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

关好门窗,却还是感觉到无孔不入的冷风从四面八方挤进来,没多久手脚便已经僵了。看不见雪,院子里的树也在寒风中颤抖。于是便很怀念起家里的火炉热被窝,但美好的东西似乎总是只在童年的梦里才会出现。很久没有停电了,难得有一次早点回家。小时候家里经常停电,所以家里都有自己作的煤油灯。用过的玻璃药瓶盖上打个孔,找一截小指细的铁管,用裹紧的草纸或棉线穿过当灯芯,在瓶中加入煤油,一个煤油灯就做成了。但以前据说这些灯啊火的都是从外国传入的,所以早先的时候又称作洋灯、洋油、洋火,类似的还有洋钉、洋锤…小时候用完煤油灯也不会去加油,再加上偶尔还会把油灯打碎,所以每每停电,才会到处找煤油瓶给油灯加油。最喜欢的事便是在煤油灯下看书写字,不仅因为它光亮不比电灯差,还在于它能带给我心里几许的温馨。那时候母亲在一旁借着点点灯火缝缝补补,油灯照一段时间后光亮会变暗,就会用母亲纳鞋底的针挑一下灯芯,火苗就又会欢快起来,于是书上,本上、笔上就都是煤油味了…很久没见过煤油灯了,不知道现在老家的杂物柜里是否还有保留,现在真有点怀念它了。

无聊的冬季

我是很怕冷的,天冷就什么都不想动,宁愿待在被窝里。可惜人始终还是要吃饭,真是搞不懂。最近一段时间开了很多帖子但都半途而止没有下文,按Maggie的说法是我建了许多的“烂尾楼”,的确是不知道从何写起,仿佛思想也随着冬眠,有种空旷迟滞的感觉,MS脑袋以下已经枯化为木…讨厌冬季,不仅因为寒冷,还有它混沌灰白不开的单调。

行色匆匆,不小心又丢失一圈年轮,谁在远方等那一季花开,只听见冰雪摇响冬的铃声,似冰凌般寒浸华霜,烙记额头一道道忧伤…

这个冬季怎么过,心里生把火?!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5 条评论

  1. 好久没有在坛子里游逛,今天一看,版面都换得喜气了。
    呵呵。
    四川已经很冷了吧。近些天听说好多地方都下雪,俺们那旮旯也不例外。
    深圳这会儿也稍稍降了温。
    冬天走了,春天就在不远了,到时候你就不用整天想着窝在被窝里了,走出去春暖花开。

  2. 换个角度看世界,你是幸福的,路过,经历过很多别人只是去想想的事情!
    换个心情看世界,冬是单色却是纯色,宁静而纯洁!
    看着你头重脚轻的文章,只能说,农历2008年你该转运了,转个弯 换心情!

  3. 不理解了,老子没有工资,没有收入还被人不信任,钱途茫茫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冬季。你娃有工资,有能做的事,有相信你的人,也有关心你的人--比如我。你鸟人感觉到什么冬季啊。有我的关怀应该感觉到像春天一样温暖。当然M的关心更是像夏天一样炙热,虽然我没有感觉到。
    最后送你一句:小人对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决,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过年了,准备好红包给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