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逝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3年5月13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春逝
春逝,情逝。
三月看花,好似前生未了的缘分。花开如故,人已飘零。
花丛边的躺椅上,阳光穿越树桠照在身上,只留下斑白的影子。我握住双手,挽留春的馨香,我固执地认为她会留下,至少还有她的余味。当摊开掌心时,才发现自己与这座城市的唯一联系只是一份工作,我始终还是一无所有。有时候很怕看路边昏黄的街灯,那种摇曳飘忽不定让我不安。成长与衰老就像一对孪生兄弟,让人措手不及;慵懒与平淡又那么让人无可奈何,某些燥动与不安也渐行渐远。三月里的小雨也荡涤不了春天里男人的颓废,于是重又活在别人的世界写自己的故事,亦或者根本就是别人的故事……

油菜花
三月,油菜开花,耳边总响起那首儿时哼起的童谣:
“小朋友,慢慢走,菜籽开花有疯狗…”
春天的故事总是淡淡的,一如平凡的油菜花。城里人从来不认为油菜花也是一种花,她只是自各儿静静地在春天的阳光里怒放,也只有蜜蜂才会为她舞蹈。

无名小花
路边小草开的花,我叫她无名。每天都会见到,却也最容易忽略她的存在。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她只是一株小草开的花。她只开在她的世界里怒放,她从未向我乞求什么。
微距下才又发现,原来她也是如此灿烂…

附:庵歌
明·唐伯虎
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以上图片Photo by ggb)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2 条评论

  1. 春天是温暖的,怎么在你眼里,连看花都那么的凄凉呢?
    一股寒意~~~~~感觉同楼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