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并快乐着——历经19小时穿越黑岩角的生命感悟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3月9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历时19小时黑岩角手记
作者:苏小沫

3月12日第一次跟老袁走西冲时,就已听说了黑岩角,向往不已,也期待良久。之后4月份虽然又去过一次,但仅仅是比前次多走了一点而已。快打道回府时天地游人特意跟老袁说,我和小沫都来过两次了还没到过黑岩角。所以十天前听说要走完黑岩角全程时,很是激动了一阵,等了三个月,终于要成行了。但上个星期以来因为生活中的一些琐碎的事情,心情和身体状况都不是很稳定。本来是已经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去的,前一天晚上同单位的三个女孩过来约我同行,经不住诱惑,还是跑东跑西地准备食物和装备。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多幺伟大和英明,跟老袁一遭,不走趟黑岩角,总是个缺憾。

早上起床时天气还不错,完全没有要下雨的迹象,但临到出门时雨忽然就僻里啪啦地落了下来。想起3月12日那天的经历,至今还心有余悸,好在现在已是六月天,下雨总比出大太阳好。我们四个女孩到达南澳时,不过7点50,刚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了疏影,我们其中一个女孩认出了,叫到一起,于是,五个人就在路边等候大队伍的到来。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以为又会等大半个小时,刚准备四处转转,就看到陈师傅的车了,当时还纳闷今天怎幺这幺快,后来才知道是小妖同志的“罚款效应”起了作用。我在前面叫着“他们来了”就赶紧提着包向车跑去,只听到车里那帮GG们看到五个女孩都一个个像狼样“噢噢”地叫着,一帮色男^_^这次共有26个人,大多都是在网上认识的,新手不少。一上去最先注意到的就是JSCAR和西贝儿,因为他俩一个变化最大一个装束最酷。JACAR那小子才一个多月没见就晒得跟非洲人似的,可怜一人见我怜的斯文小男生形象就这样被无情的摧毁了。西贝儿一身迷彩服,加上个子又高,看着就赏心悦目。我说她是我们所有人中装扮最酷的,她问有什幺奖励,我说委托一男生亲她一下。当时还没意识到我们接下来的行程有多危险,只觉得激动不已,惊险刺激,更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连续下了一星期大雨,没人值班,我们是从山上直接下去的,绕过了前两次的那几处悬崖和海沟。山竹当时说了一句话:我们这帮野驴也真够疯狂的,极赞同!才走了一会儿,就感觉到累了,背包里乱七八糟的塞着很多东西,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因为知道这次行程至少需16个小时,所以特意准备了很多东西,完全忽略了自己到底能不能承受这些重负。虽然有位男士说看背包的重量就知道是新手还是老手,多少有点安慰,但真全部都背在身上,苦不堪言!而且以为又像前两次一样只走,所以穿著短袖,九分裤,在山上时无处不在的荆棘和灌木刺的裸露在外的皮肤生疼,恨得我咬发切齿,真是后悔莫及啊!看到前面有一穿“华夏之声广播电台”文化衫的背着绳子的大哥好象挺强壮的样子,就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对他说:我这包好重啊!好心的大哥二话不说就把我的包拿了过去,我顺便把他的外套穿在了身上。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字:随波逐流,在以后的行程中,他始终跟随老袁走在前面。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沿途的树木渐少,眼界渐开阔。下到海边时,豁然开朗,一望无际的海洋呈现眼前,一股咸湿的气息扑面而来。不是前两次走过的那段海域,因为这次是直接从山上下来的,所以节约了五个小时的路程。许多人都在感叹说这才是真正的大海,我已经是第三次来了,所以并无太多感慨可以抒发,而且越来越觉得这种震撼之美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出的。但我并没有看到人们一贯所形容的蔚蓝的大海,我面前的海是灰蓝的。海水毫不留情地拍打着岸边的石头,在那里留下道道白色的浪花。

下山后,我们并没有停歇,继续一路向前,遇山过山,遇水淌水,择危险性最小的路走。出乎意料的是,海边竟然还有淡水。从山上流下来的滴滴清泉,在山下聚积成一洼水潭,清澈见底,捧一捧在手里,冰彻透骨,喝一口下去,浸人肺腑,更能洗去全身的疲惫。因为知道前路漫漫,水是生存之本,所以我和很多人都特意拿出瓶子来灌了满瓶山泉。

