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过的温馨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 2005年5月15日溯溪

户外总是有很多无法预知的危险。而老虎涧这个我走了不止一次的地方,我从来也没想到它会让我以疼痛的方式在心里划上烙印。感谢那些在我身处险境的时候,给予我帮助的人。

黑岩角海岸线穿越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星期,似乎都还没有在那样波涛汹涌的危险中缓过神来,我就已经决定跟上5月15日走老虎涧的队伍。

5月15日,仍旧是个极其平常的日子,除了身体有些不适以外。我好不容易说服我宿舍的小蔚和我一同前往。不去想这一天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或者遇上什么样的美景。

从东莞到深圳,再乘坐市内公交205至集合地点。小蔚因为是第一次跟队,所以一路上都充满了期待,总是缠着要我叫山中的故事。而我总是很认真很认真地跟她讲爬山时应该注意的一些细节问题。除了我自己觉得有这样的必要以外,老袁也特别有交待,让我替她做好前期必要的思想准备工作。

对于在黑岩角小妖给我留下的印象完全是个铺垫。这不,我刚和小蔚刚下车,就碰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从另一辆公交车上下来。白色的T恤、深度眼镜、大大的登山包。这不就是走黑岩角时遇到的小妖吗?“小妖!”“哦,传说中的丁香,对吧!”“啥传说中的,我上次在黑岩角不是有见过你吗?那信穿着红白相间的T恤。”小妖一展露他的招牌笑容说:“对对对,看来你印象还不错,走吧,他们在那边!”他边说着边指着站台附近的那个水泥台阶,于是我们三在个人就朝着那边走去。事情总是这么机缘巧合,每一次行走中的故事,回想起来都会有一个不经意的开始,这是我后来的感慨。

5月的清晨依旧是美好的。大队人马陆陆续续地到了集合地点,分别签了到之后,清点人数之后,便朝着云深处出发。我意外地遇到了一个人,就是曾经在BBS青青草有约中认识的Q4之二的静儿(后来我们都叫她丫头),那便是我从网络到现实中与静儿的第一次相遇。在她旁边的还有那个穿着橙色T恤的鲁滨逊。和他们相互打了招呼之后,这一天的美好便从这里开始了,人群里习惯高的不在少数。

在黑岩角的时候,对小妖的印象只是细心助人,竟然不知道在他的身上还隐藏着更多更显著的特点。小妖乐颠颠的走到前面,在云深处那段铁丝网转弯的地方,只听见小妖扯着嗓子唱着词不着调的南腔北调。很快又停下来,扭过头对我们说:“雨后初晴,路很滑,大家要多加小心,摔了我不扶哦。”他这魔咒啊比那崂山道士的还灵验,不过也只在他身上灵验。话音刚落,就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小妖在一旁穷得意: “啊哈哈,啊哈哈!不管我的事哦,这路不是我修的哦,它跟你有仇吧,看吧我怎么没摔着!”

正取乐于人的时候,回头和紧跟其后的小蔚说着话,结果自己踏踏实实地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这次轮到我们笑了:“看吧,得意吧!摔了不是?”“哎呀!我的妈呀!我的上帝啊!谁来帮我出出这口恶气啊!老袁,你给我站住!你赔偿我的损失,我要你帮我揉揉PP!”老袁笑他:“小妖,你就随便人群里抓一mm就行了!”然后大家又相安无事地走着。

刚刚走到老虎涧的垭口,队伍就必须向上攀爬。我让小蔚紧跟其后,关键的地方准备伸手去牵她时。老袁毫不客气地对我吼着:“你这女人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想保护别人,这么多男人在这儿都是干什么吃的,你担心小蔚没人牵是不?”老袁的话始终就是这样,充满着怒吼的善意,但我也实在无语,只好继续向前。

刚爬完一段岩石,就能看到一个大水潭。我们暂且休息一会儿,看见小妖便在水边一块大岩石上躺着,还用毛巾盖出自己的脸。老袁、红姐夫、山竹、鲁滨逊这时候早就已经在水潭旁边很勤快地跳水。他们还是时不是讲着那些当家的段子,带着些色彩,却又总在讲完之后,死活也得封个最纯洁的人称号。而队伍中红姐和红姐夫是出了名的模范小两口,老袁也最喜欢拿他们俩开涮。好在时间久了,习惯了他们之间的调侃,不去随意接茬。要不然那个没完没了,他们是一个比一个更有色彩的天份。从水里起身后,鲁滨逊跟我聊起一些事情,并对我的文笔加以赞许,他说让我坚持收集我在户外中的一些记录。这样的提议好熟悉,我记得脚夫哥哥也说过。或许觉得自己写的还不够成熟,或许本来就是缺少自信。所以我想在这一路上,用心去体会每一段过程。

一路走来一路歌!我也常常是跟着附和。中午的时候,我们选择了比较阴凉且靠近水源的地方FB。山猫的泡菜也成了大家的抢手货,其它的吧,见缝插针,巡到哪儿吃到哪儿,那样觅来的食物其味道还真很特别,或许正因为我们是乐于分享。鲁滨逊说我是个心思细密的人,而我却在细密的时候忽略了对自己的照顾!

