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不单行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3月9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有一段时间没更新博客了,整个人陷入茫然和无助之中。但却有另外一个我不断地在提醒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父亲才出院,接着就病了。也怪我不会关心照顾人,送父亲回家的时候本来看母亲状态就不太好,急着赶紧回来上班,让她在村里的赤脚医生处拿药输液!说是口腔溃疡,也没太注意。谁知两三天病情就加重了。三姐打电话来说母亲的半边脸都变形了,这才急着打电话叫她自己去石洞红十字,挂的门诊,说是“飞蛇丹”,赶紧输液,挂的门诊,不能报销,一个人输液又不方便,输完液体都下午两点过了,经常吃不上饭。每天早上坐村里的公交车去,下午输完液体再坐车回去。一连七天,稍有好转,医生开了药回家吃。母亲又赶着去栽土里的红苕,接着就听四伯打电话过来说病翻了,不得了,头痛躺在地上人世不醒…老婆才帮我咨询二伯娘知道“带状胞诊”(农村俗称飞蛇丹)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神经性病毒感染,据说是从脊髓里发出来,劳累或者抵抗力不强易发,若治不断根,后果很严重。

这才说服母亲去住院。但母亲没住过院,也没什么文化,医院那套流程也搞不懂。于是让四伯陪着她去医院,又让表侄女下夜班后过去看一下,回头赶紧跟公司请假,再次回到那个医院。这个科室是五官科,而眼科手术又是这家医院在或者整个川南地区都比较有名的科室,病人很多,母亲也只有住在过道的病床上。医生开的液体很少,上午三瓶,下午两瓶,主要是抗病毒消炎的头孢和更希洛韦和外用阿昔洛韦软膏,另外还有一两个口服止痛药。输液的头两天,母亲每天头痛要发作几次,每次都像针尖、辣椒混合的痛一样,整个脸,半边脑袋都是木的。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是半夜,不定时发作。输了几天液体之后有所好转。

由于这段时间医院在接待泸县残联等组织的泸县地区百万贫困家庭白内障复明手术,一早起来整个走廊上都是人。这些老人由统一租车拉过来,只需要要付点车费什么的,可以免费做一个眼睛的白内障复明手术,费用由政府跟医院结算,病人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自己出钱的话,每个晶体3000-6000元不等,而这些费用只能报销1000多元。
参加泸县地区百万贫困家庭白内障复明项目的老人

走廊上很吵,母亲的眼睛也流泪怕光。当看到1病室有人出院,我赶紧请护士长帮母亲的床位换到病室内。这个科室的病房也是三人间,也有卫生间和热水。而晚上的时候,其它两个床的病人离得近都回家休息了。母亲很快便跟外面的老人们攀谈起来,回来告诉我哪个哪个是什么病,做什么手术;哪个哪个儿女有多少,哪个儿子又对她不好…晚上的时候母亲还让那些做白内障手术没有床的年纪大的老人过来住。
吃快餐的母亲

父母年纪大了,身体抵抗力下降,生病是在所难免,而我们又不能时刻在身边陪着她们。母亲自言自语:很少生病的也病倒了!母亲担心我的工作,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是很感叹,早知如此,当初就多生一个,也不至于丢不了手。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大多步入了老龄化时代,子女、工作、家庭、父母,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呈现在我们面前,不得不而且只能选择一种。母亲说,我们这代人正好赶上国家实行计划生育,当年追计划生育的那些人,一旦得知哪家有人要生,便十多个人一起过来查,中午饭还在打在你家里,超生的没钱甚至还要拆房子。父母结婚较晚,又因为公社挣公分操劳,所以母亲流产了三次,要不真没我啥事儿。打记事起,就知道抽屉里有一本《独生子女光荣证》,每年会发一张印着漂亮娃娃的年历贴画。这两年政策对农村有所照顾,每年还可以领到 600 块钱的独生子女养老补贴。母亲说她写不了名字,去领钱的时候不会签名,别人也不愿意代签,麻烦!
(未完,待整理)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14 条评论

  1. 独生子的压力大啊,你现在努力再生一个,不要让小小麦再去承受这些啊

  2. 年纪大了,多注意一下自己的父母吧!晶体也有那种补助性质的,我爷爷换的晶体医院就有个社会性质的补助,后来爷爷就换了。

  3. 父母渐老,身体这样那样的毛病可能都会慢慢体现

    所以有时候是觉得,定期给父母做体检很重要

  4. 你如果早几年成家也会好点,小麦至少要读小学才会好些,你担子挺重的,没考虑过回泸州工作吗,老人身体不好,离家近要踏实得多,还可以一起住,方便照顾…

    1. 感谢勺兄,现在好多了。另外,我从成都无法访问你的网站,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能通过QQ邮箱RSS订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