走了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我们这次行程中最危险的地方。那时候已经接近吃午饭的时间了,老袁的安排是过了这段悬崖就吃饭。第一条方案是在两边的石头上系牢绳子,人拉着绳子从中间游过去,有会游泳的男山友们保护。这样的走法,4月份时我是经历过的,虽然不会游泳,上岸后右臂被绳子勒出了两条淤痕,但并不觉害怕。这段海域显然比上次要宽很多,对面有几块突出的岩石,不便于上岸,11点过后开始涨潮,浪花翻滚,如果没走过,首先从心理上就难以说服自己。老袁照例和随波逐流,山竹等几个会游泳的男山友们先游过去系好绳子,这边远华和马姐几人坐阵,把所有的包都吊过去。海浪渐大,渐急,我们听从老袁的话都脱去了鞋袜,因为怕在海里时被水冲走乱了阵脚。几个女孩子中只有疏影会游泳,而且一眼看来胆子也是极大的,所以自告奋勇地先过去。我们都守在原地严阵以待,时刻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刚下海时还好,游到大约三份之二的地方时,几个大浪扑过来,全身都没入水中,在岩石上翻滚。大家都为她捏了把冷汗,如果在以前,我一定会惊叫出声。这三个月来,最大的收获是练就了一身波澜不惊的本事,估计就是海啸来了也没多大反应。何况我知道,有老袁他们在,疏影一定会没事的。果然,老袁迅速跳入水中连拖带拉的把她弄上了岸,当时我还以为经过在岩石上的那几摔,她肯定会晕过去,心里是很为疏影担忧的,直到看她上岸后拿着毛巾擦头发才松了口气,这女孩不简单!

有了前例,大家都紧张了一些,完全看着对岸老袁的手势行动。这时候每过去一个人我们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掌声,也是给后来者以鼓舞。有个小男孩在海里时一手拉绳子,一手游水。一只手用力毕竟有限,老袁在对面急得直跺脚,在回去的车上还着重提出来说了一下。临到小妖下水了,知道他是只旱鸭子,也没法保护,好在海浪不算太大,看他两手拉着绳子奋力地游到那几块岩石处,被人扶上岸去,相安无事。没问他当时的心情,但看他后来的反应,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当时是非常激动的。

海边的气候总是变化莫测的,这几日的天气又是极不正常的。一个小时后,头顶上乌云密布,没多大功夫,雨就哗哗地落了下来,事先是没预料到的,没有雨具,又不能过海,我们没过去的人只好坐在崖上等候。好在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海浪比先前迅猛了很多。从海里是不能过了,太危险!经过商议,远华和马姐,山猪采取了第二条方案,把绳子解开,从悬崖上吊过去。这个方法也是有点争议性,比较困难的。这段悬崖下面还是海沟,根本没有落脚点,只有在距离崖底三米的地方有一块光滑的岩石,如果是直接拉绳子下去,显然是不可能的。知道要从这里走后,我还担心自己没穿鞋子,会弄伤脚。后来趴在上面看了看,才知道这种担心根本是多余的,因为双脚根本没有落脚点,身体完全是悬空的,脚下就是海水,不知深浅。为怎幺到达对岸,马姐他们是很费了一番脑筋的,最后征得老袁同意后,把黑色的绳子每隔一段距离打一个结,两头固定在岩石上,花色的绳子绑在腰间加强保护,对面有人接应。这期间李姐和另一不知名的大叔在没有绳子的情况下下到了海里,因为已经知道哪个地方海浪是最大的,所以他们在海里时特意绕道而游,路线是对了,但危险还是不可避免的。海水的阻力太大,暗流涌动,根本不能与大梅沙小梅沙那样的纯休闲场合相提并论,纵使会游泳,也难有十全的把握。到达那几块岩石处时,看得出来,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用后来李姐的话说,她都快放弃了。山竹急忙跑下去把他们拉了上来,上岸后李姐一个劲地称他是救命恩人。

我们这边在反复试验多次,山夫先行一步,证明没有危险后,女孩子们开始准备。马姐照例是第一个,其实一直都挺佩服她的,每次都是和老袁他们一样起着决策的作用,经验丰富,又会安抚我们这些女孩子的情绪,而且永远是那幺爽朗的样子。我是第二个,爬山后心态特别好,绳子捆好了就让他们往下吊,没有紧张也不会害怕,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停滞了几秒钟,沿着绳结双手一路往下,老袁和山竹在岩石上接应。下去后,小妖特意举着他刚才拍的我的英姿给我看,嘿嘿!自我感觉良好。后来的女孩子都很顺利,虽然有些因为一时双脚悬空不适应四处乱踢,但都平安与我们汇合,也没有听MM们说过害怕之类的话。

