东站呢,因为那里离崆峒山近。她们两个丫头也许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傻傻”地跟着我走。我们在汽车东站附近找了一家东站招待所,为了节约钱,住了 15 元/人的三人间,房间对于我来说还不错吧,没有问她们习惯不,可惜没有冲凉的,提瓶开水搞定。晚上十点才想起去外面吃点东西,外面的小吃店到处都关门了,只找到一家哈咯面,吃不出来什么味道,随便将就吃点。

释会善禅师

第二天早上 8 点出发,我们打听去崆峒山的班车,好像说是没有车过去还是怎么着。我们三个人在旅馆楼下打了个的士车去 13KM 外城西崆峒山,也不知道是前山还是后山,的士司机把我们拉到弹筝湖河坝边上。这里好像有索道上山,我们当然是坐不起索道的,打听路说是沿着河边公路往前走不多久就可以上山了,已经看到崆峒山了,就走一走吧。

还没到河坝就可以远眺崆峒山了

崆峒山主峰海拔 2123 米,是古丝绸之路西出关中的要塞。但在弹筝湖水坝这里看来似乎并不太雄伟。弹筝湖是河段拦截后形成的,据说以前没拦断以前江水流水声像弹古筝一样,所以叫弹筝湖。

上图:河坝;下图:在河坝上回望来时的路

我们沿着水库大坝往前走,晴空无云,天气清爽,正在是徒步的好季节。大坝尽头是一条依山蜿蜒的水泥公路,一路基本都没什么人,路上只看到一位清洁的大姐。湖不知道有多大,湖水很清,据说冬天湖面会结冰很是漂亮。

上图:走在路上;下图:弹筝湖边

我们边走边照相,大约走了有 4 公里左右,到崆峒山脚下南门售票处,门票 60,半价 31 元,这里有个天母殿。沿着月石峡往上走没多远,我们在路边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精神矍铄的老者,穿一身质朴简洁的服装,脖子上挂着佛珠。于是我们停下来和老者攀谈。

释会善禅师

原来老者正是观音阁住持释会善禅师,我跟禅师一见如故。坐下来聊了很久。禅师很健谈,他说他是彭德怀的志愿兵,上过朝鲜战场,在战场上被俘虏然后被送去台湾,在台湾出家当和尚辗转多年终于回到祖国,叶落归根,后来自己到处募集善款建了观音阁。老人用简短的语言描述了他的坎坷的一生,老人没有说他受过多少苦难,我们也无法想像到老人曾经经历过什么样的苦难,从老人饱经风霜的双手和慷慨激昂的描述,我们只是感受到老人的虔诚、执着和坚毅。禅师说他已经老了,若有有缘人的话就把这里(观音阁)送给他。(关于释会善禅师的经历可以参考本文末尾的介绍《从志愿军战俘到崆峒高僧——释会善》)。

释会善禅师的生活很简朴,山路的西侧就是老人住的小屋,砖木结构,顶上盖着青瓦。屋侧堆了一些柴木,有几把木凳,一张石桌,窗外有装水的瓦罐。禅师邀请我们参观他的小屋,小屋一共有两间,外间是厨房,内间是卧室,有一张简易的桌子和箱子,上面整齐地码放着些线装的经文。整个房间非常简单却收拾的异常整洁。出于礼貌我们没有拍摄禅师的卧室内部。

山路的东侧是老人一手筹建的观音阁,似乎是有数间,阁门紧闭,我们有些纳闷,禅师似乎看出我们的心思。禅师说我知道你们不是来拜观音菩萨的,需要我打开让你们进去看看么?!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说不用了不用了。禅师说我来帮你们照个相吧,留个纪念。于是我们 3 人站在观音阁的台阶上,释会善禅师帮我们照了下面这张合影。我想帮释会善禅师和他的观音阁照一张合影,老人说就这块碑吧。老人过去一手扶着石碑,一手取下脖子上的佛珠攥在手里。照了一张,老人说等一下,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将佛珠提起来放在胸口…

我观碑文,碑文用繁体小隶写着:

临济宗崆峒山观音阁。
元代称观音庵,清咸丰年间废,丙子年三月一日由释会善大师及弟子当家师释通慧重建,同年九月十九日竣工□□□□

公元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九日立

待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不得不依依辞别老人继续上山。多年以来,老人的豁达和坚持时时萦绕在我的脑中。又过了近十年,也不知道老人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有同学去崆峒山麻烦帮我探望一下老人。

崆峒山中台

一路上山都有台阶和树荫,倒也不觉得累。路边偶有一些奇怪的大树。

中台就是一个停车场,上到中台停车场,有下后山的车 15 元/人。我们刚来倒不急着走,我拿出逍遥山水间的旗帜,到此一游地照相,照完相也无所事事就在中台闲逛。中台有卖刀、剑、铜镜、水烟壶的,我们拿起来摆拍,玩得不亦乐乎,又不买,老板脸都绿了。

此时太阳有些大,我有些口干舌燥。旁边有卖水果的老板很有心,用绿色的遮阳伞罩着梨和西瓜,看得我直流口水。于是我就建议要不买个西瓜吧。老板用西瓜刀嚓嚓擦就给切成了很漂亮的形状。

