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火车站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1月4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一直是背包客们比较经济的自助方式。青藏铁路的开通,坐着去拉萨,更是为者们所津津乐道。我们曾经熟悉的绿皮车、枕木,渐渐成为历史;而火车站,或者是背包客们放飞梦想启航的地方,或者是旅途中的驿站。如今,从 3 月到现在,从昆明到乌鲁木齐,再到广州,火车站事件成了大家谈虎色变的梦魇。本文无意还原事件的经过也无意去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Maie 只想说“放过那些火车站吧,让我们自由自在地去!”

一直以来都喜欢火车,以至于电脑中玩得最久的游戏便是铁路大亨。每次坐火车旅行的时候也总是喜欢在火车站住下来,只是下意识地觉得火车站是一个城市最真实的缩影,火车站才是城市形象最最代表性的诠释。本文主要回顾那些年坐着火车去旅行的时光片段,谨以此文,祭奠那些逝去的青春和年少轻狂,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好人一生平安。


(Oh Suzanna,美妙的口琴音乐,来自《铁路大亨3》)

拉萨
拉萨的火车站注定是另外一段旅程的开始。小妖的假期结束了,他必须得赶回深圳。这个陪着我 19 天从川藏线一路走来的朋友就要回家了,而我的旅行才刚刚开始,自己选择的路必须自己承受,那一刻虽然鼻子有些酸楚,我却故作坚强,微笑着走出候车厅…
拉萨火车站

喀什
一个人站在一个十字路口,迷芒中仿佛什么时候曾经来过,却不知道方向…
一路从新藏线颠簸 1500KM 过来,突然可以坐火车,有些兴奋,以致于忘记了拍摄火车站的照片。只找到喀什市中心广场的这座伟大领袖挥手塑相:伟大领袖挥挥手,中国中国一定强!
伟大领袖挥挥手

库车-乌鲁木齐
从库车到乌市,夕阳晚霞映照下戈壁滩上的铁路金光闪耀,一直延伸到天际…
夕阳下的戈壁滩上的铁路

敦煌
早上七点半起床,去敦煌火车站接到了 AMO 和 奔跑的乌龟两位新朋友。一个来自广州一个来自福建,大老远坐火车先在兰州碰头,然后一起从兰州坐火车来到敦煌陪我走一段旅程,我只能说这两人很强大。旅行,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敦煌的街道

西安
流浪路上,空姐特地从深圳过来探望,送来了相机,也带来朋友们最真挚的问候。空姐还抽时间陪我夜登华山,又把背包罩送给我。结果在随后几天从西安火车站出发去韩城的时候,背包罩和我从阿里一路带过来的小枕头一起遗失在了西安的火车站。AMO 留在西安打工,小乌龟从着火车回福建,空姐回深圳,我则再一次踢上新的旅程:赶往黄河壶口…
西安华山

延安
当时延安新建的火车站,很宽敞,没什么人。革命老区,真心没啥好吃的。从这里重又坐上火车赶往榆林。
延安火车站

呼市
坐在呼和浩特火车站旁边的石油局招待所,看着这座西部大都市火车站售票厅的排队守候的长龙,看着绿树成荫的大道,看着满街各式宾馆和招待所…我从这里坐着火车前往 1000 公里以外的齐齐哈尔,我感觉我是一匹来自南方的”狼“,只为了北方更辽阔的草原。
呼和浩特火车站

齐齐哈尔
我把大把小包寄存在火车站行包寄存处,跑去龙沙公园游荡了一个下午。在齐齐哈尔宽敞明亮的二楼侯车室,有位老爷子来找我唠嗑,谁知又是要钱的,依旧是说走亲戚出来没钱回家了。发觉自己还是太仁慈,晚饭都舍不得吃,还给了他十块钱,假的也好,真的也罢,无所谓了!
齐齐哈尔火车站

满洲里
满洲里,一座中俄边境上非常干净、漂亮的小城,大街上满是俄式风格的建筑,俄式的木楞房,连路边的路灯座都充满着活力
。在这片充满异国情调的土地上,我看到了庄严的国门,看到了蓝天白云和雨后彩虹,看到了老式的火车,一条连接着西伯利亚的铁路向草原深处延伸,延伸…
满洲里的老式火车

加格达奇
再次坐着绿皮火车前往大兴安岭地区首府加格达奇,前半段是草原,远处偶尔有花白的奶牛在草原上吃草,夏季牧场的草已经打过了,一垛垛地堆在草原上;后半段是大兴安岭,原始的松林,偶尔有湖泊和木结构的房子。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看窗外静静飘着的白云,极目远处还是草原,心仿佛也变得无比舒畅。旅行,在别人看来会是很惬意的事,于我,却又又不得不担心口袋里的余粮…
前往大兴安岭首府加格达奇

漠河
中国最北的漠河北极村,大兴安岭深处,刚刚经历过一场暴风雨。一个人待在四面窗户大开,冷风吹得人直发抖的漠河火车站候车室等车,后来有位来自上海的阿姨过来陪我聊天,原来她已经去过好多地方了,她这次从嫩江去到黑河,我却想从北安北上去五大连池。阿姨看起来精神头很好,所谓的心宽体胖也许就是这样吧,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快乐地生活健康地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很后悔没有跟上海阿姨一起去黑河,其实去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聊得来的旅伴。
漠河火车站

