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顶沟-九龙沟 13 小时穿越是什么样的体验?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6年7月26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周边有许多 2000 多米的山,植被茂密,空气质量优,非常适合徒步。其中离成都较近的六顶山海拔 2686 米,属于龙门山脉断裂带前段,地质构造复杂,相对落差大,六顶山大小六峰如群龙聚首,形成六顶沟、九龙沟等多条深沟峡谷。六顶沟九龙沟,山路里程大约 13 公里,这次我们走了 13 小时,记忆中上次这么长时间的徒步穿越还是新泾排溯溪探路 14 小时挑战,十余年过去了回忆似乎隔了一个世纪。

出发

也许是习惯使然,出发前需要了解自己行走的路线是什么样的。反复研究了一下活动召集人未济提供的别人的穿越轨迹,用 Oruxmap 和 Locus 都下载了离线卫星地图和等高线地图。但对于带些什么的问题有些纠结,考虑到久未徒步,体力还是一个未知数,还是轻装比较靠谱。不带相机,不背冰可乐,吃的也只带了一包泡面、1.5L + 0.5L 水,花生米葡萄干等东西。由于周六晚上回来没买到 7 号电池,久未使用的头灯也坏掉了,心里略有些不安。周日早上 6 点 20 起床,带上尘封已久的登山杖,到二环坐 K1 往金沙公交站出发…

早上不到八点,金沙公交站旁边的清江中路加油站集合,见到活动召集人未济,很干练的一个小伙子,正在用手机确认队员。全队共 27 人,只认识冲哥、痞爷、尘世、风云、尚总,其余大部分队员都不认识。本想用手机买个保险啥的,发现不能买当天的保险,罢了罢了,自己注意安全。八点准时浩浩荡荡从清江中路加油站出发。上成温邛高速,出,转华怀路一路向鸡冠山乡方向出发。司机不认识路,冲哥和爱西藏给他导航。山友们在痞爷的带动下玩起了抢红包的游戏,10 元 12 个,抢到最少的继续发。一路我只在闭目养神,只是看到层峦叠嶂的山峰越来越近,心里似乎才活过来。过了鸡冠山乡,右侧有条支路,有个牌坊上书:六顶沟仙境,差点走错路,又倒车回来。行不多久,翻过盘山的急弯,在沟口桥边停下来,所有人下车合影。

出发前合影
出发前合影,Photo by 精确鬼林冲

前排左起:溜达勤快、尚总、赵蕾、Cheer、静子、小 Yan、风云墨脱、SUKI、尘世、九月、痞爷
后排左起:鹰、逸云清远、爱西藏、城市森林、千寻麦兜、瑞少、风云+1、离开回来、小黑、飞扬的心灵、未济、浮华、小草+1、小草

简单合影,冲哥给司机交待时间及备用方案,要求司机在此等到几点如果我们没有撤则几点至九龙沟大树桩农家乐等候。每次出行召集人和领队会做很多我们可能看不到的工作,操很多心,而这些全部是免费和业务的,这便是我觉得自助团队最可贵的精神之一。今天天气不错,前面还担心下雨,却是个艳阳天。背后的山很漂亮,可能是牛池山。出发地海拔大约是 1000 米。以前听说队员瑞少走过,我们问他时他说他走的是鸡冠山不是这里,这是未济召集活动取名给了误导。

牛池山

水渠

10 点徒步出发,转个弯到了一个电站,森林发现轨迹绕到山后了,有一座吊桥穿过沟口上山,于是我们过吊桥询问工作人员得知确有一条小路上山,据说已经废弃了,比较难走。

吊桥
(吊桥,Photo by 精确鬼林冲)

从电站后择路上山,40 度左右急坡上升,再加上才下过雨湿滑的路面,立时给大家下马威。一路沿着电站引水发电的大水管向上攀登走到水渠。水渠依山而建,堰坎宽度只有二三十公分,像风云说的:一边是潺潺流水、清澈见底,一边是悬崖河谷,要不然就掉水里,要不然就摔下山去粉身碎骨。这个水渠让我想起乳源大峡谷的水渠。行走水渠很单调,有同伴唱起了山歌,有同伴说盯着路眼晕,不过空气也确实很舒服。河谷对岸的山上是一大片泥石流或者滑坡过后的痕迹,与周围的绿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水渠上的行走

溪谷

大约 11 点 20 左右,终于小心翼翼走完水渠到达六顶沟引水处,此处海拔大约 1200 米,风云和她的 +1 拿出饼干和面包分享,稍作休息,开始前进。沟里全是大石头,水不大,时而有一些小水潭,有些小潭有蝌蚪,有些水潭水很清,有一种想下去泡潭的冲动。这要是在深圳早就下去泡上了。

