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县太子城O型穿越记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4年3月1日,已超过半年没有更新,如果内容失效,请反馈,谢谢!

maie注:茂县O型,其间过程如此艰辛却又如此让人怀念,透过幽素同学的这篇记录基本可以还原全过程。那些背包穿越的日子多么值得祭奠。

文字:幽素    配图:maie

2007年5月17日
近几日,每晚玩到凌晨方才归家,不知怎地,心里对这次登山活动存有一丝忐忑。
上午,处理了一大堆事,看了召集贴,晚上八时在麦德龙集合。
下午,提早溜回家,间或仍不断有骚扰电话打来,让我心烦意乱,之郁闷。用了两个小时收拾包包,一个小时洗澡,半个小时躺床上小寐。

七点半,1573电话过来,问行程是否有变集合地点为何就他一人。嗨,这小子早到了耶。
然后跟高兴通电话,她说快到了。于是,仍是心安理得地继续等约好来喊我的冲哥。
八点了,冲哥仍是神龙不见尾。高兴的电话又来了,她说冲哥已经到达麦德龙,晕死!匆忙背起包包,又是在楼上楼下太婆大爷些看外星人一样的眼光中昂首走出小区大门。
还好,运气超级棒。街边瓜站了一分钟就有一小帅哥将的士停在我面前。
先塞包包,后塞进自己到车子里面。
车未停稳,冲哥远远地奔上前来,作殷勤状开门拎包地,我噘嘴装作不理。
四下瞧瞧,三号,早认识的小子;老罗,昨晚买炉头时见识过尊容了;同行人中,就高兴的兄弟伙小脚印是初次碰面,这小脚印同学身边还有一个深情款款、貌似与其难舍难分的可疑家伙,据说这就是2046。估计又一个王家卫中毒者。
司机倒是个帅帅的小伙,车技猛脾气烈,过收费站时完全是初生牛犊状与收费员无理取闹,哈哈,四处惹祸的主儿,我喜欢的那号人物。

凌晨,脚下,远远见到向导刘二哥憨直地笑着迎我们,估计收费的家伙在打瞌睡,居然被我们畅通无阻地进入景区。哈哈,运气超级好!
从停车处到向导家有个小坡,几步路,我居然背着包走得吃力,完了完了,那一刻,我立马对未来三天的行程产生了恐惧。
望见桌上的香肠腊肉,迅速忘却倦意,投入战斗。
吃过不知该叫宵夜还是早餐的饭饭,我们抓紧时间躺了一会儿,早上七点就要开始我们的行程。


(向导家的树)

5月18日
好象还未入睡呢,冲哥就在那里可恶地喊起床起床了。这时候,真恨他得紧。
刚出门,又是一个大大的陡坡,心头有些发怵。看到大家轻松地往前,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刘二哥和表弟岩哥各牵一匹马驮我们的包包。

高兴的强驴潜质虽然在甲石沟就目睹过,但是,见她三下两下地迈开大步走在前方,心头那个惊叹哪——这妮子坚持素食主义的小胃咋可以造就这么结实的身板喃?强烈强烈地佩服ING。
我象个老爷车一般吃力费劲儿地走啊走,可怜巴巴地好不容易赶上总是第一名的冲哥,残忍哪残忍,还没待我歇口气哪,他们又开始继续了。

(青龙坪)

一直在路上,一直在追逐。真是难以形容此时彼时的心情,悲愤?酸楚?惶恐?绝望?那叫个错综复杂。
忽然恨起自己近半年的堕落生活,体能锻炼的缺失的笙歌燕舞的日子,让我悔之不已。
凄凉地走啊,冲哥帮我背腰包,老罗三号他们给我鼓励,可我还是只有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四个字——举步维艰,真的太贴切了。
……

山边的杜鹃花
(山边的杜鹃花开了又败了)

鸡爪棚望太子城(鸡爪棚望主峰)