开始吃午饭了,小妖拿出了“珍藏已久”的西瓜,功劳不小,连西瓜都能背到这里来。这会儿阳光强烈,岩石上到处都晾晒着衣服鞋袜,整个一摆地摊的。坐在我旁边的李姐经过这一劫,感触颇多,她说现在觉得生活中那些所谓的名和利竟是那幺不值一提。类似的话,在第一次爬山时,启子就已跟我说过,当时多少是有些不屑一顾的,觉得爬山就是爬山,生活就是生活,怎能混为一谈。直到现在才恍然发现,不知不觉间,它已经锻炼了我诸多方面的能力,激发了我的潜力,以及应对困难的冷静。

我的左腿在山上穿越时划出了很多道伤痕,被海水浸泡后,开始抽筋。疼倒是其次,就怕影响以后的行程,心里很急。马姐知道后,就拿来老袁的药边擦边替我按摩,才一会儿功夫,就好了很多。同行的山友们有感觉不舒服的,只要说一声,老袁的药就会及时送到。吃过午饭后继续前行,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是山上的太阳最刺眼的时候。很不凑巧的是,我的右腿又开始抽筋,头晕目眩的,额头上汗水大滴大滴地往下落,感觉特别难受,双脚根本无力行走。那时候有种特别强烈的愿望,就是坐下来好好哭一场,但想到不能拖累大家,只得咬紧牙关继续忍着。好在没多久就又下到了海边,找了一处有淡水的地方狠狠洗了把脸。

这段是没有沙子的,有的只是大大小小或灰或白的石头和悬崖峭壁以及海沟,或宏伟或简洁,或平淡或惊险。天空中云朵变幻无穷,海里暗流涌动,大自然以宽容的胸怀接纳你,也可能会以迅雷不及耳之势吞噬你。

往后所有的山脉基本上都是处在陡峭的悬崖上的,人在上面走,根本不敢往下看,碎石也很多。有一处斜坡,还需要拉着绳子慢慢往下移动。坐在岩石上后,看到岸边的悬崖上长着几棵野生的菠萝树,每棵树上都结有一个黄澄澄的菠萝,很是诱人!同时那也是一处攀岩的好地方,有人开玩笑说要爬上去摘菠萝吃,马上又有人说野生菠萝不能吃,那树起码有十几年历史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菠萝树,平时是无缘一见的。

整个下午的行程中最快乐的地方就是我们照合影的海边。水从山上直流而下,在山脚形成了一条河流,汇入大海。大家都脱掉鞋子把脚放进冰凉的河水中,一身的疲劳顿消。老袁让我们几个女孩子去好好洗洗,我拿着毛巾走到河水的尽头就不敢再上去了,水太冰了,怕感冒。倒是疏影和苏格兰裙子毫不顾忌地站到石头上面尽情地冲洗着,衣服全部都淋得透湿,还大声地叫着“好舒服”。很多人都在拍照留念,摆各种POSE的都有,我虽然知道自己一向不上镜,但还是让JSCAR帮我照了两张。拍集体照的时候,大家都是随便在河水里找块石头就坐上去,有的干脆就坐到了水里,这时候的我们,应该是最率性自由的。

嘻嘻哈哈地闹了一阵后,继续赶路,刚才在水里淋得半湿,知道前面还有水路,衣服都没换。老袁说要带我们去海柴角看夕阳,精神为之一振,终于有机会在海边看日落了,多浪漫啊!于是,不管不顾地往前冲着。老天有眼,以前要拉绳子过去的几处海沟因为退潮露出了石头,直接可以从上面走过去了。傍晚七点,在一个比较陡峭的峡谷那里,先过去的老袁在下面说着“九寨沟,九寨沟”。大家就知道是有瀑布看了,沿着石壁小心地走过去之后,果然看到一幕较大型的瀑布。下过雨之后水流极大,从高高的山顶倾泻而下,四处飞溅,很是壮观!连我都忍不住惊叫出声,太美了!比马峦山瀑布还要好看。男山友们都高叫着冲到瀑布下面去尽情地享受着,那份豪爽,那份清凉,那份舒适,让我等女孩子羡慕不已,恨不身为男儿身啊!