溪谷

溪谷
(溪谷,Photo by 精确鬼林冲)
溪谷
(溪谷,Photo by 溜达勤快)

进入溪谷后我在后面收队,下午 1 点,等我们最后的队员到达时,冲哥、痞爷他们已经埋锅造饭煮抄手饺子了。有同学带了红酒和啤酒,未济背了一个冰西瓜。我也架好炉头煮了一包泡面开吃,饿了,在山上吃什么都好吃。

午餐

垭口

午餐休整过后重又出发,我带一些休息好的同学先走,行不多远轨迹往溪谷右侧上山。这里基本没水了,全是大石头。14 点 30 左右,海拔 1500 米,兄弟们在右侧发现一条小路。一路长满了高大的冷杉树,山路是就地取材木头搭成的台阶,不知道这条路是做什么用的,我们猜想当年这条路应该比较繁华,否则不会搭建这么豪华的路吧,可惜岁月流逝早已无从考究。

密林中穿越

这段路长满了半人高的灌木植物,地也很泥泞潮湿。小 Yan 同学穿短袖七分裤,不知怎么突然就发现有蚂蟥在她的鞋上钻啊钻,没钻进去。这个小蚂蟥(山蛭)在粘满泥的鞋子上吸得很紧,扯了几下才扯下来。从此同学们都边走边看脚上身上有没有蚂蟥。无意中我就看到我的鞋子上也有一条小小条蚂蟥,虽然很小,但是一点都不可爱的那种。不知道热感应还是嗅到了热血的味道,也在我的鞋上钻啊钻没钻进去。后来钻出这段丛林小憩的时候,森林的光脚上发现一条吸饱血的蚂蟥,冲哥过来把它拍走了。其它人似乎没有发现蚂蟥。

我一直在赶路,没怎么拍照。一是手机拍照效果不太好,二是拿出手机拍照总感觉傻傻的。
在这一方面,风云墨脱同学比较细心,发现了很多花花草草和不注意的细节。六顶山野生的植物很丰富,像苔鲜这些需要无污染的环境才能生长,可见这里真是天然氧吧。从她那里借了一些植物的照片。动物的话没有发现,只在水渠发现有一只死掉的松鼠,还有蝌蚪、山蛭、一路有鸟鸣。熊猫的话没发现,估计要在鸡冠山鞍子河保护区那边才有。

植物
(六顶沟植物,Photo by 风云墨脱)

回来后痞爷和未济说右上角叶子上长果子的叫青荚叶,又名叶上珠,是一种草药,活血化瘀,清热解毒除湿,爬山涨姿势啊。

快上垭口的一段非常不好走,冲哥在前面开路,虽然能看到路的大概情况,但两边长满了藤蔓、乌泡刺,冲哥手臂全是伤。离开回来、晓梦和我跟在后面还走叉了路。等我们返回跟上的时候,大家都已经上了垭口,时间是 16 点 30 分。垭口海拔大约 1980 米,空间很小,长满了矮小的箭竹,未济跑到一棵树上给我们照相。

垭口
(垭口合影,Photo by 未济)

在垭口短暂休息了一下,重又出发。
晓梦同学,冲哥和我走在后面,在一个山凹处有废弃的人类遗迹-瓦楞板,冲要拿出帮人测试的帐篷,晓梦同学过去帮忙,我在一旁拍照,折腾 Locus,还是没有 GPS 信号,便宜手机没好货啊。

冲哥测试帐篷

走不完的大石头

收拾妥当,我们速度去追前面的队员,不走寻常路,又误入矮小灌木丛。

下山

好不容易才钻出去,到了一个碎石坡,在此稍作休整,照了一个合影,至此进入九龙沟内。

碎石坡

九龙沟景区原来有两条小路登顶六顶山,由于地震的破坏,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小路的位置。冲哥看轨迹似乎已经偏离了方向,灌木丛生,横切不易,于是选择顺着沟往下走,于是便开始了无穷无尽的大石头之旅。

我陪小草+1 同学走,冲哥陪着小草走在最后。这位哥先前有点走不动,还一直担心后面小草同学的安危,重情重义。未济看我们没跟上就停下来问是怎么回事,未济、小黑留在后面照顾小草。转眼间小草+1 同学潜能暴发,后面就看不见人影了。

下山

冲哥、未济在后面发现了一条废弃的山路,他们直接走上了山路。于是在溪谷中的还有尚总、晓梦和我走在最后。由于大队人马还在溪谷中前进,我们只好跟随大部队向前。一个又一个的大石头,还有断崖,溪谷中完全断流没有水。