我走啊,一直走。希望一点点地泯灭,只是盲目地抬脚落脚,象只疲惫受伤的动物那般,如此灰心。不知道时间如何才能够走到终点,不知道还要越过多少个山头多少个斜坡。此时的脚步,一定比心情还要沉重。我只知道。

远眺仙人径,也叫神仙路(神仙路,也叫仙人径,山壁上的雪迹好似只有神仙才敢行走的路径)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多久,夕阳余晖映照下的水衣海子终于在我眼前一露尊容!水衣海子啊水衣海子,即使它是如此渺小、安静、毫不起眼,可是它现在就是我今夜的归宿,那一刻,甚至它可以是我未来的宿命,是我依靠、幸福的终点。
晚上,喝着三号和二哥他们采摘的野生韭菜汤,幸福一点一点地侵袭我的身心。此时,我是容易满足的。
默默祈祷明天会有一个好的状态。

出发后在山上俯看水衣海子营地(水依海子营地,登山的起点)

5月19日
清晨,冲哥的声音和着鸟鸣、水流声吵醒我。
那一刻,头很痛,是令我担心的高反没有预感地来到了吗?今天,我又将用什么力量来支撑自己的意志去走完我的路程喃?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了。

(海拔开始向上升了,越来越陡)

(乱石穿空)

可是,没有办法,我只有唯一的选择,走,向前,没有回头路。

碎石坡望远处群山,那是四姑娘山么(后面的好美啊,是四姑娘山么?)

荆棘、岩壁、陡坡、雪地。
艰、险、难。

前队先休息一下
(先到的同学在此休整,全是碎石坡)

手脚并用终于翻上了碎石坡的垭口(手脚并用,终于翻过了碎石坡悬崖上到一个垭口,身后是悬崖,好高啊!)

从没有过的经历,让我几近放弃。可我仍是不敢承认自己要做逃兵。于是,走。
我的嗓子很渴、身体发软、四肢乏力,心里也难受极了,我不停地抓起雪来吃,一把又一把,我只想用那冰凉的感觉来暂时清醒自己。
望着同伴们坚毅安定的面孔,我终还是选择了继续走。一路的一路,二哥悉心的照料让我备受感动。
……

太子城下合影下的合影)

合影,前排左起依次为:鹰,高兴
后排左起:老罗,小脚印,幽素(本文作者),精确鬼林冲,长征三号

终于的终于,我们上升到了离太子城高度不过100来米的岩石上,下面的路,未知而艰险。登顶的话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登顶还是下撤,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头痛抉择。当冲哥果断地做出下撤决定时,偷眼看看,除了我自己以外,其它同伴的脸上都是失望与遗憾表情。看到自己隐忍的懦弱,忽然好好地恨了自己一回。
聪明的刘二哥读懂了大家的心,他二话没说就去探路,回来告诉我们,上下两条路,上要o型穿越路远,下是悬崖路险,要上要下,我们选择,要有足够心理准备。
于是,大家一致决定,上!
这一刻,我也咬牙握拳,和大家一样坚定。
偷偷合掌朝着太子城的方向膜拜了一下天神地神山神及全体全体的神明,要他们一起来保我们的平安,一个都不少,一切都顺利。
在雪坡下滑;
在陡崖行走;
在乱石穿越……

离主峰100米远的地方下撤(在离太子城主峰100米的地方下撤)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连拖带拉地走呵,头晕目眩、脸色苍白、嘴唇青紫、嗓音沙哑——高反的许多症状在我身上出现了,感觉生命在这个时候,好似无足轻重,几乎静止。只存在于一种单纯的意义,那就是到达。与世事纷争无关,与名利角逐无关。
虽然苦痛折磨,但是心里默默地守着一份城市中难觅的安祥。我坚持,我残酷地快乐。
还有心里喃喃念起仓央嘉措的诗来——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真是附庸风雅啊。
多久的多久。
有山风拂面,有阳光刺目。

