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纳斯很近,天堂很远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3年5月23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很近,天堂很远
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句话。
这个季节的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150元的门票真不值得,还有80元的区间车费,心疼!
反倒是路上偶尔出现的风景却让人难忘!

,40多公里的山路,很好的徒步路线,秋天的时候应该满是金黄吧,但现在,却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类对景点的过度开发,后果会是什么呢!只记得喀纳斯村里的吉它,只记得哈萨克的大盘鸡,只记得酸奶子和格瓦斯…

Maie注:本文节选自maie《流浪,在路上–环游中国56000里》,以下图文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本文是《尚品,人生》论坛2009年旅行故事参赛作品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仍然在路上的朋友!

爱上的清晨

6点钟起床,我还想去看看禾木的清晨。

我轻轻推开木门,披上衣服,穿过木栅栏…禾木依然安静地沉睡在旅行者的梦乡里,也许还带着甜甜的笑。我穿过栅栏,走过木桥,沿着桦木搭成的栈道径自来到禾木河边的观景台上,整个禾木都在眼前。这个平台可以看见禾木的小木屋全景,的房屋就建在水边花松翠柏下的草地上,房子的地基、地板、墙壁和屋顶全是用木头制成。缕缕的炊烟从一排排的小木屋上升起,给禾木罩上一层轻柔美妙的薄纱,周围都是茂盛的白桦林,禾木的天空蓝得如些纯净,没有一丝白云。冬天,这里会变成五彩斑斓的世界,而现在这里却是一处静寂。很奇怪我竟然没有了拍照的欲望,我只想静静地看着她,她睡觉的时候那么美,我知道她属于这里,我甚至什么都不能带走。对于许多人来说旅行是一件很美妙开心的事,我却无故平添了几丝愁绪。

大约在山上呆坐了一个小时,我回到住的地方,我的旅伴阿力和佩恒仍在睡觉,我叫醒他们,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这两斯还在睡,我们今天还要走老远的路呢。今天我们预计从禾木徒步到小黑湖住宿,由于没有帐篷这些装备我们是不能露营的。阿力起来背上大包就走,拿个杯子,边走边刷牙,强人果然是强人啊。

禾木-小黑湖

过了禾木桥沿大路直走,左右都是观景台,大约上到观景台差不多的高度,我看到两边都是铁丝网,有一个帐篷和一道上锁的栅栏门,远处是一大片半人高的草原。这里就是禾木去往喀纳斯的收费处了。从这里徒步去喀纳斯唯一可以省的就是80元的景区车费。阿力他们有学生证每个120元,我没有就得比他们多交30元,黑啊。让我想起“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

交过路费拿上“路条”我们重又上路。徒步的第一段是一大片开阔的草原。也许我们走的太早,路边草上的露水都还没有散去还有一些是马踩的泥泞。这边的草地上开的花都不香,不像四川草原上开的都是雏菊。走完一片草地进入一大处峡谷边上的树林,左侧是哗哗的溪水,右侧是灌木林。路很好走,也没有太阳暴晒之苦。这一段我们都走得满快,一边走一边研究阿力那个SANTO的手表,差不多花了两个小时才走出树林。海拔一直在上升,出了树林就是一大片草甸,我可以看到远处天际那里我们要翻越的垭口。


(地点:禾木草原小木屋 时间:2007-07-17 相机:KODAK DX7590 ISO80 f/3.2 1/800 s)

我一边走一边用GPS记录一些关键点,阿力在前面走差点踩到一条小蛇。中午的时候看到左边有个叫图瓦人奶茶馆的地方。临出发的时候他们都告诫我们说大阪这边住的蒙古包千万别去,很黑。于是我们在小溪旁边坐下来补充了一些东西,又把包里背的哈密瓜干掉了。从这里往上走海拔上升更快,再往上走路边也有几张蒙古包,一直到一处两条河流汇集的地方。这里是一个三角洲,路很明显,穿过河流往左前行。这里小溪很多,有时候水深可能需要脱鞋淌水。有队骑马的旅者踩着水屁颠屁颠就过去了,我们却只能涉水而过。

在三角洲简单休息一下,那队人马拿出黄瓜在水里洗,真是诱人啊,惹得我们直吞口水。简单休息了一下,重又上路,他们说前面就是大阪垭口了,翻过垭口就是小黑湖。阿力和佩恒走在后面,我一个人在前面走得很快。这一段是海拔2000多米的平坦的河谷,山坡上成群的牛羊,天色阴沉,好像不久就会有一场大雨。在大阪的垭口处也有蒙古包,小黑湖如明镜般近在眼前。今天的体力基本已消耗完毕,我补充了两个大白兔奶糖。我想跑去小黑湖边,却误入了一片沼泽之中,幸好只是鞋子湿了。我慢步行走等到阿力和佩恒过来。

小黑湖边有三个蒙古包,我们一路走一路讨价还价,到第三个蒙古包,我们打算住下来。和蒙古包的老板讲了半天价最终才以20元/人的价格达成。他的这里吃饭是10元一盘,菜是15元一盘。也没有什么菜,也就是白菜和着羊肉之类的炒一份。老板拿些奶茶和馍给我们吃,老板家的女主人在一边挤牛奶,主人家的小孩子在一边高兴地跑来跑去。骑马的有两队从我们这个蒙古包经过,他们好像是要到下面的哪个地方去住。没多久刮起大风下起了大雨,雨水浸进蒙古包。这个蒙古包的床也就是用土堆起来的,我们早早地睡去一夜无语。