到达一不知名的悬崖处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在前面花费的时间较多,太阳早就消失在大海的另一端了,看夕阳的计划落空。这对于我这样从未在海边看过日落的人来说,多少有点遗憾,不知道坐在悬崖上看太阳的余辉,又是怎样壮观的一种景象。夜晚的大海,天空又呈现出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景,海风轻轻的吹着,有种彻骨的凉爽。马不停蹄地走了一天,这个时候才能完全静下心来看看风景。耳边涛声阵阵,头顶上群星璀灿,在他们的指引下,我还看到了北斗七星。城市里住久了,地上的灯光完全遮掩了星星的光芒,渐渐地习以为常。只是有天晚上忽然惊醒,想起几年前和同学半夜里披着被子跑到楼顶上看流星雨,而这个城市的夜晚却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时,心下黯然,有种渗入骨髓的难过。如今,像这样坐在海边看星星看月亮吹海风的日子能有多少,一路走来,只知道自己终于长大了,那些年少时的轻狂,那些美丽的梦想却已散落天涯,无处是家。

那次偶然找到一本02年的《青年》,彩页广告中有一个俱乐部是组织大家去西冲露营的,介绍西冲海岸线时,用了这样一句话:爱尔兰海岸般忧郁却浪漫的气氛。当时我就在脑子里极力地回想我所看到的西冲,却怎幺也感觉不出它的忧郁,倒是充满了明媚的地中海风情。炙烈的阳光,碧海蓝天,原始的植被,深绿的树木,如果再配以另外一些浓郁的颜色,真正的浓妆艳抹,哪来的忧郁。只待夜幕渐渐降临后,四处荒无人烟,高山悬崖棱角渐失,不见白日的峥嵘,耳边是阵阵海浪声和凄厉的海鸟叫声,才惊觉这个词用得很是贴切。

休息到九点多,夜渐深,已是漆黑一片,再前行是不可能的了,何况这里还是一个需要拉绳子涉水的悬崖,老袁决定就带我们从这里上山。这上山两字听起来给人无限希望,似乎马上就可以回家吃口热饭洗澡睡觉了,但走起来起码也要6个小时,而且也许还会遇到不可预期的困难阻碍。我们上山的队伍是这样编排的,有手电筒头灯的和没有的叉开走,男的和女的叉开走,便于照明和互相照顾。

上了第一个山头,休息的时候,大家横七竖八地随意坐在地上,包扔一边,也不管身下有什幺了。小妖提议苏格兰裙子给大家唱一支歌,她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地为我们唱了起来,似乎是一首民歌,旋律婉转细腻,唱得也好,就像裙子的性格,温柔善良,同样是湘妹子,她就比我多了几分柔情。感谢裙子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在后来的行程中,总有人在大声地唱着歌,五花八门的,唱什幺的都有,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的歌声给人以振奋的力量,让我感动。尤其是走在我身边的马姐和山鹰,他俩一亮开嗓子无人能敌,而且精神一直不错。马姐也是一个幽默的人,一口北方腔,时不时的就蹦出句,海啊,它全是水,刚开始我还能跟着和,一过十二点就没什幺精神了。有人的头灯快没电了,有的电筒只能发出一点昏黄的光,后来大家都是全部手拉着手跌跌撞撞地前进。这样星夜兼程的赶路,偶尔还会给你来场大雨,前面雾茫茫的一片,你根本不知道脚下是悬崖还是山。能看到的只有前面的人,能做的也只有紧紧抓牢前面的人。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山鹰,因为一路上他始终紧紧地拉着我,帮助着我,脚下哪怕有一块石头,他也会提醒我,我只需跟在他后面走过去。尤其是两点半最后一次休息后,肚子很饿却一点食欲也没有,腿上的伤口混合了海水雨水沙子,赶路时和裤子起磨擦,疼痛异常,在水里泡得太久,脚也肿起来了,已经完全麻木,体力消耗到了极致。那时候仅剩的感觉就是我们是在山上穿行,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而我,是那幺迫切地希望快点下山,最初的激情荡然无存。虽然知道爬山时最忌讳问“还有多久”,但还是忍不住说出口,没有确切的回答,只知道能看到灯光听到狗叫声就差不多了。累啊!真的很累!甚至觉得自己二十年来从未这幺累过。后面那段路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山鹰把我拖下山更恰当,而且他还始终鼓励着我坚持下去。虽然知道走黑岩角危险,辛苦,但也绝没想到会是这样难过,对我的体力,耐力,毅力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难怪山猪会说,走一趟黑岩角,你就算是真正地出师了,不是高手也成高手了。最难受的时候,我再一次生出了不是男儿身的遗憾,但是听一个男山友说起他的感受时,才知道其实都一样。