下山

有一处断崖的地方落差很高,大约有两三米高,左侧是滑坡,崖下石头松动无法落脚,只能跳过一米多宽的沟到对面滑落的泥坡之中。为了好跳我把先把登山杖扔下去,结果撞到石头把把手的地方摔断了,跟了我这么多年终于在这个地方完成了它的使命。

过了这个断崖,时间已经差不多晚上八点了,天色渐暗,我们必须横切。冲哥和未济在山路上叫我们横切至山路。队伍拉得太长,晚上又看不清楚,人数不对,我们边走边往沟里喊:有人没有。在捡到第二波人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山路在溪谷右侧蜿蜒,而溪里开始传了来水声。

九龙沟

山路很窄,溪谷中水声越来越大,我们庆幸我们走到山路上来了,要是还在溪谷中行走,将会是寸步难行。我拿出手电。有些同伴用头灯或者手机照亮前进,但是队伍还是比较长,人数不对,有些同学在黑暗中走得更慢。水声越来越大,路起比较难走,时有塌方损坏的地方,想必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九龙沟了。

九龙沟原本是著名的风景区,因“九沟九槽九条龙”的神话传说而得名。此沟相对高差悬殊较大,悬崖陡峭,多飞瀑叠湍、深沟狭谷(有沟必火?!),有众多的酷似龙形的奇峰怪石和飞瀑流泉。九龙沟内水石相击之声如龙吟似龙啸,巨石躺卧之状如龙盘似龙睡,山峰耸立之形如龙腾似龙卧,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人间龙宫”。崇州百姓中流传有“九条龙从九龙池出游,在九龙山会合,回九龙沟安家,并在龙舔石上留下九沟九槽九条龙”的神奇传说。可惜的是在 5·12 汶川地震中九龙沟已遭到严重毁坏,各景点皆已消失。由于景区有时还发生泥石流、山体滑坡的可能,现已被封闭。

我们继续下山,我和未济收队走在队伍最后,听见有些地方水势磅礴,像是瀑布的声音。昏暗的灯光下有些地方是独木桥,有些地方是山崖上坠落的巨石挡道,有些地方是 512 地震时坠落的原景区栈道。我微弱的光线下,我看到沟两侧巨大的山崖突兀而出,只露出暗蓝色的一线天空,如果白天经过这里一定是非常壮观,而现在只有用心静静地聆听。前面的山友打电话过来说瑞少、爱西藏和小 Yan 已经走出沟了,到了大树桩农家乐。我们心想:这么快,似乎给大家打了一针鸡血。

夜路
(夜行,Photo by 溜达勤快)

在不知道有多少人问过还有多远之后,依然没有走出沟口尽头的迹像。但此时景区的山路已经豁然开朗。我们在一处约有数米宽的沟边休息,大家都很累很饿。风云叫大家补充点水,我从河里舀了一壶水,清洌甘纯,爽口爽心。继续往前走,路边有许多废弃的农家乐板房。应该是 5.12 地震之后就废弃了。伙伴是互相鼓励,互相照顾继续前行。

山门
(废弃的山门,Photo by 未济)

在翻过一段封山的围挡砖墙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大树桩农家乐飘来的灯光,晚上十一点,这时我才感觉脚趾有些酸痛,终于重回人间。农家乐的冰水、拖鞋都卖疯了!

稍作休整后,上车返回,到成都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至此,六顶山六顶沟穿越九龙沟,13 小时的挑战平安结束。


6.19 鸡冠山-九龙沟徒步活动作业:
http://www.doyouhike.net/city/chengdu/2375213,0,0,0.html

六顶沟-九龙沟穿越路线
穿越路线

20160626 后记:
下了山回了城,偶尔还会想起这次穿越的旅程。这次穿越应该算近十年来第一次溯溪穿越,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不忘初心,坚持梦想。这许多年来我跟过的领队屈指可数,信赖、默契、互助是团队的第一法则,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而每次出行都会让我此生难忘,就像晓梦总结的那样:

现在回忆起来像梦境一样,满心是收获,敬畏了大山,见证了友爱互助,炼就了自己,这样的经历在生活中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回忆起来,倍加珍贵。生活里不止眼前的苟且。感谢所有的伙伴,纪念一路的美好,珍惜我们的温暖。

我发现每次行山中,心态很重要。发觉这许多年来自己心态平和了不少,体能虽大不如前,却也逐渐恢复。给自己定了“三不”规矩:不逞能,不冒进,不装 B。时刻提醒自己以新人的心态走进山野,敬畏自然,不妄谈征服。铭记生活之不易,珍惜一路随行的伙伴,珍惜现在的拥有,发现生活之美。

亲近自然,享受生活,珍爱生命,平安是福!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