在FB后,再走不久,就有一段估计10米左右的悬崖,那悬崖不是完全一条线直下来的。而是先要绕过那老树,再俯身顺着凹进去的崖缝斜着向上前方,然后出了崖缝才可真正攀崖。那时候的距离崖顶也只有几米,只需稍稍爬几步,便能抓住上面接应人的手。眼看着小蔚很安全地被山猫拉上去了之后。我跟在后面才开始向上攀爬。仰着头,看见了山猫。他探着头跟我说话:“丁香行不行啊?”我很轻松地回答他:“嗯,没有问题!等我找个借力的地方,你再拉我!”刚说完,我就开始抓石头,然后一使劲儿,背包被后面的树技挂了一下,我想再拉山猫情急之下伸出的手时已经来不及了。那一刻,我整个人向后仰,我已经无能为力了。脑海里只是想到生与死的距离,接着就是瞬间的空白。很快的速度,我的右腰部位便在石头上弹了一下,再后来感觉有人在背后借了我一把力,正好护住了我脑袋,接着我就倒在地上。痛得我不想睁开眼。

老虎涧心跳回忆

冥冥中,我听到周围很多说话的声音,我庆幸自己尚在人世。有人将我扶起坐在旁边比较平坦的地方。老袁想试试我的意识,于是就叫我慢慢睁开眼,我就听从。然后,我看见周围有一拨的人,我呆若木鸡。这时候看见老袁开自己的登山包拿药品,并询问我摔到什么地方了,我很没有力地抬起手指着我的右腰。红绿灯在一旁也建议先给伤的地方喷些必备的药品,然后也朝老袁这边递了过来。这时候山猫已经从崖顶折回到我身旁,不一会儿小蔚也过来了。于是这群山友看见我一言不发都开始和我说很多的话。Maie在一旁说:“完了,丁香摔傻了!”红绿灯说:“幸亏有猿太在后面顶了她一把!”“是啊,我也是情急之下,看见丁香在石头上弹了一下,迅速地顶了一下她脑袋。”“是啊,要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老袁正用药品处理着我的伤,还在一旁严厉地批评了山猫:“你不知道,安全第一吗?丁香大老远从东莞赶到深圳爬山,出了什么事怎么办。丁香这人本来就是需要重点注意地!”山猫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也开始自责。我赶紧解围:“这事不能怨山猫,全怪我自以为是!其实我已经看到他正在伸手准备拉我!”队伍就因为我的意外事件拖延了好一会儿。其实严不严重我们都不知道,只有我自己感觉到痛。我试图站起来,可是右手刚一用力想去抓旁的树时,就感觉那股力会带动腰部的神经,痛得我直想流眼泪。

队伍走到这里的时候,老虎涧整条线路才走了一半,原路返回已经是不太现实了。“你们谁来重点保护一下丁香走完剩下的路!辛苦一下了!”小妖主动请缨,主要负责下半段路对我的搀扶工作,maie又将我的背包塞在自己的登山包里。一切在老袁的安排下进然有序地进行着。我不敢在多说话了,为我的过失而反省。想想如果不是有猿太、如果不是有这一群可爱的人,我实在想不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队伍到达比较平坦的防火道时,我就自己慢慢地行走着。小妖还是走得我身旁看着我,以免我再摔会造成第二次伤害。老袁还再三跟小蔚说:“回去之后,丁香你要多照顾一下,要注意洗衣服提水类似这样的重活儿你要帮她完成一下。”小蔚点点头。然后他又一再跟我说:“丁香,你一个月之内不要再来爬山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下有没有伤到内部筋骨!我这里剩下的药你带回去!必要的时候,找小蔚帮你!”终于到了山下,maie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我的背包还给我,其言语不多。我和小蔚在山下和众山友道别。

就这样我在伤痛着享受着那样一份温暖,同时也在内心深深地检讨我自己。

后记

回到东莞的时候,我去了医院检查,庆幸没有伤到筋骨。很多天后再遇到小妖,他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怎么就觉得我其实比丁香高出很多,我怎么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呢!每当回忆至此,便觉得是多么可爱的一群人啊!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