在距离太子城不远的地方,我们终于站定了。气定神闲,心若止水。谁也没有欲望去寻求征服感,谁也没有独自去攀爬太子坟头。
只是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不扰它一丝宁静,不惹它一刻喧嚣,不踩它一方净土。
一直以为,山,水,都是有灵气地,一样的生命,一样鲜活地存在于浮世里,所以,读懂山水的隐忍与宽容、学会人生的呵护与尊重,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一分钟,就一分钟,让我闭目。静听,呼吸。一分钟就好。
起雾了,下撤的路,还是艰难。二哥他们一路寻找最好走的路最平衡的捷径,此时,我已渐渐体力不支,一路走,一路走,总是在最后,二哥默默地扶持与鼓励,用他温暖宽厚的手掌,托起我坚持下去的希望。
许多回,仰望几近直角的岩壁,那样绝望;
许多回,陷入几乎过腰的雪窝,那样无助……

阴阳界
(雾气从垭口上来,形城一个阴阳界,晃若异域)

我还是没有掉眼泪。精神接近崩溃。用了许多理由,说服自己,亦或亲情、亦或友情、亦或爱情,让我安慰与坚持,支撑自己不倒下去。
心力交瘁地走在最后一个山头上,三号和老罗在山坡上默默地看我,我知道他们很期翼,我知道我自己最不忍看别人对我失望,于是,拼尽所有,左右自己,继续。继续。
别人十分钟可以走完的路程,我却好似走了一辈子。沉默中,钻进帐蓬里。把所有的衣服盖在身上,迷糊地睡。头痛欲裂。
二哥的歌声时而响起,我知道一定有一首是善良的二哥为我而唱起,他希望我能够坚强地继续明天的行程。
一路上,二哥的悉心呵护与百般照顾,让我毕生感激。
酷爱行走的快乐,也缘自于经常可以切实感知这些沉甸甸的质朴与纯真。城市中,从来寻找不到的感觉。
有种无语的感激,在心里某个角落,翻涌不尽,不尽翻涌。

5月20日
晨风中醒来,善解人意的高兴温柔的手臂按摩让我心情轻松许多。头痛好象也不再困挠。
在水衣海子边洗脸,浸骨地凉到心里面去,很舒服。
我笑吟吟地跑到二哥面前,大声说:“二哥,昨晚听到你唱歌了,很想起来耶。可是——我的鞋子是湿的。”二哥笑了。
又是出发。
今天,冲哥建议我骑马他们负重,可我不愿意。再苦,也一定要坚持,人生的路,永远都是由酸甜苦辣组成的,不可能一直是甜蜜,也不可能一直是酸涩。
腿和手臂很痛,特别是下坡时,很是难受。每一次休息,我都偷偷地提前往前走,只为了不因自己影响大家的进度。走过了一山又一山,爬过了一坡又一坡。
……

回家的路
(回程)

向导家终于遥遥在及!我依旧不是第一个到达,但是我同样为自己骄傲了一回。
今天的行程安排是,用完午饭,返家。
离别前,拥抱了亲爱的二哥,宛如亲人般亲近。
二哥问我,下次,还来吗?
我说,当然!——如此坚定。
是啊,因为有山,有水,就有让我向往的世界,就有我在城市中寻找不到的生活态度。
所以,我仍是要继续,出发,停留,离开。准备着。

附:
推荐阅读文字来源:http://www.doyouhike.net/forum/243860,0,0,1.html
活动召集贴及更多惊险图片:http://www.doyouhike.net/city/chengdu/241742,0,0,1.html

除非注明,流浪天下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
订阅本站:http://maie.name/feed投稿联系:m[at]maie.name

猜你也喜欢:

共有 1 条评论

  1. 又看到鹅总细腻的文字
    没有想到你还能爬得动
    背着老婆小孩独自偷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