崆峒山风景名胜区属于丹霞地貌。崆峒山是六盘山支脉,受差异风化、水冲蚀、崩塌等外动力作用,形成了孤山峰岭,峰丛广布,方山洞穴发育,怪石突兀,山势险峻,气势雄伟奇特的丹霞地貌景观。崆峒山地形是国内丹霞地貌类型中形成时代较早的类型,是大面积黄土高原上独有的自然奇观。(via @百科)

对面崖壁上似乎到处都是空洞,是不是崆峒山的谐音。

上天梯

休息够了又继续闲逛,虽然一路都有指路牌,我们也不知道往哪走,反正看到哪里高就往哪里走。

这个地方叫上天梯,源于宗教通天之意。据说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据铸造于金代大安二年(公元1210年)的一口铁钟上的铭文记载,崆峒山中台至皇城的上天梯石台阶就是由崆峒山的佛教开山祖师仁智禅师在唐贞观年间开凿的。经明、清两代和现代人修缮成现在的 2.5 米宽条石台阶,总数有 378 级,坡度 45—75 度之间,古人有一首诗这样形容上天梯:“一步仅一寸,天门攀铁柱,自向此间行,才得上天路。”这也是登临皇城的唯一通道。这和华山登山道比起来简直不要太宽敞了。

黄帝问道

有一个地方,突然会立一块石碑,据说是黄帝问道广成子处,我们谁也没见过黄帝,更没人见过广成子,也无从问询。但就是这么传下来的。地方也许还是原来的地方,但人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正所谓前不见来者,后不见古人。也许就是这么个意思。

崆峒山是上古三皇诞生之地,又是女娲、夸父的诞生地,文化久远深厚。因此,被中华民族尊为人文始祖的轩辕黄帝在其功业成就之后西巡疆界,亲自登临崆峒山,向在崆峒山隐居的广成子请教治国之道和养生之术。道教作为一种宗教起源于东汉。而它的思想理论基础却是盛行于春秋以来的黄老之学,黄帝、老子都是道教的祖师,据道教典籍记载,老子的前身就是在崆峒修炼的广成子,而广成子又是黄帝的老师,追根溯源,所以崆峒山被誉为“天下道教第一山”。

前面我们说了佛教,这里又有道教,佛、道、儒三教在崆峒山都各自有所发展,可见崆峒山的包容并蓄。

通天桥

这个地方叫通天桥,桥头有一块大石碑,像国内很多景点一样,上面能找到很多 xxx 到此一游的刻字。我们拍照的时候这里正在维修,这照片费了老大劲儿才拍成这样。

也许你看这个照片不觉得怎么样,那么附上一张崆峒山官方的照片。通天桥南临狮子岭,是通往天台山的一座悬空铁索斜拉式铁桥,桥长74米,桥面临渊百余米。连通天台山与狮子岭,天台山四面悬崖,异常险要,罕有人迹,古人称此景为“狮子望天台”。

半路找到一个山洞,AMO 跟我爬上去看一下,小乌龟同学说小心有飞碟啥的,吓得我们赶紧跑下来。

山顶

无限风光在山顶。下图的平台就是中台。

太高太险了,相机都拿不稳了。

山后对面沟上的黄土高坡和山洞

登上山才发现崆峒山其实真是挺险的。这里是山上远眺山下弹筝湖碧绿的水。

还可以看到来时水坝。

后山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下午一两点钟,转得差不多了,又累又饿又困,找了一个游客少的类似城门楼洞一样的地方,休息了很久。
下午 6 点过折路下山,沿路都是苍松翠柏,我们也不知道到哪儿了。看 GPS 地图显示好像是下山的。天色西沉,可不要在野外露宿才好,啥装备都没有,也没吃的,好景致已经顾不上了,估计 AMO 同学给走崩溃了。

这路果然下到山底,似乎是崆峒山西门。有一条水泥公路,有公交站台,但不知道还有没有公交车,还好有的士车,我们还是选择打车回平凉城。
依旧住在昨晚的旅店不提,又累又饿吃了些什么已经忘记了。

(摄影:奔跑的乌龟、Maie,文字:Maie)

附注

相关文章

《从志愿军战俘到崆峒高僧——释会善(静宁人,俗名张旗)》(静宁县民政局- 民政文摘 – 社会生活 发表日期:2007年9月24日,出处:大型纪实文学双月刊《驼铃》1999年4月号 作者:魏柏树 编辑:马康宁)

《张旗进京来——由《从志愿军战俘到崆峒高僧》说起》

地图:
http://www.kongtongtour.com/contents/108/1065.html

D73:
张掖面的4元/人
平凉住宿15元/人
面的2元/人
吃面4元/人
共25元

D74:
平凉-崆峒山的士10元/人,共30元
崆峒山门票半价,31元(全价60元)
中台吃西瓜6元
晚上下山打车到平凉25元,每人8元
晚上吃饭11元/人
平凉住宿15元/人
合计:81元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