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我失去了同情心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3年5月13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我相信人之初,性本恶。

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思想仪”这玩意儿。所以我想什么你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同样不清楚。所以我不知道除了自己还能相信谁?!这的确是一个让人痛苦的事情,我已不再相信大街上那些向我讨钱的乞丐们,因为我分不清谁是骗子谁真正需要帮助;我也不会相信那些在大街上向我借手机的很像有急事的人,事实已经证明,这十有八九会骗走手机。甚至,我都不会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帮助,因为相信无利不起早这句千古名训;我也不会去帮助一个受伤的人,也许这本身就一场;我同样不愿意去搭救一个被车撞倒的人,因为很多事例已表明,接下来你很可能被受害者家属认为你就是那个肇事者,而受害者本人似乎也认同这一点…

曾经我也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
看见路边拉二胡的大爷我也会给他们钱,因为他们是在卖艺。

在齐齐哈尔火车站候车室,有位老爷子找我唠嗑,完了我也给了他十元钱。

说个最近的事儿吧。有一天我下班出大门,有个四、五十岁的“大叔”西装革履穿得挺干净,头发花白了,整得挺可怜的,拉住我,说:”小伙子你要相信我你听我说,我的车把路边一大爷挂了,在前面的诊所,处理伤口要九十元钱,我身上只有七十五块,还差十五块呢,那边警察也说没有,你要相信我就借我十五块,明天还你。我就怕别人不相信我,特意在大公司的门口等着…“当时也没多想,不就十五块钱的事么,当即排出十五块大洋。可人家大叔是讲究人儿啊,人不要十五了看着我包里还有一张五十的,人家说那就给三十吧你拿那张五十的我找给你。我就寻思别看大叔这岁数大了,眼神倒挺好,这也瞧见啦,要看见有那一百的还指不定要多少呢。我就想啊这大叔这就有点贪心了,何况那边我熟啊,都是工业区没见有啥诊所啊。大叔见我犹豫着,在我眼前晃了晃他左手里的第二代身份证,果然是城里的证是不是他的头像没瞧见。大叔继续给我可怜的脸色。我寻思这都拿出十五大洋了,这咋办呢…后来大叔用手里的二十大洋换了我手里的五十大洋。然后他问我要了电话扬起左手那具带天线的磨损得掉了漆的二哥大电话给我打过了,我一看号码是:13096383365。我转身要走,看见大叔的嘴角挂着一丝略带奸邪的笑,看着我心里直发毛大叔还一个劲地向我打保票明天上午十一点半一定把钱给送过来。我就烦这个。走到公交站台,我转身观察这位大叔会不会继续跟人要钱。那大叔转了一会儿似乎没有碰到人就向我这边过来,我们又对望了一眼,相视无语,与我擦身而过。我就在后面十来米的地方跟着。大叔很低调地往前走(我不清楚是他心里有哼着小曲儿),我在背后看着他等红绿灯,穿过马路,往左穿过自行车道,拐上公交站台,又去站牌那儿看了半天,最后上了一辆公交车…我就后悔啊肠子悔青了为啥没带个DV,要不然今晚就有好戏看了…我真的有点傻。

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要乐与助人,要有同情心,要帮助弱者。当我们背负着这些责任慢慢成长起来后,才发现我们已渐渐的失去了同情心,失去了同情弱者的能力。成长是痛苦的,因为我们最终会发现,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所认知的社会已慢慢发生了变化,我不得不快速的适应这个社会,去改变自己。当我的长辈教导我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时候,我才会猛然发现自己已很可悲的长大了。那么,是谁“拿”走了我们的同情心?我不想用“骗”或“偷”这样的字眼,因这它侮辱了我们的智慧。
经济社会,物欲横流,我们已经到了笑贫不笑娼的年代了。我们可以在挂着“衣衫不整不得入内”牌子的大厦门前出出进进而视若无睹,也可以在公车上冷漠的看着那个因为一块钱而找遍全身口袋的民工。有时候我们也会流泪,但那也许是为《财富》杂志上某位企业家艰苦创业故事而流,也许是为坐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里的某位明星见到了二十年没见的老友而感动。但我们却已经不会为山路上被一梱柴压弯了腰的的那位老人而流下同情的眼泪,我们也不会为那位在街上被当街抢包的中年妇女而流,我们更忘记了我们的眼泪还能为那个路边流浪的孤儿而流…

我们变得越来越会做人,似乎一切都在为利益而活。我们知道为老板丢失一条狗而痛骂那个小偷会得到老板的好感,却不会因为路人失去自己的儿子而有半点伤感。我们可以冒雨去为那个因感冒而住进医院的明星祈祷,却忘记了在经常路过的孤儿院里看望一下那个因患白血球而等待死亡的小男孩。我们可以为了局长的儿子高考时忙前忙后,却不记得全世界还有那么多孩子没钱上学…

媒体惊呼社会出现信任危机的同时,我们学会了自保,却又有越来越多的受骗经历,最后我们更加不相信别人。有报道说,美国的诚信体系是由法律严格约束的。如果道德都需要法律来约束,那无疑是件非常可悲的事。说起道德,有学者给定出一条道德最底线,这似乎是一个很有创举的事,其意思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被车撞了,倒在血泊中,你可以不去救他,也可以不打电话报警,但你不能再过去踹他一脚,你更不能阻止别人去救他,这就是道德的最底线。中国人在做不到一件事的时候,就只好退而求其次,只要你不去伤害别人,就不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

是我们越来越没有同情心了吗?可是很多媒体又有这样一些报道:某地出现很多人围堵抢劫犯的新闻,某人默默的资助失学儿童,某人为灾区捐款捐物,某公司给山区捐赠电脑,某司机深夜救助被其他车辆撞伤的老人…当我们的好心,我们的善良,我们的同情心都变成了新闻,都变成新奇之事的时候,不正是我们的同情心在丧失的时候吗?

阿尔诺.格鲁恩在《同情心的丧失》中说:同情心的问题,就是人在肉体和精神上受到多大程度的伤害之后还仍然能够坚持人性。
到底是谁让我失去了同情心?

参考资料:
茏中狼嚎《是谁拿走了我们的同情心》
阿尔诺.格鲁恩《同情心的丧失》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5 条评论

  1. 就是有你这种人,养活了那些骗子,让他们继续害人.不去制止,还有脸面废话一大堆,真是无耻!

  2. 事实上是此大叔从此杳无音讯…
    写这篇东东的前日,桃花同学赞助偶20元钱购买网站空间,看来还是好人多啊

  3. 有点偏激了吧…
    是你不会利用自己的同情心罢了
    那大叔他骗你是他的错,不是你的错
    如果万一那大叔是真的会急事,而你不帮助他,就是你的错了
    做人要大器,特别是男人.
    就当是08年花了三十大洋买了一个教训吧
    原谅那大叔吧,自己心里会好过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