长春
半夜到了长春火车站。跟一个老大爷到火车站对面的一家招待所,30元包了一个双人房,虽然是木板隔出来的房间,终于可以洗澡洗衣服了。早上 8 点醒来,却发现晾在外面铁丝上的快干衣不见了。去火车站旁边的邮局盖了邮戳。窝在屋里看电视。中午下到楼下吃了一份柿子炒蛋盖浇饭,吃完去外面的市场闲逛,买了一个小背包,这样我经常用的小东小西就可以放在小包里了。

白河(长白山)
长白山下,空气中似乎也飘着朝鲜冷面和韩国泡菜的味道。我和 5 位松源的大哥被拉上了一辆面包车,于是得以结伴同行。我帮他们拍照,他们请我吃美味的东北特色菜:小鸡炖蘑菇。
长白山白河火车站

沈阳
晚上到了沈阳火车北站,下了火车糊里糊涂被一位大姐拉上车,去到车站后面一个叫什么星火旅社的地方,住一晚要40元。我嫌太贵了,她说那里还有一个阳台,20元住不!我选择住阳台,蚊子多也没地方洗澡,这个阳台只放得下一个床,也真够小的。这东北人也不见得全是活雷锋…
沈阳火车站

大连
大连这种国际化的大都市似乎完全不适合我这种穷游的人,我只是路过一趟就花了很多钱,住在火车站的地下室也要花 50 个大洋,所以赶紧买张船票逃离。旅行一旦成了到此一游就没什么意义了。

青岛
在青岛,我终于还是病倒了,在火车站旁边小洋楼一般的中山旅馆躺了几天。在青岛的第五天,我又去了青岛栈桥。涨潮了,很多人在海边游水。咸咸的海水拂面,忽然发现,我还没来得及享受青岛的阳光沙滩海浪却已经是到了应该离开的时候了,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青岛,也许下次再见吧!
青岛

泰山
小时候学的课文“雨中登泰山”,就想我什么时候也去登一下泰山,体验一下“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豪情。时过境迁,现在看来泰山也不过如此,就像一个公园一样。大病初愈,似乎状态还是不错。出了一身汗,感觉好多了。
泰山

安庆
下午终于到了安庆火车站,我打了个车去亚南那里。她们有三个朋友住在一起,我去的时候居然给我腾了一个单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第二天上午在家洗了衣服,下午亚南陪我去狮子山公园闲逛,晚上又去见了安庆磨砺户外的一个驴友。走的时候还去给我买了很多吃的,送我到车站。

上海
去过很多次上海,都没有认真体味过这个城市。上海是真正的国际大都市,只记得那火车站修得比某些地方的机场还豪华,可惜这繁华与喧嚣都不属于我。若不是骑行的小猪哥动手术,我可能都不会想到去上海。小猪哥动完手术后在家休养,我很懒又不会照顾人,我们天天在家玩游戏,我都玩通关了金庸群侠传和赵云传。饿了就叫快餐吃,也没怎么下过楼。现在想起来真有些愧疚,没能好好照顾这位朋友。在上海休整了 10 多天之后的中秋节,我想离开上海了。晚上邢老师炒菜,大家一起喝酒聊天,我也喝得差不多了,躺在椅子上就睡着了。这个中秋也算没有白过!
上海的夜

建德
去浙江建德,火车只坐到杭州,再转汽车。到的时候鱼想飞和小沫已经在村口路边等我了。从路口到鱼想飞家要走一段公路,两边稻子已经黄了,一片丰收的景象。这里虽是乡下,却家家都养鸡养猪啥的家家都有小洋楼,早就听说浙江人很会做生意,果然名不虚传。我在屋里待着也没啥事儿,就给小沫她们看相片。下午的时候阿姨还煮开水蛋点心给我吃,好甜啊。我说我明天要离开这里了,叔叔阿姨还给我封了一个红包,说是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小沫给我准备了很多藿香正气液之类的药品,还有她们自己采摘的茶叶一包。小沫夫妇还专门抽时间陪我去了兰溪诸葛八卦村

黄山
感受黄山,天下无山。
黄山的道路很好走,也很干净,每个叉路口都有批示牌,云海楼提供的手绘地图也很管用,基本上是不会迷路的。我一边照相一边急行军,一个人又去了西海大峡谷,西海大峡谷很险,基本上没有人走。我转完了西海大峡谷和天都峰后时间都还早,据说这两个地方要占 160 块的门票哦。我又看了黄山迎客松,雾很大,拍照的人也很多。

下山的时候碰到一个在上海工作的四川妹妹 Linda,我帮她照相。下午一点过我们下到了慈云阁,坐新国线大巴到汤口大桥那里下车,有个中巴车接我去取包,取了包之后上车去黄山火车站。

江西萍乡
早上坐火车到江西萍乡,从福州先赶过来的小乌龟已经在出站口等我了。时间尚早,于是去对面的茶楼喝茶。直到下午的时候山夫、小妖、曹哥、Maggie、阿修罗、冰焰等等一行数人把我们捡走,一起穿越武功山

长沙
长沙这个城市,最多也只能算个过客,只能说是印象还不错的城市。许多年前手机拍的,放在此处充个数。
长沙火车站

深圳
深圳的火车站不知道来来往往了多少次了,曾经,它是我的主场;现在,我已成过客。

成都
辗转回到成都,起点亦是终点。
命运有时就是如此,你越不喜欢一个地方,越会让你待在那里!
成都火车北站

正如火车站的变迁,旅行,没有终点,每个背包客都在火车站续写着自己旅行的故事。

后记:这篇东西整理的真是辛苦,前后修改了不下十次,其间赶上网络不给力重写数次。现在要想专心写点儿东西真心不容易,大人不疼小孩儿不爱的。累觉不爱!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