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惊魂,我与传销的一次亲密接触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传销惊魂—-记我与传销的亲密接触

Maie注:谨以此文献给那些被骗进传销的所有TX,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2002年12月26号

打点行装,离开黄江这个让我付出也失去了爱人的地方;离开这个我曾经挥撒汗水最终却让我一无所有的地方。结清工资的那一刻,手中捧着这一年多来领的最多的一次工资(好像是两千多块),有种滚烫的液体在我的眼框中回荡,我居然没让它流出来。又去政府部门那里等了好久才拿到一百四十多块钱的养老保险金。突然发现:原来天空突然已经下起雪来。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原来公司的同事,现在在番禺的“朋友”小J打电话叫我过去。说是工作已经给我找好了,过去面试一下就可以了。这样的一个寒冬,这样一个经常一起踢球的朋友还记得我,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从黄江搭2路车去汽车总站,买到了11点10分到番禺的车票。12点10过虎门大桥,望着无际的大海,心中一片无助的苍茫,前路未知。半小时后就到了番禺市桥汽车总站。搭了一辆摩托车去“沙头市场”,天气真的好冷好冷,真后悔把厂里发的厚冬衣给扔掉了(因为带不走这太多的沉重,又或许是因为怕睹物思人…)。

终于见到小J了,还有一个叫阿萍的女孩儿。(据说是小J一个厂的女朋友。小J说他们这个厂是做珠宝的,有五、六百人。他女朋友是跟单文员,他是在品保作技检)。他们帮我把行李搬到六楼上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我发现满屋子全是地铺,大概有十几张吧。小J说他们厂里的宿舍装修,大家搬出来住了,等装修完再回去。我又能说什么呢,小J说这里一周工作五天,晚上不用加班,工资还不错。我便是被这一周工作五天吸引了,我好想好想利用这一周的两个休息日学点东西。原来那个工厂里是没有休息日的,每个人都像畜生一样被压榨着剩余价值。没日没夜只知到上班、下班,麻木了,也愚钝了。

小J张罗着为我买被子和日用品,我打心眼里感激,毕竟是一起踢球的兄弟。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才陆续有人回来。小J说厂里加班一般是下午下班之后再接着上两个小时左右的班,我没有理由怀疑他。小J还说:为了等我,他今天和阿萍请假。我反而很感激他。阿萍为我烧好了洗澡水;我洗完澡后,小J又把我的衣服拿去洗了。我这个人是不太习惯别人对我太好了,古语就说得好:“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他们这样待我,我当时的感觉是有点过分了。 等全部人都回来了,男男女女有十几个人,终于可以吃饭了。他们每个人都争着为我盛饭、夹菜。我就像个皇帝,当时我好想流泪,因为离开家出来流浪了这么久,除了母亲偶尔打个电话过来关心下我,还从没有受过这种理遇;是这里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了家的温馨……可惜我最不习惯的是菜只有青菜和萝卜,里面只有几块肉,基本上没有油、也没有辣椒。但是一想现在不是在找工作么寄人篱下呀!忍了。

吃完饭他们就围在一起打牌,做游戏。做什么游戏呢?就是围在一起开火车—-每个人要一个站名,A说我这火车开了,众人说到哪里?A就说一个地名如B;被点到的B就要马上接下去说,谁没有反应过来谁就得表演一个节目……我好像又回到了童年。像我这种打牌不会、抽烟又怕伤肺、喝酒又怕伤胃的人自然是坐在一边看书了。于是我就抽时间问他们在厂里做什么,只是都给我说做业务,我心想,这个厂这么多业务呀?有没搞错。

2002年12月27号

早上5点过小J就拉我起床。说实话这个睡地铺实在是不好受呀,在这样一个下雪天,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你想想是什么感觉。我真的不想起床。小J说吃早餐了,我以为很晚了。还有一个叫阿兰的女孩,我们几个人就下楼去。卖面包的铺子都才开门,好冷呀!小J却说我们去逛逛吧!我心想:这些人是不是脑壳有包,这么早逛什么?也没多想,逛就逛吧!!!我就感觉在那小巷子里七拐八拐、七拐八拐,小J说是带我去见经理,我心想他们这个厂的人真是怪哈,连经理都喜欢这么早面试!

