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舅舅家的旅行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2月14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每年农历腊月廿三是四舅的生日。每到这一天晚上都会送灶王爷上天,等到祭灶完毕,我就有灶糖吃了,所以我一直都记得。转眼间,四舅已经七十了,我却已经很久没去看过他老人家。

母亲姊妹一共七个,一个姨妈和三个舅舅都已经相继过世,我便只剩下了这一个舅舅。小时候自打记事起,每年暑假、寒假,我都会缠着母亲带我去舅舅家玩。通常我们都和姨妈家一起去,父亲因为要外出做工赚钱,在我的记忆中很少跟我们一起去过。舅舅家在相邻的一个乡,从我家去舅舅家大约有十多公里山路。倒是有两条路可以去,一条是青石板山路,一条是泥泞的土公路。每次都会纠结半天到底走哪条路好好呢?!现在想起,对于徒步旅行的喜欢也许是小时候去舅舅家就种下的基因。

乌鱼石坝
走石板路过去,山路的前半段有个地方叫乌鱼石,这是一条长长高高的石头山岭,这山脊整个看起来像是一条光滑的乌鱼,由于石材好,这地方也出产光光的青石板。相传很早以前有石匠采石,挖开的石头中有一洼水,里面竟然有两只活的乌鱼。大人们都说这石头中有活的乌鱼莫不是这里是块宝地不可,可惜现在已经破穴了…而我只是关心这乌鱼有多大,后来到哪里去了?虽然每次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却给儿时的我在旅途上无限的遐想。每次走到乌鱼石这个地方都会休息一下,这里有一个百余米高的陡峭的山坡,山坡上植被很少,有不知哪朝哪代顺着山势在青石上凿出的石梯,石缝里浸出清洌的泉水顺着石梯往下流,经年累月把石梯也磨成如玉般的光滑。去程的时候从这里就开始下山,回程的时候这里又是一段累人的爬山,爬到山顶总要歇一下脚,在山坡上鸟瞰走过的路。往往走到这里,我便会耍赖要大人背了…这条山脊也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可以参考 我和我追逐的梦

梦中的大桥
无论走哪条路,都会经过一条六七十米宽的龙溪河,两条路两座桥,一条叫做大桥,一条叫做幺滩子。大桥的河段平缓,桥面比较宽,长青石铺成。此桥不高,涨水就会淹到桥面。在有些桥蹲上有龙脑龙尾,的石刻龙桥也算是出了名的,大人们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年代修建的石桥,有砖家考证说是盛行于明清时代。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并不关心它是什么时候建的,只是喜欢趴到龙脑上看河里有没有鱼。河水很清,河面上经常浮满了很多水葫芦,有很多人在这桥上钓鱼。另一座桥叫幺滩子,河岸较高,河面较宽,水流湍急。每次走这桥都提心吊胆的,好在是桥头有一家土屋小卖部,每当平安过桥,大人们总会给我买点糖、瓜子啥的压压惊。这座幺滩子大桥终于有一天被洪水冲毁了,所以有一天我就“如愿以尝”地坐了一回摆渡竹筏。河两岸拉一条拳头粗的绳子,竹筏每次限坐 8 人,船工就拉着绳子慢慢往对岸挪移,我在竹筏上两腿闪闪发抖,紧紧抓住大人衣服,生怕一不小心掉河去喂鱼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怕水的原因,儿时记忆中这两座桥至今还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要不就是河涨水淹到桥了,要不就是刚走到桥头,桥就跨了…

泸县石刻龙桥
石刻龙桥,来自旅游局

若干年后,连接两乡镇的公路修通了,在幺滩子桥的下游又修起了一座公路桥,从此老桥便清静了。

杨九场
两座桥殊途同归,在杨九场的半坡上汇合到一起。我们本乡的赶场日子是农历三、六、九,杨九场是逢一四七。每当逢场的时候,这半坡的石阶两边就摆满了各种杂货。顺着台阶往高处走,人就越来越多。走到杨九场正街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水泄不通了。有时候我们会在客运站碰到汽包车,这种车头顶上顶着一个大大的天燃气气包,是以得名,我坐汽车的经历便从那时候开始。但是逢场天我是坚决不去坐气包车的,有且仅有一次逢场去坐气包车,车上全是赶场的人,我一个小朋友在乡亲们的背兜底下都差点被挤闭气了。所以如果逢场,我宁愿走路。杨九场这里基本算是到舅舅家的一半路程了,从这里开始,我们可以走土公路,也可以走青石板大路。相比起来我更喜欢走乡间的石板大路。土公路当时虽然车少,却尘土飞扬的;而在石板路却可以嗅到乡间的气息。

记忆中的气包车
记忆中的气包车,此图来源于网络

从杨九场到舅舅家一路平坦,再无翻山越岭之忧,唯一须要留心的就是路边的狗。

舅舅家的小阁楼
舅舅家或许是从以前地主家分的房子,我的记忆中是从一个很高的台阶下去是一个很大的厨房,左手是猪圈和厕所,右手则是小阁楼与堂屋连接。我特别喜欢这个小阁楼。阁楼有一个木头的楼梯,木头的楼板,踩在上面咯咯吱吱作响,于我而听简直就是天籁之音。阁楼底楼有一个方形的小窗户,刚好可以容下我蜷缩在里面,木板做的窗户有个可以推拉的滑道,一关上窗户,感觉我就与世隔绝的样子。这窗户和楼梯下面的空间,是捉迷藏时我的最佳藏身之地。阁楼的楼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木头搭成的阳台,木制的栏杆,对于没见过世面的我来说,这里简直就是我玩耍的天堂。

在舅舅家,舅舅和表哥表姐们都喜欢逗我。因为看清吹(乡下的文艺表演)学到了一些段子(顺口溜之类的),茶余饭后他们便喜欢叫我来上一段助助兴。因为唱完一般都会有一角两钱钱的打赏,我便手舞足蹈唱起来。记得其中一段是这样唱的:

爹也狗来妈也狗
生个娃儿来黑秋秋
站起像个金丝猴
坐起像个螺丝狗

最佳玩伴
之所以喜欢去舅舅家,还因为那里能聚齐我最快乐的玩伴。舅舅家的小五表哥比我大不了几岁,小姨家的二表姐比我大一个朋不到,每逢寒暑假,舅舅家就成了我们可以齐聚的乐园。藏猫猫啥的自不必说,五哥会骑自行车带我到处去野。舅舅家旁边不远有一个条小溪,那时的水很清,水里有小鱼。有一回网到了几条小鱼,在小溪边的竹林里捡了一块盖房的瓦片当锅,用两块石头搭成灶,再捡些干竹叶、笋壳之类的引燃就吃到了煎鱼,现在想起来,嘴里似乎还有那里鱼的香味。可惜的是这条小溪早已被现代文明践踏成了臭水沟。

在舅舅家玩的不过瘾,我们三个要不就到姨妈家,要不就回我家。我们会用拜年得的压岁鱼买很多米花炮,边走边放:炸水、炸鱼、炸泥、炸菜…不亦乐乎!每当二姐和五哥离开的时候,我便知道假期结束了,生活从此变得毫无意义。

这么多年过去了,非常怀念去舅舅家的旅行时光,可是这种快乐的生活永永远远地失去了,再也无法找回来!变成我魂萦梦牵的怀念!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