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回的记念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5/7穿越牛奶排

这一天天气很好,我是在南澳终点站上车的。

车开过来的时候,坐在袁队前面的那人在车内扬起一个牌子“黑岩角”,才知道是他们到了,便很兴奋的跑了过去。车内的人坐得满满的,也没得及多打量车内的人。而根据鹤翔心舞SHOW图像,我认出了第一个人,穿红色衣服的山竹,是他给我让了一个位置,我们就这么出发了。一切就这样顺理成章。

一、路在延伸,生命在继续

我们的起点是西冲。而从南澳到西冲的那一段路很好,空气很新鲜,它远离尘世喧嚣,心情被周围的绿色包容,那是我很喜欢的颜色。我习惯于坐车的时候望窗外,我看到的是绿荫葱郁的大树,顶端的树树向路中间延伸,给整条路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绿棚。绿棚之外便是山,树木与花相依托谁也离不开谁。水泥路在绿棚下一直向前延伸,如同生命没有止境,让自己有一种超然的感觉。我的耳回荡着袁队曾经教育我的一些话,我把从前的生活与现在比起来,好像真的有些不一样。也许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愿让自己停留了。

车真正上了盘山路之后,人整个身体开始向右倾斜,透过玻璃门向后看或是向前看,才知道那路的转折很频繁。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二十几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尽管有些还记着,但已经淡忘了许多,是真正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给自己的时候了。

二、看海,听海哭的声音

记得我在闹闹2005年愿望贴里也许了一个愿望,决定这次走之前我还去看了看自己的叙述,但由于回贴量太高,我都不知道我的回复在几楼。跟闹闹其实不太熟,我想只要这个愿望实现就告诉闹闹。

从西冲下去,首先我看到的全部都是岩石,被风化过的,棱角破多,据说很锋利的,所以也只能从现在开始特别小心,不能被它划到。下了这个起点,我们小息了一会儿。我第一次走近了海,看海水亲吻着岩石。我听到月儿和小梅她们招呼我过去。因为太过于兴奋,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好美的海,于是回应了她们一个人跑到岩石上看海。海水是蓝绿的,海风激起无数的浪花,一团一团的,有人说那像雪。海中央有隐隐约约的小岛,也会有船。在海天一线的地方,海水的颜色几乎是和天空一起的朦胧而灰白。海水也想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激情四射永远都不闲累,而天空永远安静。我想如果海天一线的地方我看得清的话,那么分开它们就用动与静吧,只是它们本来就不连在一起,只是距离的原因,我们只看到了有限的地方。

海风有时候很大,有时候很小,潮水朝我的脚边袭来,然后又退回去,激起的浪花然后又回落在海水里。种种情况交替着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海呈现给我的就是一种毫不示弱的姿态。弯下腰,用手去触摸,丝丝凉爽感觉很舒服,用指头沾点海水,放嘴中,苦涩中带着咸味。有人说过,生活中也是这样的滋味,能够承受便能尝到苦尽甘来的幸福感。带着些许磨练,用勇气去面对,即便偶尔会害怕也得坚强,一切便会随风而去的。

海水的声音交我重重包围,好像是在哭诉它千百年来,人们无法看懂的那一面。我想海应该是博大的,海可以纳百川,也可以负重,那应该也可以容纳我的声音,包括从内心发出来的,悄然地闭上眼睛对着它说想说的。

默然中真不知道下一段路会是怎么样的。

三、那一段崖壁

我所说的这一段崖壁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先前我跟袁队说过自己的心里障碍,他会很鼓励我,所以对于这段崖壁没有多少害怕。这一刻队伍开始打包手机之类的东西。崖壁半腰的朋友在我还没有下去之前,就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支撑的,我探个头往下看,除了岩石和海水就是先下的朋友们。

小妖是一位带眼竟的穿红衫的人,早就有所耳闻是个很尽心尽力的人。这次他的任务是在崖顶帮队友绑绳子,那动作很老练,其实他本人不老滴。看到他放绳,背顶着岩石,脚撑住地,离崖边也只有十多公分。朋友都为他捏把汗,而他说没事没事,表情很镇定,对自己有充足的信心。