在听到狗叫声,看到西贡村的灯光时,又用了半小时才真正走到村庄里,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我们共走了19个小时20分钟。村边有一条小河,把脚放进去时,才知道双脚根本已经完全麻木了。听到盐田脚夫叫我的名字时,竟然有种终于回到了人间的感觉。他给我们送来了夜宵和水,我都差点感激涕零了,真是好人哪!宁愿不睡觉也要给我们送干粮,万分感谢!给朋友打电话时,是准备好要哭的,拨通号码后,却又高兴地告诉他说,26个人,全部安全下山。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我们成功了!

拿出手机给家里报平安,整理东西,洗脸,吃饭,换衣服,五点钟,上车回家。我的样子是极为狼狈的,头发凌乱,双眼无神,裤子高高的挽起,一只裤脚散了也懒的整理。看看身边的女孩,都换了干净的衣服,比在山上时精神许多,我是最傻的,上山前就把衣服换了,以后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已是疲惫之极,坐定后就开始睡觉,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体育馆了。坐上到龙岗的车后,又接着睡,睁开眼才发现到家了,第一次发现深圳的公车这幺快。

回家洗头时,我的卷发在后面纠结成一团,半天都弄不开,最后只好忍痛剪了一小把下来。冲完凉后饭都没吃就睡了,这一觉只睡得酣畅淋漓,醒来后已是七个小时以后。起来活动时,才发现不光腿上,双臂也是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的。走路摇摇晃晃,姿势就跟僵尸似的。还是很累,吃完饭后继续睡觉。周一根本不想上班,索性请假,把自己的伤尽力说的很严重,然后继续睡觉。这一天,又这样被我睡过来了。被老袁说成FB!

睡了两天,饭也没吃多少,才感觉好过。晚上爬起来上网,首先就是上华夏看照片,知道小妖和 JSCAR 是敬业的,果然,他们没让我失望。那一张张照片,真实地记录着昨日的艰难跋涉,我的手上,还遗留着青草的味道。看着看着,竟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这两天,一直没有时间认真地整理自己的思绪。终于圆了自己的黑岩角之梦,走过之后,再回顾那段路程,最真切的感受是,累,并快乐着。当看到QQ群的公告栏里欢迎我们平安归来的话时,泪终于抑制不住地落了下来。跟老袁走了三个月了,没叫过一声苦,没说过一声累,没掉过一滴眼泪,甚至连害怕的感觉都没有过,我是相信他们的,我也是坚强的。这一次,就让我好好哭一场吧!这一次,就允许我的软弱吧!为自己,为一路走过来的朋友,为所有关心我们的人!

一直都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是伟大的,因为这段路程,除了看风景,就是重复不断地行走,十分单调乏味枯燥,没有坚强的毅力和意志是难以走完的。19个小时的艰难跋涉,完全是大家用脚一步步地丈量出来的,更难能可贵的是,其间没有一个人掉队,没有一个人流泪,没有一个人说过哪怕一句后悔的话。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精神,一种力量。能够跟大家同甘共苦地走过这19个小时,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一段宝贵的经历,我想我会一直珍藏。

越来越多的人宣称自己有背包宿命,然后放弃工作,放弃爱情,辗转行走于沧桑流年间,再然后着书立传。而我只是这幺普通的一个人,我无法完全放弃名利的纠缠,所以我不能痴迷,但我可以喜欢。从第一次走西冲开始,便爱上了这种生活。说不出什幺理由,只是单纯地喜欢在历经艰险后看着青山绿水的温柔,喜欢累到极致后睡到天昏地暗,不知今夕是何年的爽。喜欢山行中认识的朋友,大自然面前,人人平等,完全没有贫富尊卑之分,没有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大家同艰辛共患难,让那种本就纯粹简单的感情在其间慢慢升华。一直没发现,原来,我也有着这幺多的激情,我的生命,原本是桀傲不驯的,不安分的,这也是我所希望的一种生活,明明知道前面惊险不断,却欲罢不能,并沉迷其中。能够一直走下去真是幸福,管它前路如何。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