也不知拐了多少弯,终于碰到一个人,小J好像是对暗号一样对那个人讲了一阵,只听那人说:只能上去一个人,多了不行。于是小J让阿兰带我上去。也不知上了多少楼,推门一看:黑压压的几十号人堵在一间二十几平米的屋里,都在一边拍掌一边喊口号。什么“成功人土的坐姿--昂首挺胸”;什么“掌声开头”、“掌声买票”……乱七八糟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所有人都没有凳子,我们只能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刚坐下不久,阿兰递了一个笔记本过来--“今天是一堂培训提成课,做好笔记……”--晕!然后就看到每个上去讲话的人都要先唱首歌,我一看这阵势知道不好,怕是上了贼船了,凭直觉这是在搞传销无疑,暗自叫苦。像我这么有理智的人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的事呢?所以我打算先看看再说。然后有一个叫XX经理的讲了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因为那口音真是听来难受;再就是他用“白色的粉笔”在一块破烂的“白板”上写字,我是近视眼如何看得清楚,又不是搞飞行员,唉!还有就是早上的一碗豆浆早就转换成“水”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体会到憋尿的感觉原来是如此的难受。可是上个厕所也不允许,让我一忍心再忍,真是反感到了极点。总算讲完了,总算我的膀胱还争气。大约到了上午十点钟左右。本以为可以走了,却有个人堵在门口,要两个人两个人(最好是一男一女)地走下楼去。于是大家又拿出笔记本互叫对方XX经理,签名留言。我看到签的是什么:“祝早日圆梦,早日拿到一百万”、“早日了解,早日加入”没想到坐了这会,我倒成了经理了,嘻嘻可笑!

寻机

现在总算知道一个大概了。便是要加入这个叫什么“网络”的组织(他们自己叫做“实惠营销”或是“21世纪直复营销”),要加入得买一个叫“北京恒源伟业”(音)的什么产品。产品没见过,只说是要¥3850.00然后就介绍别人去买这个谁都没见过的产品,要别人也加入这个组织。介绍一个人得多少钱。累积介绍十个人后便可以升级为“初级业务员”,每个月提成据说有四位数,你就可以自己租一套房,管理你手下的所谓业务员;当你介绍了30-60个人(包括你的下线介绍的人)入会以后便可以升级为“中级业务员”,每个月提成约收入五位数;当介绍了差不多90-350个人之后便可升级为高级业务员,每月收入6位数即百万元……

原来小J和我的友谊只值3850元,我的心太乱,只留了一片空白。我开始叫小J和我去溜达,我开始劝他。他却反过来劝我,说他决不会骗我,叫我留下来多听几次课就明白了,一定要我加入这份很有“钱”途的职业。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更何况一出去就有几个人一起跟着,唉!大家都做着不切实际的发财梦,都希望有一份工作轻松工资又高的工作,都不希望打工,谁又不希望当老板呢?但是他们找错了了,我就不喜欢!

下午又在我们住的地方举行了一个集会。首先是一个人来搞什么“开心一刻”:叫我们介绍自己,首先要右手握拳举过头顶,叫“各位最亲最爱的事业伙伴,下-午-好!我叫XXX,来自XXX,衷心祝福大家,早日梦圆,早日拿到公司的一百万……”云云。从他们一双双稚嫩却企盼的眼光中,我看到了贪婪、欲望、不择手段和人性的弱点。然后又唱歌又做游戏。搞了不知多久,又有个叫XX主任的来给大家上分享课。即把他的经历、他是如何加入这个组织的、他的成功经验与我们分享。说实话是讲得不错,也很生动,可惜最后他还是选择加入了!