小黑湖-喀纳斯

早上起来,天空还算清朗,昨夜的一场雨把四周洗得更加清新。早上蒙古包的老板卖给我一些烤热的油馍,一块钱一个,我们就着热热的奶茶吃一些,捡一些带着路上吃。

大约9点20左右我们出发。阿力和佩恒依然走后边,我一个人在前边。走过一个山坡的时候,两个维族的小伙子骑马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喀纳斯,右手边的山坡上有一个棵漂亮的树,顺着山坡的方向往上生长,一看就知道风吹的方向。几十只白色和棕色的羊在草地上悠闲地吃着草,更远片是一大片的平坦的草原。我越走越快越走越兴奋。


(地点:也买盖提草原上的羊 时间:2007-07-18 相机:KODAK DX7590 ISO80 f/3.2 1/400 s)

前面有一条河,大约三四米,于是我脱了鞋袜下水。在这个月份水不是很凉,涉水的感觉真好。我在岸边小憩,等到阿力他们过河,我便穿上鞋袜再往前走。再往前走也买盖提草原上都是大大小小的沼泽湖泊,据说这上面有一千多个大小湖泊,足见其宽广。再往前走天空越发显出蓝色,视野也更宽广。左边草原一直延伸到极高的脚,右边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路旁偶尔有一两个蒙古包,里面的大黑狗见到人就狂吠不止。路上偶尔也有一些羊群,它们并不怕人,只跟着你往前跑一阵又咪咪地跑开了。在这条路上行走有一种美妙的感觉,天空地广,让你除了舒畅什么都想不起来。

就这样从一个草原进入另外一个草原,我在喀纳斯感受一个人行走的惬意。

遇见

前边有一队马队,好像就是我们昨天碰到的那队,他们应该是在这附近住的,后来问他们说是早上翻过右边的山坡去看了大黑湖。他们骑着马我背包徒步基本上也能赶上他们。然后认识了其中一个包着头巾戴着眼镜的从北京过来的帅哥,后来我叫他小马哥。他们七个人有两个上海,两个北京,两个香港,一个马来西亚,是在乌市的青年旅舍认识的。

走完了草原转过一个坡他们就不见了。前面是一片松树林,我在入口的地方等阿力他们。他们不知道还在后面多远,我看不到他们,手机也没有信号,我在路边补充了一些干粮继续往前走。有时候一个人走路的感觉也满不错,会让你觉得平静。在前面树林的草地上,小马哥那队骑马的又在休息,他们说前面不远就是喀纳斯了,不用走那么快,于是我跟他们一起休息。前面一段路都是下山,树林、草甸,溪流水声,远处有一条之字形的公路,我已经嗅到喀纳斯湖的味道了。

又走了一段路,已经有公路了,右手边是装修豪华的喀纳斯宾馆渡假村。据说等贾登裕的游客接待中心建好之后这里的住宿要全部搬出去。我们在旁边的草地上休整一番,这里他们的马夫要牵马回去了。我躺在草地上等待阿力他们,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图瓦人村庄的

我和小马哥他们一起去找住的地方,我们在桥边看到图瓦人的村庄,我们去问了价格,是那种多人间20元一个床,后来我们又去公路边的山坡上问蒙古包的价格,住10个人的蒙古包包下来大约是200多元,我们还是在图瓦人家住下来。我在桥边小溪里洗衣服,溪水哗啦啦,晚霞真美啊。

晚上9点钟左右,天还没有黑,外面忽然下起一阵太阳雨,我说肯定有彩虹,没多久在我们的小木屋顶上果然出现了一道彩虹,我们冒雨去拍,一会儿在彩虹旁边隐约又现出一道彩虹,双彩虹真是美妙的很。我的衣服晾在院子里的铁丝上又被雨水浇了个透,早知道直接挂在那里让雨水帮我洗得了。


(地点:彩虹下的图瓦人小木屋 时间:2007-07-18 相机:KODAK DX7590 ISO80 f/2.8 1/160 s)

图瓦人:阿尔泰山脚下孤独的传奇

图瓦人,一个渐渐被人遗忘的民族。许多年以前他们随着成吉思汗西征至此世外桃源,而今却因为喀纳斯景区建设需要被迫搬离…一个图瓦族的帅哥拿出吉它自弹自唱,他唱的是腾格尔的那首蒙古语版“蒙古人”,他唱的太深情了,边唱边流泪,也许我听懂了图瓦人的忧伤…


(地点:图瓦人帅哥 时间:2007-07-18 相机:KODAK DX7590 ISO140 f/2.8 1/30 s)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10 条评论

  1. 美得有点不真实,像水彩画~
    有种想亲临一睹为愉的冲动~

  2. 没有其他方式支持你了, 只有发点留言,顶一下,为你实现梦想而努力的举动而感动。

  3. 很想也能去这些地方走走
    只是自己什么时候有勇气呢…..我一直梦想着
    流浪的本质就是为了流浪

  4. 好喜欢这几张照片呢//照的很棒呢。//
    特别是满是房子的那张还有小木屋的那张!
    也很想去新疆呢。/
    呵呵
    你都是一个人去的吗?
    我好象却少 了点勇气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