有一位女同胞因为头一次走抖得厉害,大家都提醒着不要害怕。我也告诉自己不要害怕,那时候很相信自己。站在崖顶的时候,我听到月儿喊着我的名字,还有麦鹅也不知道对着崖顶的谁说着什么,也听不清楚。

真正轮到我了,小妖便开始替我绑绳子,刚刚好不松不紧,所以也挺放心的。按照指挥向下,没办法往后看,脸只能对着崖壁。第一个接应的是苦力(听小沫说过),才知道崖壁上其中的一个坎就是苦力的脚,真有点不想去踩,只是想着他太辛苦了而已。我看清了他所处的位置也不见得很安全,但是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他和其它的几个队友在崖壁努力撑着身子,他们做着的是一种就如他的名字一样的苦力活儿。但是我想也许在他们的眼里真正的乐趣也许可以竭尽所能给别人以帮助吧!

他们的这些身影又被鹤翔心舞和麦鹅给记录了下来。只不过这两位摄影的角度和所处的位置都不一样。麦鹅是一个喜欢用相机说话的人,每走一处都用镜头表达着对自然的喜爱,有较好的视角,内容多半是景。鹤翔心舞应该也是对摄影很感兴趣的人,从先前在论坛里发的一些贴子到今天看到他为了拍那些过程铤而走险,站在崖壁旁边半腰的一小块岩地上。

四、瞬间的窒息

曾经有一段时间觉得特别烦闷,虽然自己也很清楚那也是一时的,只不过一向习惯了把自己放在一个自认为不一样的心灵环境里过。那时候已经不知道怎么去释怀,只觉得内心沉重,生活中少了笑声,却在内心有一种声嘶力竭的呼喊,或许也只是自己可以听得见。人是有思想的,生活给了我们多少,或是夺去我们多少,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喜欢无尽的黑夜,喜欢闭上眼睛的感觉,就在某些时候想起什么了,然后又忘记什么,好像从来这些都没有到来过。只有在一个人完全失忆的时候,才什么都不用想。于是有些希望有一瞬间的窒息,因为它然后让所有的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带着一种二十年前有过的恐惧把脚伸请了水里,那是第一步,一种前所未有的冰凉,从脚底升上来。忘记了呼喊也不会抽身返回。我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就像在马峦山的时候穿越的时候,有人说没有路,然后又有人吟起了鲁迅的那一句话“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既然来了就一定得过去。

手紧紧地抓住绳索,身体开始失重,我听到海的汹涌,开始喝水了,凡是有孔的地方,鼻子眼睛耳朵嘴巴,它总是一个劲地往进钻。想屏住呼吸,实在因为水的压力太大了,只要再呼吸,一呼吸又开始喝水。从前知道了吃苦,现在又让我知道了喝苦。记得没错的话我应该是第一个淌水的,我的身体在失重的情况下被苦力托住。朦胧着听到他说,把脚沉下去,让身体立起来,只是一个又一个浪头过来我的双脚又被打回水面,用不了力。

闭着眼睛,我听到海水声音的同时,还听到苦力在一旁说不要害怕。虽然那时候对于海水我显得无能为力,但有一种很强烈的意识支撑着自己,就那不要害怕不管是谁对我说都是一种力量。我完全可以在那时候放逐我的泪水,因为和海水融合之后不会有人看见的,可我还是不想这么做,一句话不想流泪。

在我常常安静的外表下,骨子里向来就有着倔强的血液,不知道是继承了母亲的还是父亲的。父亲的是表露在外的,而母亲的是埋藏了多少年,后来我才真正懂得原来我也有着她的另一面。