集会完后我和小J出去逛逛。我劝小J收手,没想到他反而劝我,要我留下来多听几次课;他说他刚来的时候也不相信,现在不也是加入了么?!他说这样的一份“工作”很难得,要我不要错过;他说这个发财的机会是真的,要不然他们这个网络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大学生;他说这么入的好朋友,是假的他也不会骗我…冷不丁的回头一看,不远处还有一大帮人跟在我们后边…冷汗呀!

晚上,我想我得想法离开这里才行…于是我就到厕所里给朋友娅丫和同事鸿锦发了一个短信(当然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发):主要简要给他们说明我现在的情况,约好明天早上7点半让他们打电话过来,就说我家里(爷爷病了)出了事,一定要我回去……

这天晚上,小J他们又带我去一个七拐八拐才到的地方,是一个什么“经理”(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在的经理不值钱了?!)。于是又听他讲了一大堆的东西。这个人真是搞笑,他以为他是圣人一样,坐在一个靠椅上,其它人得像唐僧见观音一样,搬一条小凳子低三下四地坐在下边。据说他是专门回答问题的,话题全由下面的信众提出的,由他回答,当然旁边必有像我这种刚被他们诱骗去的…真正是有问必答,有求必应了。可惜是一派胡言…他讲怎么样把亲戚、朋友用高薪诱惑过去;他讲为什么坐地上不坐凳子;他讲为什么吃青菜萝卜;讲为什么睡在冰冷的地上;讲尽量用传呼或手机联系人加入…回去的路上下着小雨,他们又叫一个MM给我撑伞,一边劝我加入..(美人计?!)晕倒!!

我是下定决心要走了,但是他们不会留下让我一个人待着的机会,所心我不敢直说要走,于是戏还要演下去。这晚上我陪他们这群疯子一起做游戏 … 逃出升天

28号早上7点准时醒来。娅Y和鸿锦还未按计划打电话来。我急了,打电话给亚Y问我爷爷怎么样了…他们醒了,我话没说完。我脑中浮现出一个场景--地下党正给组织汇报工作的时候,差点被发现--7点50分左右,鸿J总算有良心打电话来了,但那小子用公用电话(区号0769),猪头呀!我只好装作很着急(其实本来也很急),当着小J的面,问我爷爷的情况,我说,表哥,那我们11点钟一起在东莞汔车站搭车回家看爷爷…想不到我爷爷他老人家去世了这么多年,还要请他老人家出马才能救我,惭愧!

于是我立马收拾东西,不给他们留我的余地。没什么收拾的,被子我没要,衣服也没要了…小J和另外一个送我,下楼时碰到那个所谓的“室长”上楼,他很怀疑地看着我。我便飞快下楼。小J他们一路劝我将家里的事处理好后再去他那里找他,死不悔改…

9点过到番禺总站,买了9点20的票回东莞。上得车后全身释然。

后记:

到东莞后我一刻未停赶到深圳,开始了我的另一段流浪生活!…

2003年元月26号晚22:35我那苦命的我的奶奶却因病去世了,不知是不是我的报应…2003年是我的本命年,这一年诸事不顺,也许老天真的没眼?!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3 条评论

  1. 传销我也亲身经历过。在二千零三年的时候,是被以前的一个同事骗到广州去了,在那里呆了整整四十五天。才在另外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找了个借口跑回来的。那段时间一家人都为我担心死了!回来找我姐的时候以为她们会狠狠的骂我,(那时心里到希望她们骂骂还好一些)但她们没有。对我还比以前更好了,真觉的很对不起她们,给家里惹这么大的麻烦!心里一直很愧疚!
    回来的半年之内一直都做恶梦。后来听说他们因涉嫌变相绑架被通缉了!!!!

  2. 兄弟,很真实,你是亲身经历过,我是亲人去做传销,我去“救”人,经历的和你基本一样,可恨的传销太坑人,我曾给焦点访谈写过一封写,写的相当精彩,可惜石沉大海。不过从我给焦点访谈写过那封信以后,国家就开始大力抓非法传销。要是有空间,我非办一个中国反非法传销网不可!以此拯救那些受苦受难的老百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