身体开始在海面漂着,脑海里瞬间划过的东西都被抹去了,然后就不知道什么了。等到海沟的另一端我又清醒过来,仿佛黑暗中沉睡了很久又重见天日。

五、当我放声的时候

就这样淌着过了海沟之后,到了岩岸,我算是彻头彻尾进行了一次海水浴。不仅身体吸进了充足的水份,我的衣服头发鞋子等等也不例外。低着头,用一分钟的傻劲看着掉在胸前的两辨子,不停地滴着水,没有镜子可以照,估计也很难看,于是用最快的速度将它散开。鼻子里还有些呛人,还好一切都平安。麦鹅也说过四个字平安是福,是的就是这样。

海风仍然不停止,弯下腰卷起裤腿,选一块比较干的岩石,整个人面正对着海风,目的很明显想把自己从都到脚都吹干。生活中有些方面比较马虎,也许是因为太随意了,出门忘记带梳子。头发在海风中特别凌乱,想整理一下也只得靠手了。这时候又想笑自己,一度地喜欢自己风挑起头发的样子,而这一次竟然有点不敢示人(后来看到那些照片才知道有多么狼狈)。

除了看海之外,当然也不能不看周围的场景,用目光去捕捉让我印象深刻的,这是一种很大的乐趣。一些熟悉的面孔,也有些新面孔。亚南有着与我同事一样的名字,我认得到她。那时候她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的目光在那里停留了一段时间,偶尔开一下小差,就不知道小妖什么时候过去的。我看到他们俩提着从哪里找来的小绿网,在岩石边的浅水里捞着什么,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场面。想起童年的时候,一起提着小桶鱼网去小溪边抓鱼虾,多多少少会有些收获。一切又已经久远了,那些身影又不知道去向何方,慢慢地也只能在生活中搜寻。也许在大城市中,在过于富足的孩子眼里,这些又算不了什么,但在我的记忆却不一样。

从童年中回过神来,身体有些哆嗦,咋一看手臂早已经寒毛竖起。我让月儿看我的手臂,她附在我耳边跟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摇摇头不知道月儿会跟我说什么。接着便是她带着一种似乎很认真的表情说,这表示将有一个幽灵要穿过你的身体,听了她的话就想笑。我跟她说,我要唱歌增加身体的热量,月儿应允了。我拉着她跟我一起唱歌,身后有很多人或远或近,身前有无边无际的大海。那是我第一次这么勇敢在出行中这么放开声音,在马峦山的时候虽然也哼,但是那声音小得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我们从摇滚到抒情的,从革命的到改革开放的,从民族的到现代的,每一种类型只要是我们想到的都唱,哪怕歌词记不全也要混上两句。在这么美的海景中,我的声音可以获得完全的自由。

六、回望

站在终点的时候,我回头看起点那边有几座小房子的小岛,还是那么近。有人说这一次我们从头到尾这两点间的最近距离还不足两百米,可实际上我们所走的线路拉直的话就不止那么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叫黑岩角,单凭着脑海里的印象,自己给它定义了,因为在那一段我们看到了黑色的岩石洞,水流过的痕迹,在光线的作用反射出一种白光。缝隙里有绿色的植物还有长长的藤蔓,看着一些不知道名的小白花,没有觉得奇怪,白色的花太普遍了,要是能见到在缝隙中见到蓝色的花那便觉得是奇迹。

曾经有人说蓝花是生长在一种很特殊的地方,应该不是那么容易采摘到,即便知道了它所在的地方,不是悬崖峭壁也是深山野岭,要想采摘到是要经过千辛万苦的还要在适宜的季节。

我想穿越黑岩角是与蓝花无关的,却也要像采摘蓝花那样迈下第一步,以后的路还很长。不太善长谈及人生的大道理,只记得住一些易记的。朋友的话总是在一种上给着我无尽的动力,我想生活中也是要经过多次沉淀才能有好的结果。

后记

初步完成这一次的记录,人又轻松与舒畅了许多,这一次的经历又让我记住了很多的朋友,也许过了许多年以后再来看,又是这么值得回味。生活中的路,我们或许要经过很多的风浪,浪过之后,一切又恢复平静……

(作者:丁香雨落,来自:华夏之声,Post By:2005-5-9 19:47:28)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